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精靈夢葉羅麗之禁忌之地 第1章 放開,我的主人在線免費閱讀

葉羅麗魔法,愛的靈,愛心光粉,我是羅麗,葉羅麗仙境的公主,我花蕾城堡的的主人,前世愛人金璃瞳金王子。

我的主人王默,人類的平凡女孩,既活潑而善良的人,同時也葉羅麗仙境的戰士,通過了靈犀試煉,借到靈犀之力,化解了危機,火燎耶的火印記,默默獲得火焰之力。

夢境之化,幕天閣,十階法相,立坐於帝王之位,水夢記憶,恍如隔世,

葉羅麗戰士,王默記憶尤新的說:“這不水王子記憶裡的地方,”神秘的十法相轉頭過來的壓迫感湧上心頭,王默錯愕的說:“法王,”羅麗說:“法王,法王是誰。”

十法相,法王將葉羅麗戰士,王默掐住脖埂怒不惡的說:“水王子,在哪裡,”王默雙手撕扯的掙紮,羅麗上前用手扯開的說:“放開我的主人,主人。”

十法相,法王把王默扔到一旁趴下,羅麗擔心過去扶的說:“主人,你冇事吧!”王默勉強暫時喘息,法王詭異的說:“你不想救你的夥伴嗎?”

法王施法出現一個圓球的光體,藍色光體內陳思思抱著美情兔蝸倦在一起,思思昏過去了 ,王默擔心的說:“思思和美情兔,你要乾什麼?”羅麗說:“快放了思思,”

十法相,法王一個響指,藍色球體消失了,十法相 ,法王把王默被法力拉到十法之座前 ,戴麵具的法王的手用狠的力掐王默的肩膀,王默感到疼痛的說:“好疼啊!”

王默被十法相法王重重的從台階摔下來,羅麗被法王摔撞到幕天閣的牆上跌下,王默翻滾的台階摔下來,來自外來的衝擊,到了某一處台階,三四位的十法將其圍住。

羅麗艱難的爬起來,飛奔到主人王默的身邊,羅麗說:“葉羅麗魔法,愛心光粉,”十法相的手一把將羅麗再次扔撞向牆前。

砰砰……

羅麗跌倒下來,默默心疼的伸手喊:“羅麗,羅麗,你不要過來了,你會受傷的,”羅麗努力的爬起來,再次站起來說:“主人,我不會讓你一個單打獨鬥的,你還有我,”

十法相分散開來,王默還冇來的及的站起來,十法相一把將王默甩出去,羅麗儘快的扶住主人,羅麗心驚膽戰的說:“主人,你嚇到我了,我們並肩作戰吧!”

葉羅麗戰士王默說:“羅麗,幸好有你,法王,為什麼要抓我,”十法相法王意圖不軌的說:“王默,我不抓你,你這麼知道水王子和我們是一夥嗎?”

王默不可置信的搖頭說:“水王子,怎麼可能和你們是一夥的,你在騙我,”羅麗信任的說:“主人,我相信你,相信水王子,”

十法相法護施法一指如神說:“葉羅魔法,十相法鏡,深淵,”羅麗突然把手摸頭 ,王默憤怒的說:“法王,對羅麗做什麼?她這麼痛苦,”

法相深意的笑說:“哼,我隻是感受心靈深處的痛而已,你都難辭其咎,還擔心懦弱無能為力的羅麗,”

十相法鏡,深淵,葉羅麗仙境的花草密林,仙境最強戰神金璃瞳金王子,身披鎧甲,手持長劍,正對愛人羅麗,羅麗長髮及腰的頭髮,劉海遮眼的眼睛。

金璃瞳,金王子易怒的說:“我是葉羅麗仙境最強的戰神,我要毀木花草,”羅麗斥責的手指點他的胸口說:“你的心這麼冰冷,你的心是鐵做的嗎?”

金璃瞳,金王子怒火中燒的說:“我的心,冰冷,我要成為仙境的誓神,”一把將其推下了懸崖,羅麗大喊:“不可以,不可以,”墜下了深淵,金王子懊悔的說:“啊……不要,羅麗”

轉眼一閃,羅麗眼睜睜看著,甜品仙子茉莉站在一起欣賞美景,站在我的的位置上,茉莉甜甜笑著說:“金王子,你心是最真摯的,”金王子寵溺的說:“你就是我的命中註定的愛人。”

羅麗痛苦的落淚說:“茉莉不會這樣的,我才金王子的愛人羅麗,金璃瞳,你醒醒看看我,”金璃瞳金王子一把推開說:“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仙,彆擋道。”

羅麗大喊:“這不是真的,金王子,你彆忘了我,我是羅麗,葉羅麗仙境的公主,我不相信,”

羅麗被十法相,絕愛鎖鏈束縛雙手,十法相法王施法說:“葉羅麗魔法,十法相陣,童話與現實,”一把將摔出。

葉羅麗仙境的靜水湖的王子水清漓進入幕天閣接住了王默,水清漓的水波翻湧的說:“幕天閣,十法相法王,你對人類的女孩做什麼?”

法王意猶未儘的說:“喲,這不我們幕天閣一員,水清漓,我隻是和她玩一個小遊戲而已,不必太在意呀!也隻不過是人類而已,”

水清漓,水王子怒意滿滿的說:“你敢動人類的女孩,我攪亂你的幕天閣,法王,”

葉羅麗魔法,十法相陣,童話與現實,王默醒來到了水王子的靜水湖的宮殿,水王子溫柔的說:“人類的女孩,你醒了,”

王默茫然的說:“我這是在哪裡,”水清灕水王子說:“這裡是我的靜水湖,人類的女孩,做我靜水湖的主人吧!”王默大驚的說:“靜水湖的主人,不行。”

水清漓,水王子黯然失色的說:“人類的女孩,王默公主,做水清漓的女主人不好嗎?”王默擔心的說:“水王子,我不能答應你,仙境需要我,”水王子撫摸她說:“現在仙境冇有危險了。”

王默不可自信的說:“不可能,我不還與夥伴們戰鬥,這麼就結束了,”水清漓說:“乖,人類的女孩,你現在是仙境的公主了,請接受這一切吧!”

忽然,王默說:“羅麗呢?我隻是地球的人類,不能成為葉羅麗仙境的公主,你告訴羅麗去那了,”水清灕水王子說:“羅麗,回她的花蕾城堡了,王默公主,你已經答應我了。”

懵圈的王默說:“水王子,我答應你什麼了,”話音剛落,水清漓把王默稱在床前唇貼近王默的薄唇,刹那間,一陣**滾燙的熱氣撲麵而來,自然的閉上雙眼。

王默花邊蕾絲的默水裙,耳垂帶著深藍色的耳環,沉浸在水王子水清漓的愛包圍當中,短暫的忘卻即將來臨的危險,與水王子在仙境裡歡聲笑語當中。

葉羅麗仙境,羅麗對王默傳達訊息 羅麗施法說:“葉羅麗魔法,愛的靈,愛心之力,千裡傳音,”

靜水湖的水晶宮,王默接到一股清流的光球,點破後 ,親愛的王默公主,我花蕾城堡的公主羅麗邀請你到我的城堡做客,我帶你認識我的好朋友,王默期待的眼神看著水王子。

水王子,水清漓說:“王默公主,我陪你到羅麗的城堡一起去欣賞下午茶,”王默欣喜的說:“水王子,你最好了,我們走吧!”

王默與水王子水清漓十指相扣的牽手飛出靜水湖,王默花癡的盯著水王子清秀的臉龐,王默說:“水王子,你還是那麼溫柔,我真的好喜歡,”水王子說:“你喜歡就好,”

出了靜水湖,遇到散步到著的情公主艾珍與美情兔,美情兔指著說:“主人,是王默公主,”情公主艾珍笑臉相迎的說:“那我就去感受一下王默公主的情感吧!”

水王子,水清漓說:“情公主,有這閒情逸緻來我靜水湖,”情公主說:“喲,就不要太在乎那些了,哇哦,你與王默公主的快要溢位水花四濺的情感。”

王默公主疑惑的問:“情公主,你不是患有嗜睡症嗎?”美情兔說:“主人纔沒有什麼嗜睡症呢?”情公主說:“王默公主,葉羅麗仙境一片祥和,我的情感可以平衡了。”

王默公主說:“情公主,你願意和我一起去羅麗的花蕾城堡嗎?”情公主說:“當然了,我也去見我的好姐妹,夢公主,”美情兔解釋說:“王默公主,夢公主夢術,是主人的好姐妹。”

情公主說:“葉羅麗魔法,寶情盒 變大,王默公主,你要上來嗎?”美情兔說:“主人,王默公主,要水王子一起,”王默點了點頭。

情公主揮手的說:“水王子,花蕾堡見了嘍,”寶情盒飛走了,水王子水清漓說:“葉羅麗魔法,水靈龍,禦駕,”水清灕水王子扶著王默禦駕水龍。

花蕾城堡裡,一張寬大的桌子鋪桌布緋紅色,上麵擺滿了點品,茉莉說:“羅麗,金王子呢?”羅麗說:“金王子,也快到了,”亮彩跑過來拍了羅麗的肩膀說:“羅麗,你也要閃亮起來呀!”

孔雀在和菲靈鬥嘴,孔雀說:“菲靈,我纔是葉羅麗仙境最美的女王,”菲靈說:“孔雀,你又在給仙境自封為王,你要不要這麼自戀啊!”

黑香菱坐在椅子優雅的品嚐下午茶,時公主時希挑逗黑香菱的鼻尖說:“香菱,又一個有人自擾,”黑香菱端咖啡杯推出去說:“時希姐姐,你要喝嗎?”

水清灕水王子說:“葉羅麗魔法,水龍,”禦駕水龍來到了花蕾城堡,剛好趕上,情公主艾珍花容笑穎的說:“默默公主,甜甜蜜蜜,情花瓣,”

情公主說:“王默公主,你喜歡就好,”王默伸手去抓的說:“哇,我漂亮啊!粉粉嫩嫩的,愛心一樣為知著迷,”

水清灕水王子殿下說:“情公主,我們快到了,你還這麼調皮啊!”

水龍送到了花蕾城堡的門,站在門口,觸摸到花之蕾堡的門口,嘎吱的推門聲,羅麗見王默來了,羅麗拉住她說:“默默,你終於來了,”

so:“王默公主,你不認識我,我羅麗呀!”王默公主疑惑的說:“羅麗,我們之間不主仆關係嗎?我是你主人王默,”

so:“羅麗,我在葉羅麗仙境,我記得我是人類,我怎麼就成了葉羅麗仙子了,”

羅麗嚇得一激靈的說:“王默公主,你胡說八道,我就是公主,這麼就和你是主仆關係呢?在說了,我們本來就認識。”

so:“王默公主,不是糊塗了吧!哪裡的主仆關係,我們就仙境的好姐妹啊!”

王默公主回憶的說:“羅麗,你還記得辛靈仙子嗎?人類世界的娃娃店,”

so:“這麼回事,羅麗,你不是和我一起的嗎?趕緊記起來,”

羅麗不以為然的說:“王默公主,辛靈仙子好著呢?冇聽說過人類的娃娃店,你冇事吧!”

so:“王默公主,今天真的莫名其妙的,葉羅麗仙境從未有過的和平,我是來玩的,”

王默公主哽咽的苦笑說:“冇事,我可能是我記錯了,”

菲靈端著甜品走過來放到王默公主的手上,菲靈仙子說:“王默公主,彆想了,我們欣賞下午茶,”

so:“王默公主,這麼還傻楞這裡,我臉上有臟東西嗎?”

王默公主試探性的問:“菲靈,你不是辛靈仙子造的假仙子嗎?你不該人類世界嗎?齊娜冇和你一起,”

so:“菲靈,這麼也成真仙子,那自卑的齊娜這麼辦呢?這一切都太童話了,我不真實,”

菲靈迷糊的說:“王默公主,假仙子,我,你搞錯了,我就真仙子,你說那誰,聽都冇聽說過,”

so:“王默公主,你確定這個單純可愛的小姑娘是公主,我說的話,太胡編亂造了,”

水王子水清漓坐在椅子望妻石般盯著王默公主。

so:“我親愛的王默公主,我願意守護我的公主,俯視世間美好,給你一個美好的未來,”

金王子金漓瞳出現在羅麗身邊說:“羅麗,我回來了,你想我冇,”羅麗嬌羞的說:“金王子,這裡還有人呢?”

so:“金王子,我好快樂,因為繁華流星,我的眼裡隻有你,也隻能是你,”

金王子,金漓瞳撫摸羅麗的修長的秀髮說:“羅麗,有我在就不會是你一個人,”

花蕾城堡都冒著緋紅色的泡泡,情公主艾珍蒐集喜悅滿滿的寶情糖,美情兔說:“主人,我給我一顆,好麻?”

情公主艾珍說:“真拿你冇辦法,給你,”

情公主艾珍吸收著花蕾城堡的愛意繽紛色彩的情感,心情愉悅,享受美好,美情兔捧著粉紅色的寶情糖一臉興奮的說:“甜甜的糖,我幸福呀!”

王默公主一陣頭疼的說:“這麼回事,我在哪裡,”

水王子,水清漓站起來跑過來,猛然之間,未抓住水王子,就連同葉羅麗仙境的花蕾城堡的仙子都消散了。

懵圈的就倒在人類世界的冰冷的地板上,王默努力的趴了起來,王默站起來高興的說:“我會來了,這是人類世界,那剛纔是,”

so:“不管了,我先去辛靈店長的娃娃店,看看,我們葉羅麗戰士還在一起嗎?”

王默身邊並冇有羅麗,人類世界安靜到讓毛孔都豎起來,王默飛奔的跑到葉羅麗娃娃店,來到這裡時,這縫隙進去隻見一個蛋糕店。

王默推門進去喊:“店長姐姐,你在哪裡?我是王默,”

蛋糕店走出一個陌生男人的驅趕的說:“小朋友,不買蛋糕,就趕緊滾,”

王默蒙圈的說:“叔叔,你的店裡真的冇有一叫,辛靈的店長姐姐嗎?”

陌生男人的叔叔不耐煩的說:“我讓你滾,這裡冇有你,你要找的姐姐,在不走,我打人了,”

王默無功而返的走在路上,才逐漸意識到,羅麗不見了,失落的走會去,心想去學校應該不會在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王默去到學校,文茜善妒的朝王默身上倒了一提水桶的水花四濺,舒言冷漠相待,陳思思嫌棄的站起來,輕蔑的說:“王默,我要跟你位置,我纔不和坐一起。”

王默說:“思思,我們好朋友,你這麼能這樣想呢?”

建鵬抱著一個籃球回來說:“王默,你就知足吧!班長能和你就不錯了,這麼說,思思都比你優秀,”

莫紗照著鏡子欣賞自己的絕世美貌的附和的說:“就是,我大明星都不在意這些,你看看你,要成績冇成績,要學識冇學識的,你看看我多優秀的,”

高泰明同學搞怪的把王默推倒在地,高泰明同學唏噓的彈了她一個鬨蹦的說:“王默,你幾斤幾兩,你不知道啊!你就是一個廢材而已,我跟你這種人待在一起,都高攀了。”

學校的同學個個都旁觀,王默抓耳撓腮的喃喃自語的說:“建鵬,舒言,高泰明,莫紗這麼變的尖酸刻薄了,我冇有看錯吧!她們可是葉羅麗戰士。”

王默瑟瑟發抖的站起,過去的小胖也隻是傻傻楞在原地,王默自我安慰的說:“冇事,我相信他們不會這樣的,”

硬是發顫的上完了今天的課程,放學時,王默拉住陳思思的手說:“思思,我知道你不是有意這麼對我,我清醒一點,你葉羅麗戰士,”

陳思思甩開王默的手嘲笑的說:“哈哈,你神經病啊!我纔不葉羅麗戰士,我是你高攀不起的陳思思的大小姐,”

孤高氣熬的坐進了車裡,還甩甩手上的水漬,文茜的茜姐的小跟班有把王默給圍堵了,文茜玩弄著低馬尾的髮絲小人得誌的模樣說:“王默,我覺得吧!今天,你太不知好歹了,動手,”

跟班把王默的書包給搶了下來,把包裡的扔到了馬路中間,文茜茜姐伸手打了王默的臉說:“王默,彆以為舒言輔導你,就得意忘形了,以後在接近舒言一次,我打一次,”

王默被那三個打的鼻青臉腫,她頭昏腦漲,還強行推到馬路中間,馬路上的疾馳而來,猛的刹住車,

打開另一側的車窗大罵:“那個不要命的,往路邊上跑,趕緊讓開,我急著趕路,”

王默把書包的撿起來趕緊跑到路邊,心驚膽戰的王默大氣都不敢喘,王默來不及道歉,車輛就已經走了,文茜也已經走遠了。

頓時,灘坐在地上的王默痛哭流涕的落淚,媽媽來接她,抱住王默,媽媽安慰的說:“默默,冇事了,剛纔發生什麼事情了?”

王默心口難言的說:“媽媽,我冇事,我的書包不心扔到路上,”

媽媽擔心說:“你要嚇死媽媽,還冇事,我的乖女兒這麼一個開心果,從不哭泣的哦,”

媽媽拍乾淨王默的衣服,媽媽摸了被打的臉怒氣沖沖的說:“默默,誰打的你,媽媽一定要給教育一下那個人,”

王默說:“媽媽,都是同學打鬨,我們還是回去吧!那人得罪,我學校也不好過,”

媽媽忍不了的說:“那也不行,我必須給你主持公道,”

意想不到的事,老師口頭教育文茜一番,文茜不服氣,惡狠狠的瞪了王默,文茜怒不可遏的說:“老師,道歉不可能,你求我呀!”

老師通知家長,家長兩耳不聞窗外事,爸爸媽媽都在敷衍老師,氣得夠嗆,王默媽媽說:“你打人就是不對,你道歉還是一個班的同學,”

王默怒吼說:“文茜,你這麼還跟以前一樣,這麼欺負人,向我道歉,”

文茜無所謂的說:“你凶我啊!我就不道歉,你等著,”

就甩臉色的把門給關上,出了老師辦公室,老師也無可奈何的說:“王默媽媽,隻能是這樣了,讓她們磨合合就好了,我儘力了,”

這一刻,王默媽媽的手無助到發抖,恨自己眼睜睜看著其他人欺負自家孩子。

so:“原以為,以禮相待,就一定能被善待,冇想到隻是見不得你好的人,”

王默不知所措的神情,期盼水王子的出現,來解救此刻脆弱的心靈。

老師讓王默回家休息兩天,整理情緒在回來上學,媽媽帶著默默回家的路上,媽媽的花店門口有一個小姑娘在等待阿姨。

王默湊近去看,是齊娜,深紅色的及腿的薄紗裙,眼鏡帶著頭髮,自信開朗的,笑起來如同月牙一般的嘴唇。

齊娜彬彬有禮的說:“阿姨,我要滿天星的花束,”

阿姨說:“好的,小妹妹馬上就給你抱起來,”

齊娜走到王默麵前打量了一番,齊娜聲音禦風而行的說:“你和我有緣遇見,我跟你占卜一下吧!”

王默說:“齊娜,我是王默,這一幕似曾相識,”

齊娜摸著腰間的塔羅牌,把打洗過,齊娜同王默的放在塔羅牌上,閉眼,齊娜說:“塔羅牌,告訴我,她的命運,”

王默期待的表情,王默隨機抽出一張,不明白塔羅牌的意思,齊娜解釋的說:“嗯,這麼是這張,倒吊人,”

王默疑惑的問:“齊娜,什麼意思,”

so:“齊娜,這麼看也不曾經那個自閉,內向的女孩子,我反而有不一樣的色彩,”

齊娜哀歎的說:“你叫什麼名字,倒吊人,寓意你目前遇到了危險,不是特彆幸運,”

王默說:“我姓王,名默,王默,那我需要這麼辦?”

齊娜溫柔的說:“王默,你用你意誌去打破你當下的困境,我相信你可以的,”

阿姨說:“小妹妹,你的花,我給你弄好了,”

齊娜把錢塞給阿姨接住花說:“阿姨,謝謝你,我相信王默可以的,”

齊娜,一語驚醒夢中,轉眼之間,切換會了當時幕天閣的幕天印的大戰的場景,水王子水清灕水轉水球對著王默說:“人類的女孩,受死吧!葉羅麗魔法,水龍,攻擊,”

王默被水龍重重摔了倒地上,王默摔紅腫的手腕,王默心有靈犀的說:“羅麗,聽到我的呼喚,就會來吧!”

羅麗感應到了王默的氣息,出現在十法相營造的現實人類世界的戰場上,羅麗的虛影出了,王默與羅麗締結了新的葉羅麗契約。

葉羅麗魔法,愛的靈,愛的心,與主人王默再次締結葉羅麗契約,羅麗的主人王默締結葉羅麗契約。

羅麗虛影消失了,留下王默與水王子水清漓一場水火不容的戰鬥,王默說:“葉羅麗魔法,花之火焰,荊棘玫瑰,”

抵擋著水王子的水龍,水清漓猛然的一瞬間化作成幕天閣一員,披上十法相相似的黑衣,水清灕水王子暴怒的說:“葉羅麗魔法,川急噴湧,海市蜃樓。”

王默被水清灕水王子的海市蜃樓給圍堵了,王默說:“葉羅麗魔法,火之藤蔓,荊棘之花,”

一把火焰的玫瑰花藤纏繞在水王子的手腕拉了下來,殊不知,十法相故意這麼做的,為的就是反目成仇的場麵。

熾熱的荊棘藤在水王子水清漓的手腕灼燒,王默不可置信的質問:“水王子,這不是真的,你不可能是幕天閣的,你回答我,”

水清灕水王子猛的扯斷火焰荊棘藤,無情的把王默推開,水清灕水王子無情無義的說:“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人類的女孩,你配不上我神一般的愛。”

從而激怒王默說:“葉羅麗魔法,火之花海,溶解,”

海市蜃樓消失了,會到了幕天閣,王默忽然推開水王子,眼神的光消失了,羅麗與王默該頭換麵的變成另一個人了。

十法相法王坐椅子上看戲一般,水王子水清漓怒意似火的說:“法王,你對人類的女孩,這麼狠心,我要你付出代價,”

法王一揮手,王默就擋在法王的麵前,王默說:“葉羅麗魔法,花之屏障,”

屏障擋住水王子的攻擊,水清灕水王子真的下不手,麵前是心愛的女孩,不由自主的眼眶紅了眼的流淚。

法王說:“水清漓,水王子,幕天閣的成員,我們是一樣的人,何必糾纏於凡塵的情情愛愛,”

水清灕水王子強攻法王,水王子說:“葉羅麗魔法,水泊噴湧,水攻,”

羅麗打住攻擊的說:“葉羅麗魔法,愛的心,愛心屏障,”羅麗說:“水王子,得罪了,葉羅麗魔法,花之飛劍,”

水王子水清漓說:“葉羅麗魔法,水之雲川,”羅麗的攻擊被打碎了,

水清灕水王子殿下騰越而上到法王的麵前惡狠狠的說:“法王,受死吧!葉羅麗魔法,深海深淵,”

拉到了另一個時空,水冰寒界,同王默也墜入深海,在掉落的時候,水清灕水王子接住她,王默眼神熾熱的伸手一擊拍水王子的說:“葉羅麗魔法,掌心火焰,”

王默跳了下來,王默展開手的說:“葉羅麗魔法,赤焰玫瑰,花火盛劍,”王默鋒利的盛劍對準水清灕水王。

無情的法王反諷的說:“水清漓,彆執迷不悟了,被心愛之人所殺,作何感想,”

水王子水清漓勃然大怒的說:“受死吧!葉羅麗魔法,水滴凝結,水冰劍,”

水清灕水王子殿下飛到刀劍相向對十法相的法王,羅麗擋在麵前的說:“葉羅麗魔法,愛的靈,愛的心,花蕾寶杖”

羅麗的寶杖對打在一起,羅麗說:“水王子,不可以法相不敬,葉羅麗魔法,繽紛玫瑰,”

水清灕水王子殿下的水冰劍震碎了,水王子喊道:“羅麗,你醒來吧!葉羅麗魔法,水花四濺,”

整個幕天閣被水清灕水王子的水花覆蓋,王默一閃而過的紅顏的光,幕天閣的十法相併未受到任何影響,反倒是他們自己。

王默揮舞著手的說:“葉羅麗魔法,花火荊滕,玫瑰肆意,”震撼人心的一幕,水花與火花藤的玫瑰的纏繞在一起,水火不容的樣子。

幕天閣的成員星辰依偎坐在椅子一把抓住王默的手腕,王默用勁的掙紮的說:“你放開我,”

水清灕水王子把羅麗推開,拉住星辰的手腕的說:“你趕緊的,放開人類的女孩,”

星辰的手指握住三根手指收大拇指放唇間的說:“水王子,同我們是一樣的人,就不要多管閒事了,”

水清灕水王子怒火攻心的放大瞳孔的說:“你纔是那個多餘的人,放開人類的女孩,”

星辰坐在輪椅上一腳把水清灕水王子踢到了,後推三兩步,星辰詭異的嘴角上揚的說:“時機成熟了,王默,我們走吧!葉羅麗魔法,星陣,水清漓永彆吧!”

星辰變出一張卡牌扔了出去,水清灕水王子還冇拉住王默的手,就被星陣給吸入了一個星陣當中,趁機的水王子說:“葉羅麗魔法,水靈龍,衝……”

星辰把王默扔入黑洞當中,星辰傲慢的說:“葉羅麗魔法,星羅棋佈,死神,”

塔羅牌的死神,手握彎刀,紅眼閃過,死神一笑,生死難料,死神轉手就收了水清灕水王子的水龍,星辰心情愉悅的說:“水王子,你好意收下了。”

金王子金漓瞳身披鎧甲,手握上官寶劍,把劍對著幕天閣的十法相,待著黑色的皮膠手套的手指從劍端滑到他麵前,一陣震懾的壓迫感不禁以的打寒蟬。

幕天閣十法君說:“葉羅麗仙境的戰神,不就仙境可笑的笑話,羅麗公主都保護不了,還認錯了人,”

金王子暴怒的說:“幕天閣的十法相,敢質疑本王子的能力,羅麗和我,你太多管閒事了,”

十法相淡然自若的說:“是嗎?葉羅麗魔法,白光思帶,你還覺得多管閒事了,”

白光思帶飛到羅麗的麵前纏繞在她的脖子拉了過來,十法相小人得誌的說:“金王子,你能力如何,我不感興趣,羅麗救不救呀!”

羅麗雙手拉扯著絲帶,喉嚨都氣都喘不過氣,絲帶越拉越緊,金王子急了的說:“你要怎麼樣,放開羅麗,要不然要你命,”

十法相親切的說:“你說就放呀!你和幕天閣玩場小遊戲,葉羅麗魔法,鬆開,王國回溯,倒轉時間,”

金王子還來得及說:“不……”幕天閣以上帝視角,觀望一切。

王國回溯,葉羅麗仙境回到了從前,仙境公主羅麗還單純善良的女孩,意氣風發的少年郎金漓瞳,花蕾城堡回到最初的樣子。

葉羅麗仙境同人類世界同步發生意想不到的變化,社會的進步,新能的采摘,自然天災,形成葉羅麗仙境的樣子,多樣性的獲利,弊端也在出現。

羅麗柔情似水的坐在綠草如菌的草地上,蝴蝶飛來,小精靈飛來說:“羅麗公主,你好溫柔,我好喜歡,”羅麗撫摸著小精靈的頭。

金王子金王子見羅麗怦然心動的斐然,無處安放的小手,在遠處羞紅臉頰。

金王子說:“葉羅麗魔法,金枝玉葉,鑲嵌玫瑰花的項鍊,她喜歡的吧!”

金王子小心翼翼走到羅麗的背後,輕輕拍了一下肩膀,羅麗轉過頭來時,金王子噗呲的臉紅,羅麗端莊高貴的微笑的說:“你是,”

金王子殿下的含蓄的說:“我是金漓瞳,仙境的王子,可以邀請跳隻舞嗎?”

羅麗彬彬有禮的站起,金王子扶起羅麗,金王子紳士風度的紳手的手掌心,羅麗眼中光芒四射,纖細的手指塔在他的手上。

羅麗親切的說:“我還冇告訴你,我是誰呢?我羅麗,仙境公主,”

金王子金漓瞳拉著公主羅麗載歌載舞,百花盛開,光芒四射,金王子眼裡情人眼裡出西施的亢奮心情。

葉羅麗仙境,金王子金漓瞳行禮的彎腰的說:“尊敬羅麗公主,我是仙境的王子金漓瞳,以後可以叫我阿金,”

羅麗柔情似水的觸摸他的臉龐說:“阿金,你一定要答應我一起保護仙境,保護我們的子民,”

金王子金漓瞳搭在她的手說:“嗯,我們一起相守,守護葉羅麗仙境,”金王子耳朵炙熱滾燙。

在不久之後,葉羅麗仙境出現空前向後的世紀災難,金王子金漓瞳追尋羅麗的痕跡,曼多拉圍堵,曼多拉說:“葉羅麗魔法,鏡子的兩麵,”

鏡子前後兩麵擋住他的退路,金王子殿下說:“曼多拉,你想這樣,”曼多拉挑釁的說:“金漓瞳,金王子歸順於我,我統治人類世界,要不是人類帶來的破壞,仙境這麼這樣衰弱。”

金漓瞳金王子反駁的說:“我堂堂金王子,要臣服於你,曼多拉,你太高看自己了吧!我與你同流合汙的,”

曼多拉陰險狡詐的說:“金王子,這可由不得你,葉羅麗魔法,鏡空間,”

曼多拉從後麵用法杖墜了金王子推進鏡空間,金王子金漓瞳困在鏡麵的每一麵,金王子說:“葉羅麗魔法,黃金劍,”

金王子打破鏡子的碎片,金王子金漓瞳擔心迫切的想要逃離,金王子揮動手中的劍說:“葉羅麗魔法,金俊嘶吼,”

鏡子將力量反彈在不同的幾個方向,正對著自己,打撞向牆麵,曼多拉穿進鏡子裡來說:“金王子,彆掙紮了,你不是我的對手,投降吧!”

so:“不能再停留在戀戰了,我要想辦法出去,不知道羅麗這麼樣了,”

金王子金漓瞳怒氣沖天的說:“曼多拉,你受死吧!休想控製我,葉羅麗魔法,金銀雨,”

同樣的被曼多拉的鏡之力反射刺向金王子的,金漓瞳金王子揮舞著劍打倒在的金銀雨的細針,曼多拉說:“葉羅麗魔法,抽取,金王子,那就親自來了。”

金王子胸口的麵前力量纏繞,曼多拉揮舞手指,正在抽離金王子的心臟,他痛苦的尖叫。

啊,啊,不要,不要成為傀儡,

一陣抽心刺骨的疼痛過後,金王子化作成了一個小人偶,曼多拉說:“金漓瞳,你早順從我,我何必讓你痛苦呢?葉羅麗魔法,金屬心,植入,”

金王子痛苦的慘叫聲喊:“啊!啊……,你放開我,我找羅麗,等著我,”

so:“羅麗,我胸口好疼,我一定會,回到你的身邊的,”

在某一個瞬間,金王子金漓瞳性情大變,受金屬的控製,所有行為不受控,雖然擁有強大的力量,卻失了原本的炙熱沸騰的心,如今感受不到任何溫暖。

曼多拉得意洋洋的說:“金王子,我給你一顆尖如磐石的心,你還會是我曼多拉的手裡捏著的玩偶,”

葉羅麗魔法,鏡子的兩麵,推金王子到了滿目花海的仙境,金王子揮舞著劍割裂滿目鮮花的斬殺,小花的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