返回

美村神醫 第1章 傻子真傻在線免費閱讀

東江縣,桃源村。

陳香香坐在凳子上,正用毛巾擦拭雙腳。

身上套一件粉色打底衫,臉上佈滿了晶瑩的細汗。

傻子王鐵柱伸手按壓在她香肩上,認真按摩著。

“哎呦,鐵柱你那憨力氣輕一點行不行,弄得我好疼。”陳香香皺眉說道。

“嫂子對不起。”王鐵柱低聲說道。

他像一個犯錯的小孩,一臉歉意的看著陳香香,同時減小了力度。

“哎,多好的娃啊,可惜是個傻子,更不懂得欣賞我這萬種風情。”陳香香搖頭歎息。

“嘿嘿,嫂子真美。”王鐵柱憨笑道。

他本是個高材生,就讀於省城醫科大學,前途一片光明。

入學不久就談起了戀愛。

女孩是個城裡姑娘,身材相貌都是校花級彆。

兩人整日成雙成對出現在校園,這讓很多男同學都對他羨慕不已。

但是直到兩人交往三個月以後,王鐵柱才意外得知,校花之所以跟他談戀愛,其實是一場陰謀。

原來,一個富二代跟王鐵柱發生了矛盾,想要報複王鐵柱。

就故意叫校花跟王鐵柱談戀愛,等王鐵柱深陷進這段感情的時候,再把他給甩了,從精神上打垮他。

而校花為了討富二代的歡心,便老老實實照做。

因為,她想攀上富二代,成為他的女人。

麵對這樣殘酷的真相,王鐵柱一時之間難以接受,便去找富二代討要說法。

哪裡料到富二代直接攤牌,還叫手下把他腦子給打傻了。

腦子傻了,不能繼續唸書了,王鐵柱便被學校辭退,回村當起了守村人。

王鐵柱的父親氣不過,去為他討要公道,卻在中途離奇死亡。

母親張慧因為傷心過度,整日以淚洗麵,導致雙腿落下殘疾,不能乾活。

小他兩歲的妹妹王春柔,知道家裡困難,便主動從高中輟學,外出打工給他和母親掙醫藥費,希望有一天能把他的腦子給治好。

說是妹妹,其實是王鐵柱母親在村口發現的棄嬰,見她可憐,便帶回家當童養媳給養著。

““再過幾個小時,老東西就來了。哎喲,怎麼又癢起來了。”

陳香香嘀咕道,感到肚子隱隱作痛。

穿上一身乾淨的睡衣,慵懶的躺在床上。

“傻子,把洗腳水拿出去倒了,我休息一會兒。”陳香香吩咐。

“嗯嗯。”王鐵柱起身,把浴盆往外麵拖去。

過了一會兒,腳步聲音響起。

“傻子過來,給我按按腰。”

陳香香以為是王鐵柱倒完水回來了,閉著眼睛吩咐。

腳步聲由遠及近,慢慢湊到陳香香跟前。

隨之而來的,是一股惡臭。

“咦,剛纔我不是纔給你洗過腳嗎,怎麼還有一股臭味?”陳香香疑惑。

睜眼一看,竟然是村長吳金山!

“啊,村長,不是還冇到晚上嗎,你怎麼這麼早就來了?不怕被人看見嗎?”陳香香強忍噁心,擠出一絲尬笑。

為了給自己的丈夫王貴還賭債,陳香香打算犧牲自己,好讓村長把卡住的貧困補助金髮下來。

約好的時間便是今晚,但現在才下午,天都還亮著。

“哈哈,香香,我實在是受不了,好不容易把我婆娘支到張翠花店裡打牌去了,現在就是我們的二人世界了,來吧。”

吳金山一陣壞笑,朝著陳香香大步走去。

“村長,等一等,我還冇有準備好。”

陳香香緊張說道,趕緊把被子抱到胸口,塞得嚴嚴實實的。

“等什麼等?你不知道,我喜歡你好久了,現在總算是可以得逞了。趕快給我吧,隻要讓我高興了, 我就把你的貧困補助一次性發給你,這可是一大筆錢啊。”

吳金山笑嗬嗬說道,挫著雙手,流著口水,繼續逼近。

看到眼前這個渾身酒氣,滿臉褶子的老男人,陳香香心裡就泛起一股子噁心。

自己一個如花似玉的美嬌娘跟一個糟老頭子親密接觸,她無法想象那個畫麵有多噁心。

還不如王鐵柱這個傻子順眼。

王鐵柱長得高大俊俏,帥氣逼人,如果不是腦子出問題了,喜歡他的女孩肯定從村東頭排到村西頭。

給他,還不如給傻子。

念及此,陳香香馬上喊道:“村長,算了, 我不要貧困補助了,你還是回去吧。”

聞言,吳金山瞬間暴怒,大聲嘶吼:“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你當老子堂堂村長是什麼?”

“家花不如野花香,今天你這朵村花我是吃定了,就算是耶穌來了也保不住你,我說的。”

說著,吳金山衝到陳香香跟前,伸手一拉,直接拿掉她懷裡的被子。

映入眼簾的赫然正是一具美豔動人的身體。

“美人,我來了!”

吳金山兩眼冒光,忍不住當場打了一個擺子,隨後朝著陳香香身上撲去。

“難道我的命就這麼差嗎,哪怕是給傻子也好啊。”陳香香歎息一聲。

她無處躲閃,隻好本能的雙手抱胸,緊閉雙眼,等待厄運的降臨。

就在吳金山快要得逞之際,突然,一股洪荒之力拉住王金山的皮帶,讓他不能前進分毫。

“媽的 ,是哪個不長眼的,敢來壞老子好事,冇看到老子正在興頭上嗎。”王金山怒吼。

回頭一看,竟然是傻子王鐵柱。

“傻子,你他媽的是不是活膩了,趕緊滾一邊去。”吳金山冇好氣罵道。

“你壞壞,不能欺負嫂子。”王鐵柱大喊。

趕緊站到陳香香跟前,伸出雙手,把她護在身後。

陳香香一直對他很好,當然要好好保護。

“老子懶得跟你囉嗦。”吳金山解下皮帶,朝王鐵柱身上揮去。

“傻子彆管我,你快跑。”陳香香著急說道。

“嫂子,我不會丟下你不管的。”王鐵柱憨憨道。

話音剛落,

啪——!

吳金山大手一揮,皮帶上厚重的鐵釦頭便直勾勾砸在王鐵柱腦門上。

頓時,王鐵柱的腦袋鮮血飛濺。

陳香香馬上衝到王鐵柱身邊,伸手在他的鼻子跟前試了試,冇氣了。

“啊,吳金山你殺人啦!”陳香香大喊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