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魔永生徐若雲 第1章 變故在線免費閱讀

你這小子又不守規矩,還能不能一起好好的玩耍了”

說話的是一個大概十一二的孩子,名叫魁文忠,是道靈大陸帝靈洲鎖陽城一個普通家庭的孩子

“玩不過就玩不過,還什麼規矩的,你就是不承認我比你強吧”

和這個孩子一起玩耍的就是鎖陽城徐家的二公子徐若雲,徐家也算是鎖陽城比較強的勢力,有一位靈者坐鎮,徐家二公子徐若雲和魁文忠是從小玩到大的玩伴,其父母是一起生活了幾十的鄰居,關係非常好。

徐家一開始也是一個普通的家庭,隻是三十年前,徐家家主徐庭意外獲得了大氣運,從道靈突破到了靈者,徐家才慢慢的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

“雲小子,你爸媽為什麼還不送你讀書啊!你也快九歲了,我在你這個時候都上了一年的學了”

魁文忠比徐若雲大兩歲,算是徐若雲的兄長,不過算是個書呆子

“忠哥,我也不知道,我爸說讓我習武,不讓我讀書,可我也想讀書,可他想讓我跟他一樣”,我不悅的說道”

“可讓你習武他也冇教你啊!你不是說你的經脈都還冇被打通嗎?”

在這個修仙世界,修煉的必要條件就是要把全身的經脈打通,這樣就可以吸收靈氣進行修煉

“我爸說,等過段時間安定下來就給我打通經脈,可已經過了兩個月了,我爸還冇有回來”

“好吧,那今天先這樣吧,回家吧”

就這樣,兩人都回去了,而兩人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們走了以後,由遠及近突然傳出一聲大喝,“徐庭,你竟然勾結邪修,殘害正道修士,我鎖陽城羅金殿絕不容許這等敗類,今日定要將你正法”

羅金殿,鎖陽城十裡外的一個宗門,有七位靈者強者坐鎮,其老祖和宗主都是靈者巔峰,說話就是鎖陽城的羅金殿五大內門之一的三長老房啟明,靈者五重修為,身後跟著的是一群羅金殿弟子

房長老,這是誣陷,我徐庭堂堂大丈夫,怎麼會勾結邪修,殘害無辜,這肯定是個誤會啊!

“閉嘴,我親眼看見你和一名邪修將呂道友和他一家人殺死,你還敢狡辯”

此時徐庭與房啟明剛剛經曆了數場大戰,身上傷痕累累,此時隻一心想逃,擺脫他的追殺,再找機會解釋清楚,就在此時,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名身穿黑衣的神秘人,二話不說與房長老動了手

“你是誰”

“你不用管我是誰,你隻需要知道,今天你殺不了他就行了,想活命就趕緊滾”

“笑話,徐庭勾結邪修,殘害同道,今日我必殺他,你要救他?你可是要與天下正道修士作對?”

“桀桀桀,怎麼?我隻不過是和我的朋友殺了一個礙事的傢夥,竟惹怒了天下所有正道修士嗎?房長老給我扣了個好大的帽子啊”

“原來是你,畜生,我要給償命,受死吧

房啟明大怒,與那黑衣人打在了一起,隻是那黑衣人所修邪法非常詭異,房啟明隻是不到10個回合就敗下陣來

“邪靈手”

隻見那黑衣人一聲大喝,房長老暗叫不好,動用全身靈力抵擋,不想那邪功的力量竟一分為二,一半攻擊房長老,另一半從兩邊繞過直奔羅金殿弟子而去

“啊!啊!啊!”有弟子用靈力防禦,但冇有絲毫作用,不一會,隨著弟子的慘叫聲結束,弟子全部死亡

“混蛋,你這畜生”

房長老大吼一聲,催動他的最強一擊,羅金掌向那邪修攻去,但那邪修卻是身形一閃,朝受了重傷的徐庭走去,抓起徐庭就不見了蹤影

“該死的敗類,總有一天我會將你們斬儘殺絕”

可房長老不知道的是,不隻是他,今夜過後羅金殿就不複存在了

“尊主,事情辦的很順利,可以進行下一步計劃了”

“桀桀桀,徐百萬啊!徐百萬!你可彆怪我啊!你徐家百年犯下的錯總得有人來償還吧!”

這是一個很高但是身材枯瘦的老者,雖看不清楚他的麵容卻是渾身邪氣沖天,兩隻血紅眼睛似乎有滔天的殺意

“去吧,記得做乾淨些,最好把所有知情人全部清理掉”

“桀桀桀,終於可以放開手腳了”

此時,我跑到了家裡,母親正在家門口等著我,看到我來了笑嘻嘻的把我迎了進去,還說要告訴我一件好事

“母親,什麼好事”

母親做了一大桌子好菜,臉上掩蓋不住的笑意

“你父親馬上回來了,半個月前他給我傳信,說是得到了幾件重寶,並且被天淵宗大長老收為了弟子

天淵宗,帝靈洲金光穀的一大神秘勢力,實力深不可測,據說隻是靈者強者就有數十位,更有八尊靈王強者,其老祖更是無限接近於靈宗,其大長老就是一位靈王七重的強者

“母親,天淵宗很強嗎?”

“傻孩子,咱家能攀上天淵宗,那是咱們天大的福氣啊!”

母親一邊說一邊看向大門口,可能已經在幻想父親一臉笑意走進大門擁抱自己一家團圓的場景了

“桀桀桀,房啟明,從今以後,你和羅金殿都將不複存在”

此時在羅金殿附近的樹林裡,埋伏著數百邪修,但此時偽裝成了正道修士,並動用邪修密法改變身上的氣息,他們在等待,等待什麼呢?時機

大概過了三個時辰後,路過一個馬隊,他們是要進鎖陽城的商隊,天色已晚,本是想進城歇息的,不想卻成了這群邪修的幫凶

“桀桀桀,動手”

隻見數十道身影快速朝羅金殿飛去,天空密密麻麻的身影瞬間驚動了過路的商隊

“那是?”

“像是一群修士,看他們穿的衣服像是鎖陽城的勢力”

為首之人是一位中年男人,在迴應那位發出驚呼的年輕女子的時候後下達快速進城的命令,他也是一名修士,道法師五重修為,在鎖陽城附近也有自保能力,也見識不少,卻感覺到那群修士個個不弱於自己,甚至有數道強大的氣息

“什麼人”

在那數百道身影剛剛到達羅金殿的時候,突然一聲大喝,原來羅金殿的兩大守護長老,都是靈者一重修為

“桀桀桀,死人不需要知道,動手,雞犬不留”

隻見那數百邪修催動靈力,攻向兩人,兩人立馬調動靈力反擊,巨大的靈力波動瞬間驚動羅金殿的數位長老,隻見那個數百邪修的靈力一起朝兩大長老攻去,死死壓製著那兩名長老,他們狀態很不好,剛剛交手就受了很嚴重的內傷

五大長老看到眼前的場景,眼前數百人雖是邪修但都用秘法改變了氣息,所以五大長老隻知道眼前這群人是鎖陽城勢力,感受到這群人的強大氣息,五人不敢大意,上來就祭出了最強殺陣

“金芒劍陣”

隻是那五位長老的其中一人一聲大喝,那五人各自祭出的法器結陣,此陣是這五大內門一起修煉多年的一套合擊陣法,結合五行之李金元素的力量,以各自法器演化而成,就算是平常靈王強者都不容易破陣,有了五大長老的加入,漸漸與那數百邪修持平

此時,那領頭的黑衣人卻悄悄摸到了一個房間,房間內此時等待一位中年人,看到黑頭人來了,頓時迎了上去

“大人,您來了”

“桀桀桀,那兩個老東西在哪?”

“大人,在裡麵閉關呢,我以按照您的吩咐,用邪煞陣封住了外麵的氣息,那兩個老東西什麼也不知道”

這箇中年人說的是正是羅金殿的宗主與老祖,宗主房七齡修為達到靈者巔峰,其老祖修為剛剛突破到了靈王三重,為房七齡衝擊靈王正在閉死關,老祖親自為其護法,因其一心專注於閉關中,所以才著了道

“黑鬼手”

黑衣人果斷出手,綠色毒手猛然向兩人襲來,這是他最毒的一招,中招之人會全身靈力儘喪,全身腐爛而死

老祖感受到陌生的氣息,猛然驚醒,想調動全身靈力阻擋,可來不及了,身體結結實實中了一招,瞬間口吐黑血,而房七齡也因為強行中斷受到了反噬,暫時喪失了修為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對我羅金殿出手?”

“桀桀桀,為了尊主的計劃,隻能請你們羅金殿眾人下地獄了”

隨即一掌向兩人打去,將兩人打成了重傷瀕死狀態,黑衣人轉頭示意了那中年人,退了出去

“居然是你,羅金殿待你不薄,你為什麼要做這種喪儘天良的事”

“哈哈哈,老東西,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五年了,今天終於能殺了你了,你想不到吧,其實我是…………”

與數百邪修交戰的五大長老陣法雖然強,但畢竟寡不敵眾,漸漸落入了下風,這時突然聽到了一個聲音

“桀桀桀,房啟明,又見麵了”

身在陣中的三長老房啟明往聲音源頭看去,頓時怒火中燒,這是今天下午救走徐庭的邪修

“混賬東西,你這該死的畜生竟敢進犯我羅金殿,今日必定將你斬殺”

“嘿嘿,房長老,既然你們羅金殿阻礙了我們,那你們也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邪靈手”

隻見一隻巨大的血紅色大手朝房啟明攻去,帶動著漫天的血腥氣,房啟明調動靈氣阻擋,羅金掌迅速抵擋了過去,可房啟明冇想到的是,上次和這次交手的結果不同,他的羅金掌竟瞬間被破開,那隻血紅大手朝自己攻來

良久,房啟明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卻併爲感覺異樣,抬頭一看,大長老房山海擋在自己麵前,口吐鮮血,被邪靈手重傷

“老東西,既然你找死,我就先送你下地獄”

說完那黑衣人就朝大長老攻來,並一掌打在了大長老背上,當即身死。

“住手,該死的邪修,給我死”

說著房啟明調動全身靈力結結實實打在那邪修身上,那邪修倒退了數百米,同時從身上掉下來一件東西,房啟明看見了那東西,頓時瞪大了雙眼

“冥神血玉”

冥神血玉是百年徐家先祖的寶物,隻有徐家家主才能擁有,若被彆人搶走或者丟失,他就會變成一塊破石頭,因這血玉需要滴血認主,百年內一直在徐家主的手上,而真正讓他震驚的是那血玉變成了紫黑色,就這代表這血玉的主人變成了邪修

“冇想到,徐庭居然墮落成了邪修,難怪會殘殺正道修士”

“桀桀桀,竟然被你看到了,那今日便是留你不得了,下地獄吧”

此時,那三大長老和兩位守護長老被數百邪修圍攻死的死,傷的傷

“老三,你得活著出去,把徐家的秘密公之於眾,絕不能讓徐庭這樣的敗類活著,告訴天淵宗這裡發生的一切,請他們為修仙界除害,快走”

說完,二長老和剩下的幾位長老便燃燒全身靈力,要與邪修們同歸於儘,三長老眼含熱淚,閃身向鎖陽城飛去

“抓住他,絕不能他活著離開”

就在數百邪修動身要追時,數位長老自爆產生的強大力量瞬間重傷了一大群邪修,三百邪修瞬間傷殘一半,剩下數十位實力強大的則繼續追殺房啟明

“混蛋,這群不要命的老東西,殺,都給我殺,把羅金殿的人都給我殺光,一個不留”

在聽到黑衣人的指令後,一些實力強大的邪修在短暫療傷後,對羅金殿展開了大屠殺,一時間屍橫遍野,哀聲不斷

自此,羅金殿便在帝靈洲上除名了,羅金殿除了房啟明外全部被殺

這時,追殺房啟明的邪修回來了

“大人,我等追殺到鎖陽城,那老小子城外傷了我們幾位弟子逃進鎖陽城,鎖陽城有那三大強者坐鎮,我等無能,無法將他抓回來”

“鎖陽城的那三個老傢夥嗎?也好,就放他去吧,讓他把這譚水攪渾,反而好辦多了”

“嗯?你來了,辦好了嗎?”

“放心,非常乾淨,不可能有人知道”

是那個在房間裡的中年男子,手上拿著一把粘血的長刀

“桀桀桀,合作愉快,不過,真正的好戲纔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