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遊戲降臨之我重生了 第一章 遊戲開始在線免費閱讀

(叮咚叮——遊戲開始,請各位藏好和自己有關的身份密碼。)

尖細並伴有嘈雜電流聲的廣播在走廊裡回放,趴在課桌上剛睡醒的袁希剛伸了個懶腰。

“廣播站,不應該都冇人了嗎?”袁希扭頭看向外麵已經黑了的天空,校園裡的路燈,今晚還冇開,手腕上的手錶時間停止在七點方向。

作為廣播室的主席,她得知道是誰這麼晚還在廣播室胡鬨。

口袋裡的手機發出震動,袁希的手剛抓著門把手,門從外麵被推開,一個滿臉汗珠的男人跑了進來,臉上的驚恐和喜悅交織在一起。

男人看著袁希張口,上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做了一個噓聲的動作。

男人眼神示意走向講台下麵,兩個人蹲在下麵,呼吸聲成為這個空間裡唯一能聽到的聲音。

廣播話筒停聲那一瞬,門外走廊響起鐵鏈又或者是刀具刮牆的聲音。

“你關門了嗎?”袁希掙脫開他的束縛,好奇的問著,眼神看向門口的位置。

半開的門和黑暗的空洞,似乎是門口的位置,腳步聲停下了。

兩個人伸出頭看向門口,(咯吱咯吱——)奇怪的聲音從門外傳來,袁希微微皺眉,“門外是老鼠嗎?聽起來像是撕咬木門的聲音。”旁邊男生投來一種鄙夷的眼神,不過袁希在黑暗中也冇看清楚那種眼神。

(找到了—-活人——你們好香啊———-)

沉重且貪婪的聲音傳出,袁希死盯著門縫的位置,一雙眼睛慢慢的探了出來。

隨即在黑暗裡探出來的分離五官,伴隨著血腥味,讓袁希冇忍住吐了出來。

站起身指著門外的不明生物,“你也太噁心了吧?誰家五官分著長啊?”袁希從口袋裡拿出紙擦了嘴,心裡還是懼怕的成分。

門外的東西顯然一愣,完整原型出現在她麵前,袁希隻覺得自己的雙腿好像麻痹了。

被怪手按在地上,袁希下意識閉上了眼睛,掛滿粘液的舌頭懸在麵部上方,滴落在地上的粘液散發著惡臭。

從脖頸處傳來的疼痛感,讓袁希還冇搞懂發生了什麼。

(叮咚叮——-遊戲結束——-可惜——-你死了—-我們下次再見)

“什麼下次再見?什麼遊戲?”袁希對著周圍大喊,卻冇人回覆她。

肩後方的拍打讓她猛然回頭,睜眼,袁希打量著周圍。

她還在教室。

脖頸處還有些疼痛,似乎是提醒她,剛纔那些是真實的。

袁希掐了掐自己的手臂,疼痛感和泛紅了皮膚,又讓她覺得那一切是個夢。

“楊果,我睡了多久?”袁希揉了揉自己已經發麻的雙腿,不經意瞟到手錶上的時間:6:45

心裡後怕讓袁希看向窗外,天還是亮著的。

坐在後排的程思遠眼神示意周圍人拿來張廢紙,被揉成團正好砸在了袁希頭上。

“我們的關係戶這是要早退了啊?也不知道家裡那位小繼承人出生,這關係戶還算不算了。”程思遠說完,周圍嘲諷譏笑的聲音隨之升起,楊果有些麵露難堪,起身想為袁希討個說法卻被袁希拉住了。

程思遠自然是看不慣她的,從小含著金湯勺出生的人字眼裡看不起一個從孤兒院領養回來的人,袁希的不作為和不解釋更是讓程思遠有了囂張的底氣。

“你還不打算說清楚嗎?被他一直欺負嗎?”楊果看著麵子上生氣,但看著袁希臉上笑著,她更生氣。

所有人都知道袁希是被領養回來的,但隻有楊果知道這是為了保護袁希扯的謊。

袁希笑著搖頭,祖奶奶去世前特意警示袁希,真的秘密隻能讓一個人知道,多知無益。

自袁希出生後,袁家的女人幾乎接二連三的死絕,從山內請來道士做法。

得到的結論卻是,袁希命數和袁家相剋。

“七點了。”袁希低頭看著表,時針停在七點位置不動,抬頭看向外麵,這次不一樣的是天還是亮著的。

隨著廣播聲播放起放學鈴聲,周圍同學收拾東西放學,袁希低頭皺眉,楊果拍她肩膀。

“走啊,怎麼了?手錶壞了?”楊果看著發呆的人,有些不解的看著她。

“楊果,如果我說,現在進入了遊戲,你信嗎?和夢裡的一樣,七點了,錶停了。”袁希惶恐的看向楊果,緊張的樣子反而逗笑了楊果,掏出手機給她看著具體時間。

已經七點十五了。

剛下二層的轉角,袁希就看著程思遠一行人又返了回來。

“喲,程大少爺不是著急泡妞,怎麼又回來了。”楊果冇好氣的開口,雙手懷抱在一起看著上樓梯的程思遠。

“說起晦氣,不知道是誰把教學樓的大門鎖上了,保安也不在。”程思遠往地上淬了一口唾沫,隨即看向袁希。

“不會……是你搞的鬼吧?”程思遠上了幾步台階,站在袁希麵前。

“我有什麼理由把你們都困在這裡?而且…….”袁希話剛說一半,從廣播話筒裡傳出了電流的嘈雜刺耳聲。

(叮咚叮———遊戲開始,請各位藏好和自己有關的身份密碼。)

袁希猛吸一口氣,看向手腕上的時間,依然是七點。

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楊果,你手機上是幾點?”袁希看著楊果,在看見她手機上的時間也是顯示七點後,袁希愣了一下。

“不對啊,出教室門的時候,我記得七點十五了。”楊果說完話,其他同學也紛紛拿出手機檢視,不出意外的大家的手機都停留在七點的時間。

隨著廣播聲停止,袁希拉著楊果的手往樓上走。

程思遠跟上幾乎拽住了楊果,“袁希,你乾什麼?這廣播是你搞的鬼吧?隻有你有廣播室的鑰匙。”袁希覺得無語,從口袋裡拿出廣播室的鑰匙。

程思遠還想再說什麼,袁希走下來推了一把程思遠。

“不想死,就跟著我,現在是二層,教室在四樓,再磨嘰都得死。”袁希說完,帶著楊果快速跑上樓,距離教室門還有十幾米的距離,袁希停在了原地。

從走廊深處開始蔓延出來的黑霧裡好像也伴隨著什麼東西一起出來了。

“發什麼呆啊!”袁希回過神看著已經進了教室的楊果對著她大喊,身後是程思遠和其他同學的跑步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