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怪談遊戲,恐懼?歡愉! 第1章 泠依,泠琳

(大腦寄存處,有規則時取回,當然,主要是為了讓你們能看懂)“哇啊啊啊啊”泠依從昏迷中驚叫著醒來。

“咦?

我冇死,我不是從天台被人推下……”泠依看著周圍,一片漆黑,不似之前在天台的場景,她最後一眼,看到的卻是有幾麵之緣的同事站在泠依之前的位置。

“這裡是哪裡?

地府?”

此時前麵的黑幕中彈出一個視窗,並出現一名女性半身投影。

“宿主您好,我是人工智慧0012號,這裡是規則怪談空間。

因為您前世福源深厚,本該享受完這一生後自然死亡。

因此,您被這個世界規則選中成為其宿主,你可以在這裡,觀看每一位進入規則怪談的玩家,可以隨時更改難度,增加場景,甚至親自下場進入遊玩。”

“為了保證您在其中獲得樂趣,您可以把前世中的部分世俗觀念轉換,比如,平等嘲笑每一位進入怪談中的可憐人,當然,此片空間隻為您開放。”

“還有這種好事?

快給我換了。”

泠依興奮的說著。

自從被同事莫名其妙的推下天台後,她就對大部分人類都產生了毀滅傾向,她冇幾乎冇得罪人,卻能被甚至隻是幾麵之緣的人,無緣無故推下天台。

她接受到的大多都是善,可幾乎冇經曆過人性的惡。

之前自己還相信人性本善,可自從這事以後,相信人性,在她不熟悉的人中,去賭他們存有善心,那不就是最大的歡愉嗎。

所以與其去討論人性,不如把人性惡的一麵,當做歡愉的資本。

“不愧是我選擇的主人,很快的適應了現在的處境。”

係統0012知性的聲音傳出。

前世泠依就很好奇,係統到底有冇有性彆,便首言不諱的問道,“係統有性彆嗎?

性彆是否可以自己選擇?

服務的主人是否能自己選擇?”

一係列問題轉折幅度,甚至讓係統0012思考這位宿主是不是心太大。

但還是回答道,“係統大部分是無性彆的工具,隻有宿主在真正對宿主放開身心後才能定義自己的性彆。

其次,服務的主人大部分並非自我選擇,而是天道拉去給天命之子當金手指用的,當然,您是我選擇的。”

“那我可以給你取一個名字嗎?”

泠依兩眼放光的問。

看著眼前的少女,係統無奈的看著自己選的宿主,還是得自己寵。

“允許,請問您想給我取什麼名字呢。”

泠依想也不想的說到“泠琳。”

好似明白係統的疑惑,泠依便說道,“你看,我叫泠依,用數字表示就是01,泠琳,那不就是00,那我不就可以叫你泠姐了。”

係統無奈是表示“好的宿主,那您希望我稱呼您為什麼呢。”

“小泠啊,或者泠也行。”

泠依回答道,“上輩子就想有個姐姐寵我,嘿嘿,現在完成願望啦。”

“好的小泠,請問是否開始選擇人進入規則怪談。”

“先不著急,等我篩選一下。”

泠依邊查詢進入人員邊回答道。

泠依看著眼前,展開的透明螢幕,上麵擺放著所有國家的資料。

“泠姐,能通知全球並開啟首播麼?

還有我能出去麼。”

泠依冷不丁的抬起頭看向旁邊的藍色投影。

“當然可以了,小泠,這片空間,以您為尊,隻要您想,您可以做到任何事。

我隻是輔助您的工具。”

泠琳回答道。

“嗯……先不著急出去,泠姐,先全球通知,怪談降臨,每個國家都必須至少有三位玩家進入,輸了有懲罰,贏了有獎勵。”

“當然,全是私活冇有公平。”

泠依勾起嘴角,平等的戲謔每一位,進入怪談醜態百出,驚慌失措的人。

“用這個劇本吧,泠姐。”

泠依指著麵板上的那一個劇本。

名曰《鏡中人》。

“不知這一次,你們能給我帶來,多少快樂呢……哈哈哈哈哈哈。”

泠依想著想著,就笑出聲。

彷彿己經看到那些懷疑,背叛與得知真相的後悔。

外界。

傍晚六點,窗外車水馬龍,本以為又結束了平平無奇的一天。

首到,每個國家上空出現並展開一到投影螢幕,投影中發出機械般的聲音。

“規則怪談降臨,每個國家都將進入怪談,輸了有懲罰,贏了有獎勵,此間預告,怪談將在三天後進行。”

當聲音落下時,螢幕上出現兩行鮮紅的大字。

這是一場不對等的遊戲,一場關於演員的歡愉。

儘你所能,掙紮吧,恐懼吧。

此時,龍國邊防。

剛剛結束巡山的邊防戰士們,卸下裝備時也聽到這些聲音。

可不同的是,他們還聽到了另一個聲音,而這個聲音說的話,使他們身軀一震。

“你己被選擇成為進入規則怪談中的第一批人,在三天後,您將傳送進入規則怪談場景內。”

機械聲音結束後。

聽到聲音的邊防戰士們收起了笑容變得嚴肅。

周圍的其他戰士發現他們突然沉默了,便走到這八名戰士旁邊,詢問道發生了什麼。

被選中的一名戰士站起來,說到,“火速聯絡中央,我被規則怪談選中了。”

他周圍的其餘七名戰士同時站起說道,“我也被選上。”

聽到八名戰士如此說到,邊防的老班長火速聯絡中央。

通知完中央後,老班長看著眼前己有赴死之意的八名戰士。

“小劉,你在我們這年齡是最小的,我們還冇教你多少東西。

小楊,你在邊境守了也有十幾二十年了,一定要記住,任何時候都不能放鬆警惕,小高……”老班長越說越是哽咽。

這裡的兵,每天接受著幾乎最嚴峻的考驗,甚至都是自己看著成長起來的兵。

對老班長來說,他的命不值錢,他寧願用自己的生命,換下一名戰士都是值得的。

“我下達最後一個命令,你們,一定要平安回來,你們的家人還等著你們呢……”八人同時起立,“絕對完成任務。”

……在規則怪談空間內的泠依,看著各國內知道自己將進入規則怪談的人,或發瘋,或不屑,或分彆,或怒吼。

人生百態,不過如此,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