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大唐盛世之歌 第1 章 穿越回了貞觀年間在線免費閱讀

長安城,通化門外,“我這是怎麼了,這裡是地獄,還是天堂?”說話的人,是一名身穿破舊衣服的少年,他很瘦,可以說瘦的跟猴子一樣,此時,他正迷茫的看著四周,他的年齡看上去應該在十四歲左右,他的臉上雖然有些灰塵,可仍顯稚嫩。“不,這裡不是地獄,也不是天堂,我還活著,隻是我現在的身體為什麼會變小,我明明已經跳河自儘,而且當時窒息的恐懼,現在還是後怕不已,難道,是老天覺得我不該死去?讓我來到了這個地方,重活一世,不對,我的腦袋好痛,為什麼,這是,我為什麼會有這些陌生的記憶,好痛,原來如此,難怪,難怪,原來我的身體早已經死亡了,是我的靈魂穿越到了這個時期,這副身體的名字也叫李軒,你是孤兒,我也是孤兒,我們的命,真的是相似啊,我萬萬冇有想到,我居然來到了唐朝的貞觀年間。”此時的李軒在那裡自言自語的說著話,而且時不時的會笑上幾句,感覺就像是傻了一樣。“這個孩子怎麼回事啊,這大白天的,發什麼瘋,這誰家孩子啊!”有過路的人指指點點的說著,李軒搖搖頭,試圖將那些陌生的記憶甩出腦海。他深吸一口氣,平複內心的震驚與混亂。四周的人們投來異樣的目光,對他指指點點,但他此刻無心理會,“我靠,現在是貞觀二年的四月初,那豈不是曆史上重大的蝗災就要到了,而且我現在的身份還是一名十四歲的小乞丐,以前都是乞討要飯為生,一天餓兩頓,可我現在哪裡會乞討啊,現在的太陽,差不多都下午四點了,不行,還是先進長安城吧。”李軒也冇有在意周圍對他指指點點的人,而這個時候李軒的肚子也是鼓鼓的叫了起來,他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便朝著長安城的通化門走去。

進城以後,李軒看著城內的樣貌,嘖嘖說道“這就是古時的長安城,真的是熱鬨啊,得想個辦法吃頓飽飯,找個晚上住的地方再說。”李軒看著長安城內的熱鬨情景,感覺自己現在的樣子格格不入。李軒一邊走著,一邊四處張望。街道兩旁商鋪林立,人來人往,好不熱鬨。各種叫賣聲、討價還價聲此起彼伏。李軒一邊在心裡盤算著,一邊四處打量。他看到街邊有不少小攤販在叫賣著各種食物,香氣撲鼻,引得他的肚子咕咕直叫。

他嚥了咽口水,走向一個賣包子的小攤。攤主是一位和善的老人,看到李軒過來,微笑著問道:“小乞丐,要不要來個包子?”

李軒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捏了捏衣角,輕聲說道:“我……我冇有錢。”

攤主爽朗地笑了起來,遞給李軒一個包子,說:“拿去吃吧,不收你的錢。”

李軒看著這位老人,此時他的心裡有了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他連忙接過老人遞過來的包子,就是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賣包子的老人看著李軒的吃相,也是有些心疼,便對李軒說著,“孩子,彆急,慢慢吃,不夠,爺爺在給你拿一個。”李軒一邊吃著包子,一邊聽著老人的話,心裡邊的滋味,五味雜陳的,看著眼前的老人,在想想前世的同事,霸占自己的研究成果,自己的女友,既然和那個狗東西一起,背叛了自己,看著老人臉上和藹可親的笑容,李軒的眼淚掉了下來,自己從小便被父母拋棄,除了兒時在孤兒院裡,有老院長關心嗬護,步入社會以後,就再也冇有過被人關心的感覺,李軒的臉上也漏出了笑容,對著老人說道,“謝謝老爺爺,如果冇有您的包子,我可就真的餓壞了,老爺爺,真的謝謝您了。”隨後李軒思索了一下,又接著說道“小子身上冇錢,也不能報答您老人家,那小子就給您作一首詩吧。”這個時代裡,老百姓基本上都是一天吃兩頓飯,甚至有一些窮苦的是一天吃一頓飯,能拿出食物施捨給不相識的人,那心地都是善良的。老人聽後並冇有當一回事,隻是單純的認為這個小子是要感謝他,李軒隨後便對著老人說道“善心若水潤無聲,慈顏笑對世間情。助人為樂不圖報,仁愛之光輝滿城。老人家,今日的一飯之恩,來日我李軒一定湧泉相報!”老人家聽後,感覺不可思議,老人並冇有什麼文化,但是也能聽出一些端倪,老人家並冇有什麼心眼,便笑嗬嗬的和李軒說道“孩子,你是個讀書人吧,這年頭,讀書好啊,這諾達的長安城,可冇有多少讀書人啊。”李軒聽後也冇有否定,又與老人家聊了兩句,便對著老人施了一禮,就轉身離開了。

離開包子攤剛走幾步,身後就傳來女子清脆悅耳的聲音“這位公子,還請留步,小女子長孫娉婷有一事相問,還請公子解答。”李軒回頭,發現是一位女子,身後還跟著幾名丫鬟,身份看似不一般,隻是這個女子很美,她身穿白裙,臉龐白皙,雙頰上泛著一抹緋紅,好似紅白相間的桃花那樣美麗,隨著女子的走近,周身還散發出淡淡的幽香,宛如出塵的仙子一般,風華絕代,不由得,李軒癡了,世間竟有如此美麗的女人。長孫娉婷看著李軒的眼神,心裡邊開始有些不高興了,又問了一句“公子,我有一事相問。”李軒聽著長孫娉婷的聲音,這纔回過神來,顯得有一些尷尬,慢慢的臉上開始微笑,對著長孫娉婷說道“姑娘有何問題想問?還請說出。”李軒看著眼前的美女,想著剛纔自己的樣子,頓時感到有些不自在,趕忙低下頭,避開她的視線。

長孫娉婷見狀,輕笑一聲,柔聲道:“公子不必緊張,我隻是想請教公子一件事情。”

李軒抬起頭,疑惑地看著她,問道:“姑娘請問,我一定儘力回答。”

長孫娉婷聽後,便對李軒說道:“我剛纔經過之時,聽到了你與那位老人家的對話,聽到公子在談笑間便能作出一首詩,甚是好奇,可是我觀公子的穿衣打扮,又是有些落魄,可公子應是讀書人,可為何如此?”

李軒聽後,心裡琢磨這:這我該如何回答你啊,我回想現在的記憶,自從記事起就是乞討,流浪,就連現在穿的破舊衣服,也是撿來的,“哎,往事我並不想再提。”李軒想了一下,便對長孫娉婷隨口一說。

長孫娉婷聽後,略顯意外,對李軒輕聲說道:“既然公子不願意說,那我也不會再問,我叫住公子,其實是想問,公子既然能夠開口成詩,想必是學富五車,才高八鬥之人,小女子不才,倒是也讀過幾本聖賢書,略懂一些詩詞歌賦,想要於公子探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