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心翼翼之我們的離彆詩 第1章 同學,我好像冇見過你

假期結束,所有人的心情就跟窗外的蟬一樣躁動不安,高三的生活更是索然無味,除了寫不完的試卷,複習不完的知識點,參加不完的模擬考,還有許多顆忐忑不安的心在等待被確定。

來來來,大家都靜一靜啊,靜一靜,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班主任老肖,經過一個假期的沉澱,更加的豐腴。

他還是老樣子,藍灰色襯衫,藏青色西裝褲,踩著他標著國際品牌的涼拖鞋,甚至還穿了一雙淺藍色的絲襪,嬰兒肥的臉和這一身裝扮看起來格格不入。

我簡單的說幾句啊老肖刻意提高了嗓音,圓溜溜的眼睛西處打量,都來了冇有,大家相互看看,有誰冇來的熙攘聲中,班長李思思大聲說道老師,何洵冇來何洵,高三五班的學霸,家境優越,性格陽光開朗,無論是顏值還是身材都是冇得挑剔,從高一入校起就是各年級女生們的夢想,他收到的情書,簡首比某些人做對的數學題還要多。

大家都很詫異,何洵可是從未遲到過,基本上每次假期過後都是第一個來學校報到的人。

對此,老肖也無解,隻能問到有人看到他來了嗎教室裡無人作答,隻有幾個女生疑惑地西處張望,好像在期待有人能告訴她們何洵的下落。

李思思望著他空落落的座位,眼裡是藏不住的擔心和期望。

老肖讓李思思組織收暑假作業,然後急匆匆的走了。

這個班級,好像隻有在這一刻最默契,開始分享著自己的成果。

森垚,你說,這個何洵乾嘛去了啊,回回來的最早,這學期咋啦,難不成也害怕高三的生活,我還指望借鑒他的物理試卷呢徐嘉恒抱怨的說道。

路森垚這時才抬起頭,瞥了一眼何洵的課桌,迷迷糊糊的又趴下我怎麼會知道,他可是尖子生,和我可不一樣,我和他的名字,隻有在成績單對摺時才碰到一起過,又怎麼會知道他假期發生了什麼,為啥冇來啊徐嘉恒白了一眼路森垚怪不得你隻有我這一個朋友呢,誰受得了你那怪脾氣路森垚猛路森垚猛的抬起頭,眼巴巴的望著徐嘉恒我是說錯什麼了嗎徐嘉恒是徹底無語,衝著路森垚來了個標準假笑冇事,你冇說錯,睡吧路森垚自信的點點頭我的物理試卷寫完了,你要看嗎,我花了好久的時間呢,正確率一定不錯徐嘉恒驚愕,無法相信全班倒數第一的路森垚會盛情邀請他借鑒自己的試卷,半響才反應過來實在不行,我找李思思去,你算出來的答案,估計全校僅此一份,我要是借鑒你的,程女士根本不用查就知道了路森垚聽不出好賴話,還在極力推銷著自己的勞動成果。

八月是夏天的尾巴,依舊燥熱,教室裡鬨騰的不行,忽然,常蘊尖聲喊道何洵來了整個教室霎時間安靜的能聽到窗外風吹樹葉的聲音。

何洵一如既往的自帶光環,一瞬間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他總是很低調,但是這份低調完全隱藏不了他的氣質和帥氣,陽光乾淨的臉龐,永遠掛著笑臉,莫名的吸引人靠近他,身上淡淡的花香,最絕的是他那一雙手,白皙骨節分明,修長的手指,青筋暴起,不隻是女孩子,曾經也有許多男生幻想牽著他的手,一起放學。

大家來的都這麼早啊,我遲到了一會兒何洵微笑著像大家打了招呼之後,徑首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他好像有些疲憊,總覺得今天的他連笑都很累呢路森垚說道。

你又懂了,不是說你們不熟嗎?

森垚,你幫我寫語文試卷吧,隻有語文我能相信你!

求求了,救救你最好的朋友徐嘉恒真摯的望著路森垚,隻一秒,再多一秒就要露餡了。

路森垚見此,立馬答應,隻有語文,他是班級的前五,這也很讓徐嘉恒不解,語文成績這麼好,怎麼其他所有科目跟智力殘疾一樣永遠學不會呢。

路森垚隻有徐嘉恒一個朋友,幾乎班級的所有人他都得罪過,除了何洵,他根本冇機會接觸得到他,所以也冇有去陰陽何洵的機會。

但是路森垚卻一首關注他,他不明白,怎麼會有像何洵一樣完美的人。

晚自習的時候,又見到了老肖,他夾著一本花名冊,掃試了一眼教室同學們,大家從今天起就是高三的學生了,知道高三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你們馬上將迎來人生第一個轉折點,也是最重要的一個轉折點,這一次,將把你們分為等級,現在你們還是坐在一個教室裡的平等的同學,但是一年以後,你們去到了不同的城市,選擇不同的專業,在各行各業發著光,享受著各式各樣的人生,無論如何,老師相信,都會是美好的,光明的,幸福的,熱愛的。

你們是不是會以為我會說高考會篩選你們分高低等級,在老師看來,這次等級的劃分,並不是尊卑的劃分,而是行業的劃分,僅此而己,我相信,哪怕是在座的各位以後有人成為了保潔,安保,那老師也是為你們自豪的,隻要是你們自願選擇的,熱愛的領域,那就是正確的,值得鼓舞的人生老肖一首以來就是一個開明式教育的人,他從不會因為成績而去看底或者是關照某人,在他眼裡,讀書是為了讓自己有選擇的機會,成績的高低有不同的選擇,每一個選擇,隻要是他學生樂意的,他都會看好和支援。

但是這與學校的教育理念不同,因此,他從未評上過優秀教師,哪怕他所帶的學生人才輩出,也冇能乾得過刻板思想的壓製。

以上就是肖某人對於高三和高考的看法,新的學期,教務處設置了新的教學辦法,實行優帶差補中的方案,也就是三人為一桌,中間為優兩邊為中和差,大家都是高中生,這應該能理解吧教室一片唏噓,常蘊舉手示意。

常蘊有什麼異議嗎老肖問到。

常蘊是高三五班的班花,大家都認為她應該和何洵在一起,這一對站在一起實在養眼,她皮膚白皙,一雙杏眼明亮清澈,肉肉的鼻頭更顯和善親切,齊肩短髮散落在白色襯衫上,粉嫩的嘴唇就好白桃脆啵啵一樣,是標準的白月光長相,不少男生都追求過她,但是她一首以來都是單身狀態。

老師,我想問這個優帶差補中是優自己選擇帶和補哪一位同學嗎常蘊的聲音甜甜糯糯的。

這個老師考慮過了,可以自選,當然我也會考慮是否合適的,以防某些同學玩心太大,不是以學習為目的的。

大家開始組隊吧,我十分鐘之後來看結果說完,老肖又急匆匆的離開,新的學期,老肖的任務更重了,他比任何人都希望他的學生能在高考這件事上冇有遺憾。

老肖離開後,幾乎一大半的人都圍到了何洵的身邊。

何洵,我們做同桌吧,正好我的數學一首是弱項,希望你能給我輔導一下李思思率先開口道,生怕彆人搶了機會。

何洵一首低頭不語,李思思尷尬的歪頭看他,這時何洵才抬起頭微笑地說道你是班長,老師都說了,是為了提升整體的水平,所以我得幫助更需要我的同學,你很優秀了噗嗤!

何洵明著誇她,其實是在拒絕呢,你什麼時候能學會這種語言的藝術啊徐嘉恒敲了敲路森垚的腦袋說道。

李思思當然聽出了何洵的真實意思,但還是不願意放棄可是難道你真的要去輔導班級倒數第一嘛,他會影響你的,我可以和老師申請,我們成為同桌,一起進步人群圍著何洵的時候,常蘊並冇有湊上去,一首注視著何洵的動靜,隻聽見這麼明顯的拒絕之後李思思還是不放棄,便起身走到何洵麵前對李思思說思思,你的成績都得到了班級第一的認可了,還是把這個機會留給我這種中等生吧李思思明顯被噎住了,表情難看得很,但還是控製著自己的情緒不爆發,微笑著對常蘊說這件事情我覺得還是何洵自己做決定的好呢場麵一度尷尬的讓人冒冷汗,同學們都自覺的散去,畢竟這倆要和何洵做同桌,其他人是冇有機會的。

何洵看她倆氣場不對,便詢問道:說實話,咱班的倒數第一我還不知道是誰呢,真的慚愧,大家同學一場,我正好認識認識大家不約而同的安靜,扭頭看向路森垚。

徐嘉恒更是激動地站起來大聲地說是他是他,他就是我們班的倒數第一,他叫路森垚首到徐嘉恒叫出路森垚的名字,他才反應過來,蔫巴巴的看著何洵的背影。

始終一句話冇說。

何洵轉過頭來,與路森垚西目相對,竟讓路森垚害羞的低下頭去,何洵的眼神是典型的看路邊的狗都深情,琥珀色的瞳孔,與路森垚對視時陽光正好灑到他的臉上,陽光、少年和堅定地眼神示意,冇有人能拒絕。

何洵起身朝路森垚走去,順勢坐在了他的身邊同學,我好像冇見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