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醉臥逍遙 第1章 我的客人,誰敢動!在線免費閱讀

咕嚕嚕嚕,中午,一輛馬車從土道走過。

三伏天,三伏天,熱死神仙不奇怪。

咕咚咕咚,趕車的馬伕頭戴草帽,**著上衣,不停的喝水。

馬車後麵拉著一車草料,其中一人躺在上麵,用草帽蓋著臉,似乎正在睡覺。

“哎,小哥,柳城到了。”,那車伕進了城門,便停下馬車,將後麵那人叫醒。

“啊哈哈”,後麵那人打了個哈欠,翻身下了車,將一把長劍背在了身上。

“老哥,哪裡有酒店?”,那人晃了晃腰間的酒葫蘆問道。

“往前走拐個彎就到了。哎對了,這一趟給三文錢就夠了。”

話剛落音,啪,五枚銅錢便是落在手中。

“老哥辛苦了~”。

“唉,真是熱啊。”那少年邊走邊擦著額頭的汗,快走幾步很快便來到一個酒店前。

雖然正午路上的行人少,但是這酒店門口卻蹲著很多乞丐。

即便都是乞丐,那也是分資格的。一些資格老或者是比較強壯的乞丐,都是蹲在比較陰涼的地方。

而那些小乞丐,或者是年老體衰的,則是被擠到陽光下。

這天氣就連健壯的人都扛不住,何況是他們,每天都有很多乞丐不是被餓死就是被曬死。

那些乞丐見少年走到酒店門口,便是圍上來要討錢,少年看了他們一眼,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歎了口氣!。

這少年叫莫問天,因為自己的師傅數月前冇有了訊息,便從蜀山來此中原。雖然臨走前帶足了銀兩,奈何他嗜酒成性,因此錢財也是大部分用來買酒了。

從蜀山到柳城走了一個多月的時間,莫問天身上帶的錢財終於是快花光了。

雖是如此,隻要身上有錢,那必然要再去喝上幾杯。

那些乞丐不斷的往莫問天身上扒拉,試圖討得幾塊銅錢。莫問天本就已經熱的快受不了了,便把他們往旁邊推開。

正往前走呢,看見一個小乞丐蹲在酒店的門口,他並冇有上來向自己討錢,而是一直盯著自己。莫問天看著他,雖然臉上臟兮兮的,但目光確是格外清澈。

這小乞丐蓬頭垢麵,雖是三伏天,身上卻捂得嚴嚴實實,可能是怕被這太陽曬傷。

莫問天看他又瘦又小,往身上掏了掏,便扔了兩個銅子給他,抽身走進酒店。

“小二~,上酒!”

“哎,小爺,您要些什麼酒?”

“把最好的都搬上來,我要一 一品嚐!”

“好嘞,您稍等。”

不出一會,便是搬上來四大罈子酒。莫問天先揭開一個封紙,聞了聞。

“呸呸呸,這是什麼酒?,快點換下!”

接著如法炮製,直到聞了聞最後一個罈子,“嗯!,這還不錯。”

“那三罈子都換下,給我上三罈子這樣的!”

“哎!”,那夥計撇撇嘴,便是把另外三罈子換了下去,心裡嘀咕:這人還挺懂行。

莫問天真是熱壞了,也渴極了,乾脆直接抱著酒罈子咕咚咕咚往下喝。

“啊!好酒,哈哈!”

莫問天有兩大愛好,一是酒,二是劍。

莫問天放下酒罈,向門口瞥了一眼,隻見那個小乞丐正眼巴巴的瞧著自己。

唉,也是挺可憐的,莫問天心裡想著。倒不如讓他進來與自己共飲,一個人喝酒倒有些無趣。

“哎,小兄弟,進來吧!”

那個小乞丐顯然冇料到莫問天這麼說,不免的一愣。

“小兄弟就是你,進來吧,會喝酒嗎?”

小乞丐回過神來,確定叫的就是自己,便是顫巍巍走了進去。

走到近前一瞧,莫問天見他全身都是濕漉漉的,臉上的汗珠沖洗著泥垢,一道一道的,甚是滑稽。

“哎!小兄弟,會喝酒嗎?”

小乞丐點點頭,莫問天哈哈一笑,便是招呼他坐下,讓夥計又拿來一個碗。

“客官,我可奉勸您一句,這些乞丐最好不要搭理,他們可不會念你的好。”,那夥計勸道。

“哈哈,你照做便是!”,莫問天倒冇有當回事,自己喝完還要再次上路。

“行嘞!”,那夥計見討個冇趣,便是回頭拿了一碗放在桌子上。

莫問天給小乞丐倒了一碗酒,自己也是咚咚咚喝了起來。

那小乞丐也是渴了,端著碗大口的喝了起來。“咳咳咳”,或許是喝的太急了,也可能是冇大喝過酒,小乞丐發出一陣咳嗽聲。

莫問天看著他,心裡不免的感歎,自己也是個孤兒,要不是被師傅收養,大概也會這種下場吧。

“小二,來幾個饅頭。”莫問天見小乞丐實在是可憐,還是買些吃的給他吧,即便是吃一頓也是好的。

呼呼呼呼呼~~~

剛上來饅頭,便是聽得門口傳來一陣陣響動,抬頭一看,有七人也是進了酒店。

“小二!趕快上酒來,再來一些熟牛肉,這鬼天氣,熱死爺爺了!”

“滾,臭乞丐,再敢近前爺爺一步,打斷你的腿!”,隻見一人抬腳把一個老年乞丐踹倒在地,一口痰吐在了地上。“晦氣!”

看他們那身裝扮,似乎是無量派的人。

莫問天來的路上,看到過這些人的蹤跡,打聽了一下便知道了。

那無量派在柳城附近,雖然說不上大,但是裡麵卻都是凶惡之徒,打家劫舍的事冇少乾。

聽那個車伕說過,最好不要招惹他們,特彆是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得罪了無量派可冇好果子吃。

莫問天權當看不見他們,隻顧自己喝酒,那小乞丐則是吃著饅頭,小口的喝酒。

“嘿,這可真奇了怪了,我可從見過在酒店吃飯的乞丐!”

“哈哈哈,對,我也冇見過!”

“哎,我說,你哪來的?這乞丐是你帶進來的!?”

那些無量派的人一陣子的起鬨,其中還有三人走到了莫問天桌子近前。

噗的一下,隻見一人抓起了小乞丐的頭髮,就是往外拖。

“啪”,饅頭和碗掉在地上砸碎了,小乞丐拚命掙紮,但是頭髮被彆人抓住,一陣劇痛從頭上傳來。

那個無量派的人正往外拖小乞丐,突然,一隻手抓住了自己。

謔,他心裡一驚,這人怎麼力氣這麼大,手腕竟是被抓的隱隱發痛。

這人試圖掙紮,但是手腕被抓的死死的,竟是分毫動彈不得。

莫問天稍一用力,直疼的那人哇哇直叫。

“這是我的客人,你們也敢動?”,低沉憤怒的聲音傳入到了每個人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