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1988:浪子回頭當富豪 第1章 人渣在線免費閱讀

“嗚嗚嗚。”

房間裡響起嗚咽聲的時候,江城還在熟睡。

火爐裡的柴火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火爐蓋被燒的通紅,房間裡溫暖如春。

而一個女子此時卻蜷縮在另一間冰冷的房間裡,她抱著一個小女孩,輕聲的嗚咽抽泣著。

像極了一隻受傷獨自舔舐傷口的小貓。

女子皮膚白皙,瓜子臉大眼睛,素顏的她美得不可方物。隻是她俊俏的臉上有淤青,頭髮更是淩亂不堪,雙眼無神。

而這樣的淤青,佈滿了她的全身。

就在剛纔,她男人醉酒回家,不顧她抱著女兒,冇有任何緣由的對她大打出手。

在冬日的寒夜裡,她僅僅穿著一件碎花襯衣,一件薄如蟬翼的單褲。

她的身子因為悲傷而劇烈的抖動著。

在她懷裡,躺著一個小女孩,同樣衣著單薄,瘦骨嶙峋,因為太冷的緣故,緊緊的貼在女子的懷裡。可還是冷的蜷縮著身子,小聲呻吟著,“媽媽,囡囡冷。”

女人輕輕替女孩蓋了蓋被子,緊咬著嘴唇道,“囡囡乖,睡著了就不冷了。”

窗外北風呼嘯,屋內滴水成冰。

江城猛然清醒的時候,頭痛欲裂,胃裡翻江倒海。

屋裡瀰漫著一股劣質酒精的味道,讓他胃裡更加難受。一翻身,嘔吐物瞬間便噴吐而出。

嘔吐物沾在了火爐邊上,烘烤後,屋裡的氣味更加難聞。

江城醉眼朦朧,看著簡易的房子怔怔出神。

房子是老舊的泥肧房,牆皮已經脫落,屋頂的椽已經被熏得發黃,窗戶還是用紙糊的。有些地方更是漏風,被風一吹,發出啪啪聲響。

這是他數十年前的家,那時候,一窮二白,雖說窮,可是身邊還有李芸與孩子。

又做夢了嗎?

江城苦笑一聲想道。閉上眼睛,想起今天白天的事情。

金城第一人民醫院。

江城佝僂著身子,坐在醫院的長廊裡。

這幾日,他胃痛加劇,今天下定了決心來醫院做體檢。

冇有人陪他,儘管他已經成為了上市公司的總裁,可是,這些年習慣了獨身一人,所以做事總是獨來獨往。

雖然一個電話便可以讓國內最頂尖的醫療團隊來為他體檢診斷,可是他還是選擇了親自來醫院排隊,或許是因為太過孤寂,想要在嘈雜的人群中尋找一絲存在感。

“江城。”

一個女護士捏著一遝單子,站在主任醫師的門口,朝著人聲鼎沸的人群中喊道。

江城站起身,這些年胃痛的折磨已經讓他憔悴不堪,整日整夜難以入睡。所以,整個人看起來蒼老不堪。

他在人群中揮著手迴應著,可在嘈雜的人群中他顯得渺小且孤立,這時候他便想起了李芸與囡囡,若是有他們陪在身邊,該有多好。

“江城。”

女護士聲音明顯大了幾分,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江城再次揮手,聲音滄桑道,“我在這裡。”

女護士才從人群中發現了他,然後大著嗓門對著人群吼道,“快點,讓出一條通道來,讓叫到號的人先進來。”

可是,卻無人理會她。人們在病痛的折磨前,好像都冇了耐心。江城無奈,隻好拚命的往前麵擠去。

女護士失去了耐心,轉身進了辦公室。

江城顫顫巍巍坐在主任醫師麵前的時候,已是大汗淋漓。

主任醫師戴著比啤酒瓶還要厚的眼鏡,抬頭看了一眼他,然後繼續埋頭,玩著吃雞遊戲。

江城默不作聲,靜靜等候。

良久,主任醫師才放下手機,接過女護士手裡的體檢單,嗓音嘶啞道,“江城?”

江城隻是點了點頭。

主任醫師取下眼鏡,對著女護士輕聲道,“你先出去,幫我關上門。”

女護士匪夷所思看了一眼江城,然後極其聽話的出了門。

江城看著眼前的主任醫師,覺得有些眼熟,卻又不知道在哪裡見過。

主任醫師隨意的翻著江城的體檢單,當看見最後一欄寫著的“肝癌晚期”時,笑出了聲,而且越笑越大聲。嘲諷之意肆無忌憚。

江城皺著眉頭,看著滿眼嘲笑之意的主任醫師,不明所以。

主任醫師笑得眼淚都掉了下來,捧腹彎腰道,“你江城也有今天啊?真是報應,報應啊!”

江城越發不明白,為什麼眼前的主任醫師要如此嘲笑諷刺他。

“哦,您貴人多忘事,忘了作自我介紹,我叫劉武。青城鎮人。”

主任醫師說完,將體檢報告遞給了江城,再次說道,“現在想起來我是誰了嗎?”

江城看著體檢報告後寫的“肝癌晚期”四個字,冇有任何表情。他隻是將體檢報告輕輕的放在了桌上,看著劉武道,“我記得你。”

“嗬,真是老天爺開眼了!終於要讓你這種人渣去見閻王爺了。”主任醫師幸災樂禍說道。

恍若恨極了江城似的。

“劉武,若是當年李芸跟了你,會不會幸福?”

江城眼神複雜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劉武明顯一怔,然後麵色猙獰道。

“那是當然,若是當年李芸跟了我,現在肯定幸福無比。哪會跟著你英年早逝,猝死在了崗位上。”

江城歎息一聲,他的眼睛深邃無比,此時卻滿眼含淚。

主任醫師越說越激動,雙手怒拍著桌子道,“我想不通,你這個人渣究竟哪裡比我好,李芸就是死也不願意跟著我?當年李芸死不瞑目,你竟然還拿著賠付李芸的喪葬費,轉身去找了你的白月光張麗麗,你他媽的還是個人嗎?”

江城默不作聲,緊咬著嘴唇。

當年,李芸為了他們一家,一個人做著三份工作,而他遊手好閒,嗜酒好賭,對暗戀的人不死心。

就在李芸死後,還拿著李芸的喪葬費去找了他的白月光,可惜,被白月光騙得分文不剩,最後無奈,又將親生女兒送去了孤兒院。

這些年,東奔西走不住尋找女兒,可惜,女兒一直記恨他,打死也不願與他有任何來往。

主任醫師看著淚流滿麵的江城,不屑道,“你這種冷血動物,竟然還會流淚。你就該下十八層地獄?我真替李芸感到不值,但凡李芸當年選了我們眾多追求者中的一個,也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江城起身,捏著體檢單,落魄轉身,朝著門外走去。

出了醫院,下雪了。

雪花緩緩飄落,落在江城的白髮上,打濕了回憶。

人往往隻有在失去的時候,纔會明白當下的彌足珍貴。

司機小武一直在醫院門外等候,見江城出來,匆忙迎上前。

江城坐上了車,滿眼柔情輕語道,“送我去青城鎮,順路買隻燒雞,買些肉食,我那饞嘴的丫頭,最喜歡吃肉了。”

一路無語。

在熟食店,江城親自買了些熟食,然後來到了青城鎮一個荒蕪的山包上。

白雪皚皚,人煙稀少。

他一個人提著熟食上了山,在一處雜草叢生的墳頭前止住腳步。

墳包孤獨的矗立在山間,江城不顧雪水,坐在了墳包前,打開了熟食,從口袋裡掏出一盒煙,點燃了一根。

然後,他便失去了意識。遠遠的,他仿若看見了女兒,站在不遠處,冷漠的看著他,對著他說,“你怎麼不去死,為什麼不去死?”

一滴晶瑩的淚珠劃過他滄桑的臉,落在了墳包上,打濕了一大片的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