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統天下之亂世英雄 第1章 宴會在線免費閱讀

太陽光被厚厚的黑雲所阻擋,隻有一小束陽光能照耀在大地之上。現在是白天中午時分,大地上卻宛如夜一般,灰濛濛的一片。天空冇有下雨,但是時不時的有閃電劃過。

在魏國邊境這一山脈之中,隨處可見陣亡將士的屍體。在山穀中,山腰上,山頂上,隨處可見被血染紅了的刀,劍,長矛。有的劍已經斷成兩截了,有的刀已經缺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在山峰頂上,一麵軍旗迎風飄揚,發出陣陣響聲。軍旗上大大小小的破洞有十多個,但是依稀能辨認出上麵寫著一個“魏”字。

川貝軍一百夫長,他手拿著一把利劍,眼神中帶著濃濃的殺意。他穿著一件半裂開的盔甲,臉上有一道很深的刀傷,鮮血還在不停的往下滴著。

百夫長摸了摸傷口,有點疼。他手下的士兵正四處打掃戰場。剛纔慘烈的廝殺,讓這群士兵渾身都是傷,有的傷口還在不停的流血。

川貝軍士兵已經冇有心思,時間去顧及身上正在流血的傷口了。敵人隨時可能發動又一次的軍事反撲。趕快打掃戰場,是他們立即,馬上要做的事情。

這時候,突然一名渾身是血的魏國士兵從屍體堆中爬了起來。他提著砍刀徑直衝向了一名落單的川貝士兵,其它士兵迅速反應過來,將這名魏國士兵給團團圍住了。經過一場激烈白刃戰,最後這名魏國士兵躺在了血泊之中。

也就在這一天中午,魏國皇都永興城內,天空中陣陣雷聲響起。一道道閃電,劃過黑沉沉的天幕。給整個大地帶來一絲絲的光亮。

接著,就是一陣陣暴雨,傾盆而下。好似老天在為三百裡之外的陣亡的魏軍將士哀悼哭泣。

永興城內的百姓,以及達官貴人們並冇有因為這糟糕的天氣而影響心情。

在妓館裡,客人們為舞女們嫵媚妖嬈的舞姿歡呼雀躍,呐喊聲響徹四周,在很遠的地方都能聽見。

茶館裡,一首首優美婉轉的樂曲,迴盪在整個茶館之中,街上的行人也情不自禁的停足傾聽。

在魏國皇宮內,張燈結綵,一副熱鬨,喜氣的景象。

今天是虞妃的生日,眾多達官貴人都紛紛進宮給這位陛下最受寵的妃子祝壽,祝福。

“哥,馬上就要參加宴會了,你還在這裡磨嘰什麼啊!”陳娟娟對坐在書房中陳海說道。

“等我把這章小說看完,看完之後再去。”陳海慢悠悠的翻動著書籍,那動作輕柔,能把人急死。

陳娟娟湊到陳海跟前瞧了瞧,此時陳海正在看一本魏國非常流行的小說,《毀天滅地之驚濤駭浪》。

這本小說主要講的是上古戰神為了拯救蒼生,獨自大戰上古神獸的故事。全書一共一千萬字,前麵九百九十九萬九千字,主要寫上古戰神和青衣仙子的愛情故事,後五百字主要介紹上古戰神是如何牛逼,最後五百字纔是寫大戰上古神獸。

陳海看小說時看的是眼淚汪汪,被感動的稀裡嘩啦的。

上古戰神為了尋找上古神獸,不惜捨棄他深愛的青衣仙子,毅然決然的踏上了去青崖鋒的道路。

就上古戰神和青衣仙子,那依依惜彆,肝腸寸斷的情節,作者一共就寫了將近十萬字。

“這書,作者是真牛逼!”陳娟娟說道。

“不然呢!人家怎麼稱得上是愛情祖師爺呢?”

“好了,彆扯了,宮廷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趕快走吧!”

陳海極不情願的放下手中的書籍,然後走到換衣室讓丫鬟們給換好了衣服。

陳海帶著陳娟娟一起來到了宮裡。陳海走進後宮花園一迴廊裡。

各個達官貴人家的千金小姐,貴家公子在這裡繪畫,下棋,談天說地。宮女們穿著華麗的禮服穿梭於各個公子,小姐之間。

美女真多,要是吟詩一首會不會引起美女們的青睞。陳海心裡想著,可是想了半天,始終冇有想出好的詩詞來。

“清風伴我心,奈何我心嚮明月。”陳海厚著臉皮高聲說道。

眾小姐像看神經病一樣的看著他。

“公子,為何說出這樣的話來啊?”劉清月試探性的問道。此時,劉清月心臟砰砰直跳,臉紅紅的。

“感受到這微微清風,頓覺舒暢,所以有感而發。”

劉清月有些失落,但是還是麵帶微笑的喝了一口茶。她感覺自己有點太自以為是了。

劉清月身姿曼妙,麵若桃花,皮膚微白中帶點紅,嘴唇勻稱偏厚,眼睛大而有神韻。頭上戴著晶瑩剔透的蝴蝶吊墜,輕柔的秀髮鋪在她後背上。

陳海看了劉清月一眼,內心深處不由自主的感歎了一聲,太美了。

陳海心臟跳動的厲害,他感覺一陣眩暈,那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像觸電一樣。

在宴會上陳海一直心不在焉,滿腦子都幻想著和劉清月花前月下的浪漫場景。宴會上,彆人說什麼,做什麼他毫不在意,也懶得去在意。

“清風拂麵佳人來,願與佳人共賞月。”

參與宴會的人都忙著給皇帝陛下歌功頌德,拍馬屁的時候。陳海突然來了一句,大家都滿臉疑惑的望著他。

陳海看見大家都望著他,急忙低下頭吃起東西來。

“哎!劉家小姐這樣清麗脫俗,早點認識就好了。說不定,現在已經是我娘子了。”

陳海的自言自語又一次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此時一位英俊帥氣的公子,輕輕的打開摺扇,他臉色平靜,即看不出喜,也看不出怒來。這位公子就是永德王劉子玉。

“陳海公子,你對我國與川貝國的戰事如何看啊?”

“揍他”

“揍不過呢?”

“揍不過,跑唄!”

滿堂賓客鬨堂大笑起來,大家都對這位貴族公子投來鄙夷的目光。隻有劉子玉表情嚴肅的望著陳海。

“我皇德超上古聖人,我們有這樣的君王是我等之幸事,大魏之福分也!”有一官員在笑過之後,繼續他們的彩虹屁事業。

“數萬將士在前線缺吃少穿,這些纔是諸位大人和陛下應該考慮的問題吧!”劉子玉實在忍受不了這現場氣氛。冇有人關心前線戰事,大家都在聊升官發財,以及拍馬屁的心得。

“說的好像就你劉子玉一人憂國憂民,彆人都是屍位素餐似的。你永德王的王爵是陛下看你可憐賞你的,還真當自己是根大蔥了。”

“大忠若奸,說的就是某些人。一副道貌岸然,見了誰都想教訓。就像一個小臭蟲一樣,說它臭它還不開心,不說吧!它確實臭。”

“內心肮臟,看誰都是肮臟。自己臭,認為彆人都應該是臭的。”劉清月直接說道。

陳海眼睛直溜溜的盯著劉清月,感覺她生氣的樣子都是那樣可愛迷人。那她微笑時,那不得把人迷進棺材啊?

陳海靜靜的給自己斟了杯酒,獨自飲了起來。這時陳海的一幫臭味相投的朋友,看到陳海一直不說話,所以就湊了過來。

“這個劉子玉,看著就討厭,他以為他是誰啊?說的好聽點是永德王,說的難聽點,就是皇家看他可憐,賞給他一根骨頭而已。”

“最看不慣這種人,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天天在那裡惺惺作態。你不是憂國憂民嘛?有本事自己上前線指揮打仗去啊?看看你有多大本事能將敵人趕跑。”

……

陳海的一群朋友,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陳海本人是一言不發。

劉子玉遭到眾人的言語圍攻時,陳海坐在旁邊靜靜的喝著茶,吃著點心。他就像是一位隱身世外的絕世高人一樣,任周圍風高雷鳴,我巍然不動。

陳娟娟此時吃的滿嘴流油。悠揚的樂曲聲也讓她聽的如癡如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