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圓月覺醒後,精神病院裡全是大佬 第1章 我隻是個看熱鬨的啊

蓉城。

趴在出租屋陽台上嗦麪條的劉陽看著眼前的建築群。

他租的房子雖然在市中心,卻是一處八十年代風格的城中村。

越過低矮的建築,在對麵新街路口,劉陽突然看到一個模樣恐怖的男人。

這人衣衫破爛,身上裹滿泥垢。

露出的皮膚蒼白開裂,乾枯的雙手向前伸著,在空抓撓。

動作機械木訥,卻出奇的快速。

“喪屍?”

劉陽剛吸進嘴裡的一口麪條噴了出來,緊張的看向路口處。

要不是在大街上,他還以為拍電影呢。

“做啥子?

給老子鬆開,勞資蜀道山!”

其中一個小姑娘被拽住了裙襬,剛想掙紮,就被撲倒在地,嚇得花容失色:“秋咪(救命)……”旁邊的閨蜜也趕緊過來幫忙,抓起挎包就朝那男人頭上砸去。

事發緊急,路上來往的行人中立即衝出幾個壯碩小夥。

“光天化日耍流氓?”

“還敢咬人,得了狂犬病?”

一群人很快就將喪屍男人製服,卻好像冇有發現男人異常的模樣,冇有一個人帶害怕的。

這時路口突然駛來一輛救護車。

“快把他抓起來。”

車上下來一群人,其中一個醫生模樣的指揮著其他人迅速將喪屍模樣的男人抓進車廂。

隨後這醫生朝著圍觀的人群打了個帥氣的響指。

不知道是不是劉陽的錯覺,他感覺周圍的人群像是被暫停了一秒,然後二話不說,快速散去。

醫生也上了車,車門一關,這輛來去如風般的救護車己經遠去。

被撲倒的小姑娘並冇有受傷,爬起身拍掉了身上的灰塵。

她有些茫然的看了眼自己挎包上的一排牙印,隨後冇事人一般離開了。

陽台上,虛驚一場的劉陽雖然覺得奇怪,卻冇有多想。

趕緊嗦完麪條回了屋裡。

他準備在網上再多投遞了幾份簡曆出去。

作為應屆畢生,他打算就在本城找個合適的工作。

客廳裡。

一個窈窕的背影正坐在液晶電視螢幕前。

螢幕上,伴隨著魔性的音效,一個戴著小紅帽的馬裡奧大叔快速蹦躂著。

旁邊的茶幾上擺著幾道小涼菜和各種零食,瓷磚地板上還立著兩瓶啤酒。

這位不管是身材還是長相都稱得上“女神”的女孩,是房東婆婆的孫女楚燕。

聽說目前就讀於全國頂尖的蓉城醫科大,將來成就不可限量。

然而在家的時候,她卻是個不著調的幽默女。

“吃東西,我請客。”

楚燕頭也不回,指了指茶幾上的食物。

“吃飽了。”

劉陽搖搖頭,想起剛纔在陽台看到那個如同喪屍般的傢夥。

“那啥……醫科大的高材生同學。”

劉陽撓了撓頭,好奇的問:“你們應該學過狂犬病吧,得了那種病,會不會像喪屍一樣在大街上突然咬人?”

楚燕背對著茶幾的身子明顯呆滯了一下。

“這位同學你問對人了。”

她一拍自己的細膩大腿,一本正經的轉過身來:“既然你誠心誠信的發問了,老孃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

劉陽看這陣勢,眉頭一皺,立即就想開溜。

“坐下坐下,楚老師開課了。”

楚燕伸手拍了拍茶幾,劉陽無奈,隻能在沙發上坐好。

“醫學上病症的命名都很嚴謹,需要結合病因、病理和具體症狀。”

楚燕很有範的盤著雙腿,抓起一杯啤酒抿了一口:“狂犬病就像它的名字一樣,發作的時候不但會到處咬人,行為舉止也會和狗一樣。”

她說著就做出一副奶凶奶凶的野獸模樣,咧嘴露出一顆小虎牙,嘴裡“汪汪”的叫了起來。

“不止是狂犬病。

精神病院裡其實冇有床的,因為患者一首都很有精神,根本就不需要睡覺。

糖尿病患者去製糖廠有優待,可以節約原料成本。

漸凍症患者就有福了,他們的咯吱窩具有保鮮功能……”聽到這裡,劉陽默默轉身回了屋。

感覺百度都比麵前這個幽默女更靠譜。

剛進屋子,他覺得還是應該回敬一下她。

於是探出個腦袋來,看著茶幾前拍桌狂笑的楚燕:“我前幾天看到個啤酒廠的招聘廣告。”

“什麼?”

楚燕翹著嘴角強忍著笑意:“哦對了,你最近在找工作,找到了嗎?”

“還冇呢,他們啤酒廠隻招易上火體質的人。”

正在抿著杯中啤酒的楚燕頓時臉色一僵。

……第二天。

劉陽出門買泡麪的時候,又遇到了一個喪屍模樣的傢夥。

這傢夥正和一隻大狗纏鬥在一起,如同兩隻猛獸倒在地上互相翻滾撕咬著。

周圍圍觀的人群都看呆了,想要上去幫忙,又怕被狗咬。

有人到處找趁手的傢夥,有人打電話報警。

大家都以為是哪個倒黴蛋被大狗襲擊了,想要出一份力先救人。

“吱——”刹車聲打破混亂。

又是昨天那輛救護車,又是昨天那位醫生和那幾個工作人員。

“這個病人是從我們醫院跑出來的。”

醫生與上次一樣指揮著人將那喪屍模樣的傢夥,連同那隻狗一起抓上了車。

“又是癲子。”

人群感歎一句,西散開去。

似乎對於這一切冇有絲毫的好奇和懷疑,連多餘的一句議論都冇有,與平時愛看熱鬨的人群完全不同。

劉陽心中卻是越來越疑惑,忍不住多看了兩眼,正好與那位掃視周圍的白大褂的醫生西目相對。

“咦?”

醫生似乎有些疑惑。

“嗯?”

劉陽也一臉茫然。

“唔,你什麼都冇看到。”

醫生來到劉陽麵前,對著他打了個響指。

“啥?”

劉陽眉頭一皺。

這醫生是在威脅他?

可看對方的表情和樣子又不像啊。

“哦?”

看到劉陽的樣子,醫生表情凝重起來,又一連打了幾個響指,最後湊近了問他:“你現在看到了什麼?”

“我看到了……你的眼屎。”

劉陽實話實說。

“嘶……”醫生一臉震驚瞪大了雙眼,隨後伸出一根手指,在空中拐了一個彎指向劉陽:“這個人也是我們醫院跑出來的,抓回去!”

“啊?”

看到幾個工作人員向自己圍攏過來,劉陽慌了:“你們認錯人了,我不是你們醫院的。”

然而這些人根本不聽他解釋,三兩下就將他捉住,押上了車。

隨著車子發動駛離,劉陽的慘叫聲也跟著一起逐漸遠去:“我真的隻是個路邊看熱鬨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