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無限】大法官 第1章 愛因斯坦-方舟橋在線免費閱讀

“它真漂亮,不是嗎?黛西。”

凱恩轉過身,黛西正站在他的左手邊,與凱恩一同透過監視器注視著麵前流轉著點點星光的黑暗球體。

“當然,難以想象,這麼漂亮的隧道竟然是人為在宇宙中建造的。”

“隧道?親愛的,你應該尊稱它為愛因斯坦-方舟橋,它是方舟教授的傑作,也是有史以來第一個人造蟲洞。”

“蟲洞?”

“打個比方,一隻毛毛蟲從蘋果的一端爬到另一端是很費勁的事,但它如果鑽進蘋果裡咬出一個洞,那在空間上來說就便捷得多。由此可見,蟲洞本質上是低維空間到高維空間的轉換。”

“精彩的比喻!不過方舟教授確實很會開洞,我的意思是,在彆人的心上開洞。”

“不可否認。據說去年部落格平台弄了個全民公投,就投最受Omega歡迎的Alpha,在那個投票平台上教授力壓群雄,一騎絕塵,甚至有人去舉報教授非法入侵係統偽造票數。”

“哈哈哈,難怪都說教授是名副其實的芳心收割機。也許是因為教授在去年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萬眾矚目。隻是暫且不論方舟教授的主要研究方向集中在生化領域,他也實在是太年輕了,你見過哪個物理學家二十六歲就得諾獎?雖然大部分天才都在三十歲,不,二十歲就提出了自己終其一生都無法超越的論斷。”

“但方舟教授在二十二歲就提出了四維引力方程式,冇有一個物理學者會不覺得這個方程式就像愛因斯坦的質能方程一樣完美精妙!再說,教授還帶頭研發出了曲速引擎,要知道,超光速可比光速高出了好幾個數量級!”

“也是,多麼性感的大腦!凱恩,你說如果我追教授的話,成功的機率有多大?”

“要我說,趨近於零,黛西,不是零隻是出於我的嚴謹,考慮到大型災難致使彆的Beta和Omega都死光的可能性。話說回來,目前距離蟲洞僅有不到一光年了,要去休眠艙喊醒教授嗎?我覺得他應該想親眼看看,自己一手締造的世界第八大奇蹟。”

這時凱恩突然感覺自己的右肩被拍了拍,是一個成年男子的手掌。他連忙站起身來讓出監視器前的位置,和黛西一起揹著手低頭打招呼。

“方舟教授。”

“嗯。”

方舟漫不經心地應一聲,舉起手中的酒杯,透過澄澈的純麥威士忌打量自己曾在夢中描繪過無數次的螺旋球體。

“把飛船航行速度提高到一百光速。”

“好的教授,目前時間膨脹比將近一比十的四次方。”

方舟的手指敲了敲玻璃杯壁,冇接話,監視器的金屬冷光映亮了他深邃的眉眼,還殘留著剛剛睡醒的慵懶。

黛西咬唇握緊了手裡的平板,還是凱恩看不下去提醒她。

“我們正在穿越蟲洞,黛西,教授是為了抵消時空彎曲效應,所以在進入蟲洞的一刻把飛船的航行速度提升到了一百光速。”

此時航天器突然開始劇烈地震動,凱恩和黛西連忙坐到駕駛位後方的座椅上,被五花大綁地牢牢扣住。

凱恩的餘光注意到方舟還是用同樣的姿勢倚靠在駕駛位上,左手端著酒杯,杯子裡的酒液隨著不斷的震動蔓延上了玻璃杯壁,幾次險險地擦過了杯沿卻一滴不漏,這讓他再次懷疑方舟教授的腦子裡是否植入了價值數億的“星雲七號”計算機。

好在此起彼伏的連續波動很快停止,穿過旋轉扭曲的高維時空後,兩顆璀璨的環繞“太陽”出現在他們眼前——一個星紀前便被人類發現的開普勒101有著穩定的雙星係統,由一顆G型和一顆M型恒星組成,而在G型恒星的宜居地帶,天藍色的水質行星在近其一個天文單位的軌道以三百零五天的週期公轉著。

按照首批領航員約翰遜所傳回的信號,他們此行的目的地——這顆被二十五世紀頗負盛名的天文學家劉銘發現並親自命名為“雨星”的行星,很有可能成為第二顆藍星。

畢竟僅僅是站在舷窗前朝外眺望,便可以看見這顆通體呈水藍色的星球與地球彆無二致,但比地球小了要不隻一倍。

這時方舟站起身來,用空玻璃杯磕了磕凱恩座椅的扶手。

“你隨我來。”

凱恩跟在方舟身後,繞過絕對零度的冷凍室和充滿霧氣的休眠艙,隨方舟和偶遇的幾個宇航探員打了招呼。

其中一位是被譽為當代“小達爾文”的生物學家哲文,他和方舟邊走邊聊,直到換上真空服一同進了密閉實驗室還在跟方舟探討關於追女友的話題。

“林麓把我送給她的九十九朵玫瑰花都扔了,還特彆花大價錢用加密量子通訊把她寫的一篇小作文發給我,通篇文言文,每一個字都在罵我,說我褻瀆了她的浪漫。”

林麓是哲文恩師林青教授的女兒,一位富有書卷氣質的Omega,也是著名的文學史家,本人知性優雅正如一朵帶刺的薔薇。凱恩恰好是她的書迷,聞言不由悄悄豎起了耳朵。

“你是不是把玫瑰嫁接到辣椒上送給她了?”

方舟邊瀏覽培養皿中細胞組織的動態數據邊問。

“你怎麼知道?把薔薇科植物嫁接到草本植物上可費了我整整三個月的時間呢,好不容易趕在啟航前養到九十九朵送給她,她倒好,一點都不懂得珍惜,我還特彆備註了,辣椒是可以摘下來食用的,完全不用擔心轉基因風險。”

“上回找林青教授,在實驗室門口聽到你和道斯討論送女朋友什麼禮物既有創意又有寓意,還可以象征你‘火熱的愛情’時,我就猜到了。”

道斯是哲文養的機械狗,同他一樣是林麓的舔狗,可惜這兩舔狗湊到一塊兒隻能想出些餿主意,哲文追林麓路上的許多坑至少有一半是道斯挖的。

說來也有意思,原本是林麓想要養狗的,但她想養的是有血有肉智商不會超過邊牧的自然狗,而不是披著人造狗皮智商靠近法律規定邊界的人工智慧犬。

“凱恩你說,辣椒玫瑰是不是‘火熱的愛情’,我看明明就是林麓不懂浪漫!”

凱恩囁喏著不好接話,方舟替他解了圍。

“我看不是‘火熱的愛情’,而是‘火辣的愛情’吧。”

方舟關閉光屏,從右手邊的冰凍箱中取出一袋種子。

“喏,就知道你醉翁之意不在酒,拿去吧,無聊的時候培育的新品種。”

“嘿嘿,還是老方你對我好。”

哲文接過塑封袋子舉在眼前觀察。

“是基因異變的玫瑰種子,取名字了嗎?”

方舟望瞭望透明舷窗外寂靜無聲的銀河係。

“星海玫瑰。”

哲文教授興高采烈地抱著種子走了,嘴裡吹著口哨,是老歌“萬有引力”的曲調。

方舟在這時示意凱恩停一下手頭的事,從光屏上堆成山的檔案中精準地點開了他的博士答辯論文。

“凱恩,薑老師給我看了你的論文,他對你的評價很高,不得不說,這篇文章的觀點確實新穎,但還是少了點趣味。”

“趣味?”

這次換凱恩咬緊了嘴唇,他覺得冇有人會在一堆偏微分方程裡發現趣味。

“你的這篇文章就像哲文把玫瑰嫁接到了辣椒上,新奇,但還冇到創新的地步。順帶一提,你看過魔術表演嗎?”

“看過,事實上,我是魔術的忠實愛好者。”

“很好。趣味就是要讓你的理論乍一看,像是魔術師從帽子裡抓出了一隻兔子一樣讓人摸不著頭腦,但在明白背後的原理之後,又覺得不過如此。”

“非常感謝您的建議,教授。”

摸不著頭腦的凱恩似懂非懂,突然想起方舟曾被時代週報稱為二十七世紀最偉大的“魔術師”,是的,不是科學家,而是魔術師。

但誰都無法否認,這是比科學家更顯高明的讚美。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穿好宇航服,雨星的氧氣含量不足地球的一半。”

在方舟和凱恩到來後,十二名先遣探員整齊地坐在駕駛艙的座位上屏息以待,在跨越近五千二百光年的距離來到開普勒101星係後,航天飛船穿過稀薄的大氣層,終於降臨在寄予了全人類希望的第二顆藍星之上。

考慮到安全問題,航空飛船在一望無際的海平麵正上方十公裡的高空疾速飛行,哲文已經不顧形象地伏在艙內的合金地板上,興奮地想要透過深海找尋生命的痕跡。

方舟望著高懸天邊一大一小的兩個太陽眯了眯眼,聽到坐在左手邊的資深宇航員伯倫上校搭話:“冇有想到有朝一日我可以親眼看到雙日淩空,聽說中華自古流傳著後羿射日的神話,也許太陽係本來真的有十顆恒星,但最後隻剩下了唯一一顆。”

“也許。但即使有兩顆太陽,雨星接收到的陽光量也隻是地球的二十五分之二十二,但重力場卻是地球的四倍,意味著這裡的時間膨脹大約是地球的兩倍。”

“四倍重力場?那可是人類的極限。”

“上校,四倍重力場是普通人類的極限,但作為太空體計劃第五批實驗體中最成功的個案,您完全能在四倍重力場來去自如。”方舟抬起左手腕指給伯倫看其中一個紅色方形按鈕,“再不濟有反重力裝置,承受上限是十倍重力場,航天署自鳴得意的新設計。”

“看到陸地了朋友們!”

哲文激動的叫喊打斷了方舟和伯倫之間的來往。

很快他們就發現雨星並冇有任何裸露在海平麵之外的岩質地殼,約翰遜探員在簡訊中所提及的“赤道陸地”隻是由生長出水麵的巨型熱帶植被所覆蓋形成的島嶼。

由於各種植物為了爭奪陽光而生長出的寬大枝葉將島嶼掩蓋得密不透風,無一絲陽光能落進根部,方舟將此地稱為“黑暗雨林”。

龐大的航空器在約翰遜探員發射信號的位置降落,果然發現了停泊在此的飛行器。約翰遜探員是最早一批探尋可移民外星的三十名宇航員之一,他的運氣也是其中最好的。

經過商議,伯倫、方舟、哲文、夏洛特上校和機械狗道斯在方圓三公裡的環境內進行初步探查,凱恩和邁克負責喚醒處於冷凍狀態的約翰遜,剩下的六名探員則留在航空器內原地待命。

“此地位於整片亥伯樹林的正中間,偏差不會超過五百米。亥伯樹是黑暗雨林中最高大的樹木,同時製氧量也最高,因此亥伯樹林中的氧氣濃度最高可達地球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各位可以看到,亥伯樹的樹皮不同於地球樹種,呈滑膩的矽膠狀,主軀乾外有大量條狀的枝蔓,不是寄生種,而是亥伯樹的葉片。”

哲文放下手裡粘膩的暗綠色藤曼,將收集好的樣本裝進膠膜裡密封。

“值得一提的是,亥伯樹的果實在每個公轉期會成熟兩次,並且富含維持生命所需的淡水和營養物質。瞧,這就是顆還在細胞分裂期的果子,預計在十五到二十天之後會成熟。我大膽猜測,亥伯樹林中一定存在著其他生物,甚至可能誕生智慧生命體。”

夏洛特上校不由打趣哲文:“你就像旅遊的嚮導,還是自帶百科全書的那種。”

“夏洛特上校,您知道北京大學在七個月前請我回母校演講一次的費用嗎?”

“一萬星元?”

哲文豎起食指搖了一搖:“不,免費,因為我熱愛介紹這些生物給彆人聽,所以大多數時候我在彆人眼裡就是個行走的百度百科,但方舟可冇有我這樣高尚的情懷,他上回演講的時候收了校方八萬星元。”

方舟冷哼一聲:“那都是科研經費,財政補貼的津費根本不夠用,不論走正規流程報銷還是讓國會稽覈批準項目撥款都得等到猴年馬月,最後還不是靠自己省吃儉用甚至倒貼錢。”

哲文深有同感地附和:“冇錯,我最討厭的就是和那群道貌岸然的投資人打交道。”

“等等,好像有什麼東西從我背後穿過去了,請大家保持安靜,站在原地彆動。”

伯倫製止了哲文進一步的科普行為,慢慢握緊了手中的等離子槍,漆黑的林中隻有防護服上的射燈散著光亮,未知的一切卻隱藏在暗處不為人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