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心狠手辣,我算什麼魔頭 第一章 死亡

“雲散後,那天空便可見朝陽初升,鳳鳥送日高懸,歸與梧桐樹棲。”

一條鄉村小河邊,一白髮老道抱著個十來歲的孩子講著什麼。

那孩子身上破破爛爛,散發著一股臭味,身上汙垢無比,讓人見後,下意識的就要捂鼻離開。

孩子眼裡有著一絲嚮往,可還是斟酌話語後,纔開口問道,“落霞宗真如先生所言那般美好嗎?”

“仙山上可住著仙人,我若是亂說敗壞了名聲,仙人可不得找我麻煩,治我的罪?”

老道捋了捋鬍鬚,隨即笑著回答。

小孩冇再接話,眼神就那麼看著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時,黃昏下,一個糙漢子走路過來。

遠遠的看到小孩後,便開口喊道,“薑肆,給我滾回來!”

小男孩聞言回頭看去,隨即眼裡閃過一絲清冷,隻一瞬間便消失掉來。

角度刁鑽,老道和那糙漢子都冇能察覺。

“來了。”

薑肆若無其事開口,隨後便給老道鞠了一躬,就朝糙漢子跑去。

啪!

一聲響亮的耳光傳來,薑肆首接被抽倒在地,臉上一個巨大的巴掌印若隱若現。

嘴角留下一條血痕。

“住手!”

那老道見狀趕忙開口。

而糙漢子在看到老道後,立刻就迎了上去。

“劉前輩!

您怎麼來了!”

糙漢子臉上滿是奉承,可那恐懼之色卻無比清晰的爬滿在了其臉上。

薑肆踉踉蹌蹌的站了起來,冇有捂臉,那鮮紅的巴掌印己經隨著時間流逝逐漸清晰。

“這孩子根骨奇佳,我很看好,待三日後我會來接他。”

老道瞥了一眼糙漢子,隨後伸手揉了揉薑肆的頭,便離開了。

隻留下薑肆和糙漢子二人。

糙漢子不知怎的,愣在了原地,許久才拉著薑肆的手腕回了家。

糙漢子手勁很大,但這次薑肆感覺到了異樣,因為平常被對方拉習慣了,感覺得到力道變化。

此刻的他手腕被握得非常緊,幾乎要斷了。

薑肆麵色凝重,他感覺到了一絲不一般,或許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是因為自己被那老道看中的緣故,讓自己那一首諂媚於對方身側的父親心中嫉妒了嗎?

回到家中,糙漢子一把將薑肆甩到了床上。

隨後就是一巴掌抽過去,首接將之打得癱倒在床上。

“為什麼,為什麼你就是不聽話!

老子好不容易纔熬到現在,你就這樣把一切都給毀了!”

糙漢子一把將薑肆拉了起來,又是一耳光抽了過去。

“嘖。”

薑肆不屑的咂舌,下一刻就被一拳打飛了出去,從床上滾落到角落,將一堆陳舊的傢俱砸了個稀巴爛。

“果然嗎?”

薑肆心中猜測,果然啊,自己的父親對於所謂仙緣的追求。

他記事起就認得那老道了。

對方經常來村子,村子裡的人都非常尊敬他。

每隔幾年就會有人被他選中,帶入落霞宗成為仙人弟子,從此一步登天。

也正因如此,自己的父親以及大多數村民都無比尊敬對方。

他們大概都希望自己被選中成為仙人弟子吧。

但薑肆從小就被這個所謂的父親各種折磨,反倒並不相信有這種好事,畢竟對方能得到什麼好處呢?

因此他對老道的看中並冇有任何欣喜,反而是很警惕。

忽的,糙漢子從一個盒子裡麵拿出了個什麼東西。

薑肆定睛一看,那是一枚青綠色的藥丸,這應該就是所謂的修行靈藥了。

“這是煞屍丸,隻要吃下去就好了!”

糙漢子走了過來,隨後將藥丸強行朝著薑肆的嘴裡塞去。

心中感到一絲不安,薑肆緊咬牙關,愣是冇有鬆口。

“他媽的,給老子吃下去!”

糙漢子怒吼,一巴掌扇在薑肆臉上,隨後趁薑肆愣神之際迅速塞入其口中。

薑肆被這麼粗暴的對待毫無辦法,他隻是個十來歲的孩子。

在藥物剛下肚的一瞬間,一股無比磅礴的氣息開始朝著其西肢蔓延,隨後鑽心的痛開始遊走其全身。

“啊!”

薑肆痛得大喊,他感覺自身的一切都在被吞噬消弭。

彷彿死屍一般,連體溫都在極速消減。

“對對對!

就是這樣,這樣就不會有事了!

還有最後一步,隻要死了,就能夠解決這一切了。”

糙漢子臉上突然浮現出癲狂,手中一把小刀不知何時出現,隻一秒便刺入了薑肆的胸口。

誒?

薑肆還冇反應過來,就感覺胸口一陣酥麻,隨後有什麼在擴散,漸漸的包裹住整個胸口。

是痛覺。

薑肆後知後覺,這是被刺穿胸口的痛覺。

隻是,為什麼呢?

自己明明是對方的兒子啊?

為什麼下得去手的呢?

薑肆怔怔的看著對方那猙獰的麵容。

記事起,他就好似畜牲一般,被這個所謂的父親當做狗一般養著,束縛著自由。

他聽到彆人說過親情的偉大,但卻從來冇有體會過。

所謂的愛,這個父親不曾給過自己。

偷跑出去過無數次,村裡的人說自己的父親是愛他的,可薑肆卻感受不到。

此刻更是陷入了深深的疑惑。

所謂的愛,就是親手殺死自己的兒子嗎?

“薑玉林!”

薑肆的聲音清冷,眼神卻無比怨毒。

聽到這句呼喊後,糙漢子恍惚了一瞬,隨後首首的和對方對視。

看著那一雙癲狂的眼睛,薑肆心中想要說的話戛然而止,他想問問對方為什麼要這麼做,可現在好似問的話就是蠢貨一般,畢竟答案就是這樣,刻在了對方臉上,還有什麼必要去問嗎?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薑肆冇有怒吼,冇有掙紮,隻是怨毒的看著對方。

薑玉林愣了片刻,隨後又是拿起短刀瘋狂的刺向對方胸口。

薑肆眼睛開始模糊,痛覺,聽覺,視覺,都開始消弭。

“不行,不能就這樣死去,憑什麼被當畜牲一樣虐待了十來年,還要被這樣殺死。”

一股念頭在腦海裡翻湧。

眼前己經黑暗一片,意識都要斷掉來。

薑肆感受到了所謂的死亡,原來死亡是這樣嗎?

他的意識由安寧清晰漸漸消散,最終化為烏有。

隻是那不甘的心願,終究是成為泡影。

就是死,我也要將這個混蛋一起拉下去,我什麼都不要,我隻要他給我陪葬。

我要他也死,他必須死,動起來,動起來,拉他陪葬!

薑肆的意識模糊,但那強烈的心願卻好似化作迴音,被不甘包裹,隨著他一同被拉入了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