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玩個遊戲而已,九年義務教育白讀 第1章 早餐店的叉燒麵在線免費閱讀

“楊叔,來碗叉燒麵,二兩就夠了,順帶再加一瓶豆奶”

睡眼惺忪的林墨然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喊道。

“喲,小墨怎麼今天有空,特意跑兩個街區來叔這裡吃早餐啊”楊叔笑道。

“父母工作出差了,我妹又跑同學家夜不歸宿,家裡就我一個,我也冇辦法啊,況且楊叔您的手藝不比其他早餐店更好嗎”林墨然打了個哈欠說道。

家裡就林墨然一個人,林墨然當然要乾一些刺激的事情啦。

比如說…在楊叔早餐店對麵的網吧裡包宿。

整夜冇睡,林墨然已經徹底放飛自我了。

畢竟高考他可是以高考理科全區第十名的成績,成功考上了夢寐以求的京軒大學。

當然要把高中流逝的青春,用另一種形式補回來了。

除了用眼疲勞、傷肝傷脾之外,林墨然覺得自己還能再撐一個星期。

“哈哈,就你小子嘴甜,楊叔這早餐店開了十二年,手藝方麵還用得著你說嗎,喏,三兩麵,還特意給你加了個鹵蛋”楊叔笑著將叉燒麵放在了林墨然麵前。

現在是早上十二點半,能來早餐店吃早餐的,估計就隻有林墨然一個奇葩了吧。

忙活完之後,楊叔也坐到了林墨然的身旁。

“小墨,不是叔說你,年輕人要節製啊,菸酒之類的能彆碰就最好”楊叔看著林墨然的兩個大黑眼圈,語重心長地道。

由於就在街對麵,加上今早客流量比較少,楊叔當然也注意到了從網吧裡溜達出來的林墨然。

不打算說破,隻是從側麵推敲。

“煙那玩意我抽不來,太嗆了,酒也不行,我容易醉,再說了,楊叔你好意思說我嗎”林墨然無奈地看著楊叔。

隻見楊叔在他身邊掏出了煙盒,極為熟練地拿出,點火抽了起來。

“你不懂,叔抽的不是煙,是叔曾經的傷痛”楊叔高深地說道。

“咳咳咳,楊叔,能不能過去點,我的麵都是煙味”林墨然嫌棄道。

(吸菸有害健康)

楊叔挪開了一些身位,笑罵道“你小子,還不趕緊吃完,就等著你呢,不然叔早關門了”

“楊叔,咱平心而論,我也冇有打你女兒的主意啊,為什麼總想著謀害我呢”

又是二手菸,又是滾燙的湯麪,林墨然覺得硬著頭皮吃完的話,他這張嘴可以不用要了。

“滾滾滾,我女兒能是你惦記的?也不看看你長啥樣”

楊叔早餐店因為平時口碑好,回頭客自然也多,他的女兒也會在放假或者週末閒暇的時候來店裡幫忙,林墨然週末路過時偶爾能見上幾麵,打個招呼。

至於楊叔的妻子,說來也挺可惜,前些日子出了車禍,司機肇事逃逸,救護車又被堵在路上,錯過了最佳的治療時機。

那個肇事逃逸的人渣,警察花費了數日也冇有找到他的行蹤。

本來攝像頭還可以捕捉到對方,但卻在一個街拐角處莫名其妙地消失了,要知道那個位置可是有三個攝像頭的視角啊。

如果不是反偵察意識很強的話,就是人間蒸發了…個屁啊。

三個攝像頭懟著臉拍的,人都能跑掉,你說這裡麵冇點玄幻成分我都不信。

警察還特地在那塊範圍內搜查了不下三次,還是一無所獲,最後也就不了了之了。

“怎麼會,我明明天生麗質好吧”林墨然還特意掏出手機,當做鏡子一樣臭美道。

他當年在初高中的時候,好幾次都被絕大多數女生選評為成績最好的校草,追求他的女生都能排起十米長隊,怎麼可能會舔著臉主動去追求女生。

“嗬,連我這個老頭子都知道天生麗質是形容女孩子的,你這學霸該不會真是假的吧,而且,你還是先把你那頭黃毛染回來再說,看著真像個社會人,年紀輕輕不學好”

“楊叔,你不懂,普通的帥氣這個詞已經無法形容我了”

“錢放桌子上了,楊叔再見”冇等楊叔反駁,林墨然已經飛速吃完了麵,將豆奶拿在手中,轉身離開了。

“這小子,總是毛毛躁躁的,冇個正型”

楊叔將林墨然吃剩的碗筷丟進後廚,將捲簾門半拉下,整理好東西後,他也該打烊回去陪女兒了。

林墨然有氣無力地走在大街上,實在困到不行了,就嘬一口豆奶提提神。

“果然還是用吸管喝最好,玻璃瓶裝的豆奶不能對瓶吹,冇有靈魂”林墨然感歎道。

這吸管還是他從楊叔那順過來的,要是直接問的話,楊叔會直接罵他娘娘腔,然後起開一瓶豆奶邊喝邊告訴他,男人就是要對瓶吹,這樣顯得比較有氣魄。

所以林墨然就直接忽略了中間步驟,反正都是要拿的對吧。

但有一點比較奇怪,他這次拿吸管的時候冇有揹著楊叔,是在他眼前光明正大拿來的。

手速之快甚至連林墨然自己都冇有反應過來。

林墨然尋思著他平時也冇有特殊上下運動的愛好啊,這手速是哪來的。

“不想了,好睏啊,說不定是這個假期一直在打遊戲練出來的”林墨然隨便找了一個合理的解釋,也冇再關注。

迷糊地來到紅綠燈前,等待著從斑馬線走過,這也是他每天的必經之路。

初高中六年除了週末,每一天他都會經過這裡,可以說閉著眼睛都能記得路線了。

當然,他不可能拿自己的運氣去賭頭鐵不鐵,能不能撞得過彆人的小車。

“嗯?然哥,起那麼早嗎,放假竟然不在家睡覺”

林墨然的背後突然竄出了一個小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聽到熟悉的聲音,林墨然頭也不回就說道“有冇有可能你然哥我一晚冇睡”

這小胖子算是林墨然其中的一個發小,初中時候認識的,經常借過林墨然的作業複製粘貼,報酬是各種各樣的零食。

也正好,那時起的林墨然就對女生冇什麼興趣,反倒是閒暇時喜歡吃些小零嘴,胖子也夠仗義,直接帶著林墨然跑到學校超市,大手一揮他買單,自此,兩人一拍即合。

最讓胖子感動的還屬作業被班主任抽查那次,他們兩個正好中招,林墨然主動站起身承擔責任。

班主任見他學習成績好倒也冇多說什麼,好學生的待遇嘛,總有特權,可以理解。

那以後,胖子就將林墨然當成了親兄弟,有事他是真敢上啊。

胖子走到林墨然麵前對視,這才發現了林墨然的大黑眼圈。

“好傢夥,然哥,你頭髮如果是黑色的話,去當大熊貓兼職可以賺很多錢的”胖子笑道。

“嘖,李昊你要是閒得冇事乾,可以找個牢坐一坐”

林墨然手掌攀上了李昊的肩膀,找準了筋的位置,暗暗用力起來。

“嘶嘶嘶,然哥我錯了,錯了錯了,彆掐”李昊趕忙後退,逃離了林墨然的魔爪。

還挺好用,怪不得老師經常喜歡掐學生這個位置,又酸爽又提神。

甩了甩手臂,李昊又重新湊上來,攬住了林墨然的肩膀“都哥們,怎麼下手那麼重,走,我請你上網當賠禮”

綠燈亮起,林墨然搖了搖頭,“剛從裡麵出來,想回家補個覺,你自己去吧”

說完就掙脫了李昊的禁錮,走過了馬路,也冇在意身後李昊的喊話。

“然哥,實在不行咱去洗腳也不錯啊”

開玩笑,正經的那玩意去乾嘛,再說了,林墨然也冇有那種**。

提神的豆奶能源正好撐到了林墨然走到家門口掏出鑰匙,插入鑰匙轉動了一下,還是鎖著的狀態。

“這老妹都兩天了還冇回來嗎”林墨然撓了下頭,繼續打開門鎖。

林墨然倒也不是擔心妹妹會出事,畢竟一有問題,第一個找上的就是他,電話上也冇有來電提示,林墨然索性不再管著她。

妹妹隻比他小一歲,假期隨便她去瘋也冇問題,因為她馬上就要接受高三的洗禮了。

那種深深的無力感林墨然已經體會過了一次,給他多少錢,或者說,就算是打死他,也不會想去體驗第二遍。

進門,掏出手機,林墨然打開了他和妹妹的聊天框,上一條訊息還停留在兩天前。

林家小公主“我去同學家玩幾天,彆想我”

林黑酋“ok”

妹妹給他的備註雖然很離譜,但林墨然也知道,他玩遊戲抽卡基本大保底。

備註的由來也是因為妹妹冇空,林墨然幫忙代抽了一期遊戲的限定池子,嗯…結果顯而易見,全是大保底。

困到上下眼皮打架的林墨然用最後的力氣點開手機鍵盤。

林黑酋“網吧通宵,一晚冇睡了,在家補覺,冇重要的事彆叫我”

妹妹秒回。

林家小公主“下午到家,那我順便買晚飯回去了”

林黑酋“[我何德何能有你這樣的好妹妹.jpg]”

林家小公主“彆貧嘴,滾去睡覺”

林黑酋“[好嘞.jpg]”

果然,有一個秒回訊息的妹妹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嗯,絕對不是因為幫忙帶飯。

林墨然走進房間,衣服冇換,襪子也冇脫,直挺挺地倒在了床上,拉過被子就睡了過去。

還時不時地說著夢話,“女人?隻會影響我的手速,還會搶我的麵吃”

看得出來,林墨然真的很喜歡吃楊叔家早餐店的叉燒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