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發瘋日常腦洞小文 第1章 回家過年在線免費閱讀

“大過年的”這一句話隻能讓我發瘋的時候少拉一坨屎,其他的休想!

*

大年三十,今年決定回老家過年。

你以為我想回?屁嘞,今年年三十還要上班,真不知道是哪個不上班的癲佬做得決定,要不是我那個媽打著電話哭得稀稀拉拉得說:

“倩倩啊,回來一趟吧,你婆婆從年二十五就開始說我了,她罵的媽真的受不了了,你能不能回來一趟啊。也當是看看媽......”

“她憑什麼罵你啊!媽,女兒又冇欠他們家的,兒子也給他們生了,我如今出門打點工,掙得那些錢也都寄回去了,他們還有什麼好罵的!”

可母親的哭泣聲又從電話那頭傳來,我語氣軟了些:“媽,你明年就搬回去我們的那個房子裡吧,那點租金,有您的尊嚴和快樂重要嗎?”

“好,好,倩倩,你回來就來幫我搬!我一刻都不想待在這裡了!”

“媽,今天是工作日,我.......”

“那就不能請假嗎?”

“.......好吧,領導批了的話,我晚上就回家。”

其實我很不想回老家,五年前我結婚,就嫁到了隔壁村的李家,我用結婚時候婆家給的彩禮1萬塊錢,又貼了49萬,在縣城為母親買了一套房,冇幾年,母親藉著“我給她的嫁妝”,找了個男人再嫁,去年懷孕了,但終究是年紀大了些,流產了,傷了身。

我很心疼母親,這一年她有什麼要求,我都會儘量滿足。

後來,我才知道,母親流產的原因不是年紀大,而是那個男的打她,打流產的。

我想為她討一個公道,可看著她跪在醫院地上,手上還連著輸液線,哭得像是我纔是把她打流產的那個人,她哀求我,彆報警,要是那個男人彆抓了,我也考不了公務員了。

最後我冇報警,但是我打電話過去給那個男人,放了一些狠話。

好啦現在,他敲詐我媽十萬塊錢,跑外地去了。

我媽還生怕我知道了,就把那套房子出租出去,自己去住到我婆婆家,想通過收租來補回那十萬的窟窿。

我那個婆婆也不是什麼善類,五年前出了一萬彩禮,我媽到處宣揚我買了給她房子的事情,婆婆則在外麵說,是我拿了他們家給的彩禮錢纔買的房子。

6.

現在我真是不想回那個老家。

可......母親,算了,回去一趟的吧,想到小時候上小學,那時候被欺負,也是她發瘋去學校鬨,最後把欺負我的那幾個同學的父母都撓了,最後他們說我媽有神經病,我也有遺傳,這纔不敢再欺負我了。

我冇有繼承我媽的財產(以為她冇有給我留),但是我繼承的她的神經病。

**

這次回老家我啥也冇有帶,冇帶紅包,冇帶現金,冇帶禮品。

其實一開始不是這樣的,到瞭如今這地步,我身邊的每一位親戚都脫不了乾係,這個以後再說,反正,在這一刻,我並未意識到,我今晚即將來臨的大戰。

我坐在的城市是南方,還挺熱的,作為一個都市美人(我自己封的),我穿得不多,就兩件衣服,甚至都冇穿外套。

因為之前的穿了一件很喜歡的外套,坐在二姨家沙發上的時候被一頓誇,最後說脫下來給二姨家媳婦試試,試試到最後,變成送給她了......

至今忘不了我的大衣外套,忘不了我的698人民幣。

當我開車進村的時候,就覺得事情有些不對。我媽冇來村口為我領路......冇理由啊,以往最盼我回來了,很早就在村口接我了,這次還是她打電話催我回家,更應盼我心切,我都還想著她會直接在下高速的收費口等我呢!

我婆婆村裡大多數都是獨棟的自建房,帶院子的那種,我把車開到婆婆家的院子裡,剛剛駛入一個車頭,幾個小孩子就往我的前蓋上丟小炮仗!!!

我真是!!手欠的!!好在他們的家長出來阻止了。

但我停好車後,還是很擔心炸壞了我的雨刮器那部分,我打著手電筒仔細的看,差不多就是我收卡之後的對光驗傷的那著操作。

還好,車還是車,幾十萬的東西還是有點本事,冇什麼大問題。

這時候,不知道說誰吃屎了,張嘴臭成這樣。

“哎喲喂,是老三媳婦回來啦!哎喲,這是在乾嘛呀,先進來拜年先啦!”

“二姨啊,新年好新年好,剛剛是蛋蛋(二姨小孩)扔的炮仗吧!”

“.......是啊是啊,蛋蛋喜歡你!特意歡迎你呢!”

歡迎,就這個歡迎方式是吧,我轉頭看見李狗蛋(二姨那小孩,我煩他,給他取的外號)正在那個小孩子玩得扭扭車上玩她媽媽給他的手機。而他旁邊是剛剛丟我的小炮仗。

我二話不說,衝過去拿起小炮仗,一把把李狗蛋的拽下車,往他的扭扭車上使勁丟炮仗。

李狗蛋被嚇得跑他媽媽懷裡.......二姨有點生氣,卻想不出什麼話,估計怕我拿她下手,就也冇和我再多說什麼,就抱著李狗蛋進去了。

我進門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我自己的媽,我站在屋子的前堂就大喊:“媽媽!媽媽!我回來了!”

我親媽冇出來,我婆婆倒是出來了,其他的我冇見到,但她手上戴著一條梵克雅寶的四葉草手鍊(這個是我媽那個跑了男人送她的情人節禮物,她可寶貝了朋友圈連曬了三條,連曬了三天,比我兒子出生她都隻發了一條朋友圈)

我還冇來得及開口,婆婆就先發製人,果然我已經發瘋多次,被她們摸到了這些習慣,這種被控的感覺,中路的墨子。

婆婆把手搭在我手上,開始輸出:“倩倩,不應該這樣冇規矩。”

她這老妖婆子,這最後三個字“冇規矩”喊得巨大聲,生怕不是告訴全屋子的人........我敗了,我大意了,配了個笑臉,先送了新年祝福,最後問道:

“媽,我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