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初元界之水華 第1章 聚寶樓在線免費閱讀

酒樓裡高朋滿座、熱鬨繁華。淡霧般金紗幔下,懷抱琵琶彈奏的伎樂、舞女衣裙飛舞輕盈地旋轉著。來自四麵八方的客人,三三兩兩交談著,最為特殊的是每個桌子上都有的用白玉盛放的寥寥數計的魚膾。

又是那番熱鬨場景,身穿白色繡水藍雲紋係玉帶長袍,頭戴似玉紗帽,不似人間客的男子步態沉穩,穿過與之格格不入的大堂,未有一人察覺。祂神識掃過,輕飄飄隔空攝物,手上提走了一簍子魚。

刹那間,已離開了長安城。

涇河岸邊,孫姓老翁帶著浩浩湯湯群壯力滿載漁船而歸,就靠這門手藝,前些日子新開的聚寶樓,那限量的玲瓏玉膾多少人想要嘗一口都冇輪到。

神力幻化成一富家子的東皇太一,眉間神態漠然看向孫姓老翁那一行人,語氣是少有的不屑“多年食、殺戮開靈之魚,魚死後魂魄不散,得利終害己,巫人。”說罷提著簍到涇河口,漁簍傾倒間,幾尾初開靈智的靈魚幼崽懵懵懂懂撞著出了漁簍,它們身體發抖順著水流進了河,除了在漁簍底下未察覺不同的一尾紅鯉魚幼崽呆呆地不動。

又思其後患無窮,便施法鎖去孫漁家的天賦神通,白底藍雲紋袖子一晃,對麵孫漁家一行人揹簍裡就多了些金子,隻是這定不是他想要的。

祂眸目流轉,手指一觸,一道神力輕彈小紅鯉魚魚鱗。隻見額間有一道白色水紋的小紅鯉魚在搖晃中醒來,靈智初開的小魚好似天不怕地不怕,無懼祂的天生威嚴,對著眼前的白衣神君心生親近之感。

看著這隻不懼怕祂的妖族幼崽,東皇太一正在神魂深處被煉化的法則碎片微微顫動,似與其有大因果,念及此將這一尾小紅鯉魚收入袖中。

東皇太一至太行山脈的一處空地,揮手間,隻見仙家流光溢彩般彆院就落地而起。祂眉間舒緩,從袖中空間中尋到一塊透明色寶石,手指尖仙力流轉,生成的透明色不凡的魚缸中有靈力為水落入其中。隨之從袖中放出小紅鯉魚進入,跳躍著淡金色火焰的眸看向水缸裡的小紅魚,“日後便叫爾紅湘”見她入了水就活潑的樣子,也知是喜歡這個名字的。

人間一年,天界一日。

天光未出,仙家彆院中一白衣仙人盤坐在雲床上,雙眸半閉,周身仙力流轉,金蓮朵朵,隻聽見“萬物無足以鐃心者,故靜也。水靜則明燭鬚眉,平中準,大匠取法焉……”左手邊,便是紅湘小紅鯉魚,三年間的講道給紅湘帶來了不少好處,她初開靈智卻已經有百年的修為。即使紅湘不解其意,可也知道這是對自己有好處的,不似之前的憊懶。

仙府之外,生靈聚集著,不時有仙氣灌頂之象。光照從有至無,仙人話已止,一連三年的講道結束後,天帝東皇太一手中金光大亮,玉璽華光若隱若現向著紅湘之處,雙眸微閉,忽地拿出江山社稷圖,眼觀八卦之象,神態轉為輕鬆,“原該是爾為神”。

三年不短了,祂於太陽星初生時,身旁便無一人為伴,念此,祂淡金色仙力把手中玉璽分為兩半,一指引入紅湘靈台,光芒一閃,便隱入額間水紋中,其水紋突生華光甚是不凡。

騰雲駕霧後,東皇太一將其放入黃河,已不是小魚的紅湘在岸邊不動,清澈的眼中映著不捨,望著神君消失的背影,她暗自想著再等一等,神君又冇有說他不回來了。漸漸地那段時光便淡化在歲月中,隻剩記憶裡那道白色的影子。

春去秋來,紅湘將窩安在了渭河岸邊,隻是苦於要躲避岸邊的漁人,這幾月在逃跑方麵的技能又精進不少。好像有什麼東西過來了,紅湘疑惑地看著遠處水平麵凸出的鱗片狀的發烏色的東西,“是龜嗎,好像。可是龜上怎麼有蛇頭附著。”

水波流動,遠處的“龐然大物”慢慢地顯露出它的身影,似龜,通身玄色,有蛇首。遊到紅湘跟前,口吐人言,“小崽子,怎麼隻你一人在,誰家水族有這樣的後輩不牢牢守著,在外邊不怕被龍給吃了”

紅湘有些怕,畢竟才十年的魚,誰不怕那麼大的東西。可又有些好奇,她一尾普通鯉魚除了出生時沾光食了帝流漿纔開靈智,見過的卻是冇有這樣的,又通人言,這到底是什麼。

怕不出聲會被當作冇有靈智的普通魚給吃了,試探問道“前輩,”

玄龜,也就是玄玲,當初補天的玄龜後代,見到好生生的後輩小崽子,整個魚身都在瑟瑟發抖,隻覺得好笑,“莫怕,咱是水族不吃小崽子”說著神通一收,龐然大物變作一隻小小玄龜,想到這小崽子跟自家崽子應該是一類的。從自身的儲物囊中放出來一尾綠鯉魚,不動深思,就看著兩隻小崽子交流。

紅湘看著眼前的同類,除了顏色不同哪哪都跟她一樣,眼含疑惑,隻是十年的妖族幼崽還未煉化橫骨,會些人言卻說不了,自己那口稀巴爛妖語,還是從一隻不知怎麼遊散到這裡的鯨魚教的,也就學會一兩句。

綠鯉魚性格活潑,她從出生起就跟著玄玲到處跑,見了同族高高興興地,魚尾間或擺動,繞著紅湘,說完一種又換另一種,見著小紅鯉魚不動,肉眼可見的蔫了,那魚尾都無力了,想不到好辦法,就將求助的眼光看向眼裡寫著‘我家崽子哪裡都好’的玄玲龜。

三千歲是妖聖的玄玲定是比剛剛出生不久的綠黎多了些許經驗,看著隻說了兩句問候的紅湘就知道哪裡不對了,是她給忘了,剛開靈智的小崽子哪裡有大人捨得離開,這應該是機緣巧合纔開靈智的,那肯定是冇有妖來教他的。

眼裡寫滿興奮地玄玲,全身妖力流轉,簪金簪,身穿紅色灑金團雲紋襦裙,赤腳踏於水麵的女郎,手一握,兩隻鯉魚崽子連魚帶水就到了她手裡。

手輕輕戳了小紅鯉魚的頭,紅湘頓時感覺能聽懂嘰嘰喳喳在說個不停的小綠鯉魚的話了,綠黎不滿地望向忽的抓她的可惡孃親,嘟囔說,“娘,我還冇和小紅說話呢,你就抓我,壞娘”玄玲看向這個膽大包天的小女兒說,“你呀,講了半天也不知道說了什麼”不顧綠黎不滿的眼光,確定剛剛給紅湘灌輸的東西已經消化完畢了,對紅湘說,“小崽崽,也不知你聽過我玄蛇妖聖冇有,敢與我們一道去涇河龍宮探探嗎”

與剛生靈智的小鯉魚探龍宮,不得不說玄玲的實力高強了。涇河龍王可是這渭河支流中地位最高的一位,是龍身,被冊為黃河水神之下屬神已有多年。不說彆的,就是那些龍族想要這靠近天子之氣的長安城水神位都冇有得逞,就知道涇河龍王不是傻的。

十幾年前為了得到帝流漿,冇開靈智的她就杠上了群魚,傷橫累累愣是含了一滴帝流漿,如今雖是感覺不到玄玲妖聖的惡意,可她想去。那尾綠鯉魚是她孩子,她敢我還不敢嗎,紅湘心想。

紅湘的眼神逐漸堅定,魚尾擺動,對著玄玲說道,“紅湘願意去”性格本就是驕傲似火、明快率真的玄玲聽到此言跟是喜愛這個資質不凡的小幼崽了,她說道“此去雖然驚險,不過涇河龍王其修為不及我,應是無恙。湘兒你與我家綠黎就呆在袖中。”玄玲原身為玄龜,防禦高,又得了妖聖蛇靈,光是瞞住涇河龍王不難。她手中妖力一閃,二人就居於袖中了。腳踏水波,近看卻是點點霧氣,一步十裡,不過一盞茶就到了涇河。

隻見銀色神力瑩瑩如玉罩住了臨於涇河上的水上龍宮,其雕梁畫壁、雄偉秀麗,淡藍色建築鑄就一片宮殿群,間有水有魚有蝦,水波紋在陽光的照應下波光粼粼。

玄玲隻是用玄色神通,體表就有一層薄薄的保護罩,隻要修為低於地仙就不能察覺。她款款向龍宮走起,掠過守著城門口的蝦兵蟹將,筆直的向著龍宮寶庫走去。

袖子裡,還是綠黎向著紅湘解釋道,“阿湘,不用擔心,娘已經帶我來了許多次了。隻是今日聽說涇河龍王新得了三匹水火不侵的鮫紗,有些奇怪,纔來探探。”紅湘看著向她說個不停的綠黎,心中劃過一絲溫暖,她雖然話多了些,可一直在照顧自己的情緒。紅湘點點頭,眸中也帶著些許暖意看著綠黎。

龍宮內庫,玄玲心想,就這幾日看著多了不少東西,鮫紗、鮫人珠,還有一滴真龍血,這涇河莫不是站了隊。水族以龍族為貴,四海龍王又分管水係諸脈,這些龍子王孫占了水係神明大半,可時日已久,龍子龍女諸多,自修成龍形的也被歸於龍族,為了空出來的水係屬神神位,算得上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可也冇聽說,那個大江大河換了神。這涇河,到底是要做什麼。

本是來看被龍族一手壟斷、冇有外產的鮫紗來,這時玄玲也冇有興致了,揮手收走一匹鮫紗,她想著要儘快弄明白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恐事情不簡單,要多生事端。玄玲以神識傳音給二鯉魚,“此事不小,我將你們放進洞天中。”說著當即移動換位置。

她小心地往龍宮內室去,期間碰到大多是行色匆匆的蚌女,神色一緊,手腕上一串玄黑色珠串靈氣浮動,又一層保護罩,心下一定才行動,室內寂靜,可涇河龍王與西海龍王三公子敖越應該在交談著什麼“奇怪,這敖越不似以前那般,背後竟然有佛光。又佈下了陣法,真有秘密”玄玲心想。

忽的一冷箭向玄玲方向襲來,呼吸間便觸上了保護罩。敖越嗬道,“有人”,涇河龍王敖小湖拿刀砍來,幾個手腳間,玄玲牢牢占上風,可敖越以佛家六字真言鎮壓,她不敵,一道道攻擊猛地打在保護罩上,其光芒略微暗淡了些。

玄玲不戀戰,頭上金簪化為金色大幕牢牢擋著二人,她提腿就跑,穿過涇河衝進黃河後在二人眼前失去了蹤跡。

玄玲啟動了傳送陣法,身影消失在了河下,到了一處秘境中,她這才緩了口氣,“我又冇聽見,追什麼。”神色輕鬆,又想到,“老祖宗在傳承記憶裡說有一金光不似神力、妖力,隱隱又慈悲莊重之意,定是佛光。本界還從未有過佛修,這是域外天魔”左思右想不得瞭解,先傳音給族人保持警惕。靠在樹上休息了一天,她才又想起來,“我似乎有什麼給忘了”,眉頭一皺,“完了完了,把小崽崽給忘了”,這纔將封在洞天裡的兩隻小鯉魚給放出來。

紅湘隻覺得一轉眼又看到了玄玲妖聖,轉頭望向四周,“魚盆,好多樹”,玄玲笑了片刻,看著魚盆裡睡著的綠黎,心裡鬆了一口氣,然後對紅湘說,“湘兒,這是我族聖地,一處秘境,隻有森林地貌,安全了”紅湘才十幾歲的魚生,目不轉睛看著不同與水下的風景,“前輩,湘兒知曉了”綠黎剛悠悠轉醒,覺得這龍宮探險之旅一點都不好玩,上次戲耍守著寶庫門的蝦兵蟹將,這次什麼都冇有,對玄玲說“娘,鮫紗呢”玄玲隻輕轉手中黑曜石戒指,一匹鮫紗就置於地麵上。她又幽幽說道,“哎,哪個冇良心的,一覺醒來就關心鮫紗,也不看看她娘好不好”綠黎撒嬌,“娘,我相信孃的實力”玄玲咬牙笑道,一定要盯著綠黎狠狠修煉,對紅湘又變了一個態度,“湘兒,你也看看這鮫紗。你與這冇良心的小崽子一個輩分,莫叫我前輩了,叫姨”紅湘道,“玲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