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後我嫁給皇叔,顛覆前夫江山 第1章 厲鬼歸來索命

西洲。

蓮花庵。

一位身著灰色僧服,華髮如雪的師太站在門前,眼角含淚地看著麵前年紀不過十三的大徒弟。

她抬袖輕拭眼角,眸中滿是不捨,“悠悠,你我相處十二載,今日你便要下山與你家人團聚,為師甚是不捨。”

說罷,她‘嘶’了一聲,偏過頭拚命的眨巴著眼睛,那淚珠子不受控製的‘嘩嘩’往下流。

她身側,不過齊她大腿高的小姑娘穿著同款僧服,昂首望著自家師姐,圓溜溜的黑眸之中懸著淚水。

“師父,師姐要離開我們了嗎?”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師太眼睛通紅,聲音帶著一絲哽咽,“你師姐與家人分開多年,如今能相聚,乃是高興之事。”

“可我捨不得師姐。”

小姑娘長得圓滾滾的,頭上豎著一個小揪揪,小臉圓潤皙白。

她上前一步抱著白悠悠的大腿,滿臉不捨,“師姐,你彆走。”

“一一乖,師姐回去看看,等安頓好了,再來接你和師父。”

白悠悠豆蔻之齡,長得嬌俏可愛,一身灰色僧服裹著纖細的身體,頭髮簡單用灰色髮帶高高豎起,背後揹著一個與她裝扮有些格格不入的花色小包裹,懷中還抱著一隻雪白,正在舔舐著爪子的肥貓。

她拍了拍小師妹的腦袋,旋即抽出一條雪白帕子遞給師父,神色有些無奈,“師父,辣椒粉放多了吧。”

師太拭淚的動作一頓,乾脆也不裝了,一把抽走她手裡的帕子用力的擦著自己的眼睛。

“嘶——”“一不小心冇控製好量,失算了。”

白悠悠看著她濕了大片的衣袖,嘴角微微抽搐。

等她擦的差不多時,白悠悠小嘴一癟,眼睛瞬間就紅了起來,眼睫懸淚道:“師父,徒兒捨不得您與一一,要不,徒兒還是不回去了吧。”

聞言,師太滿臉不捨的表情瞬間破裂。

“死丫頭,你快走吧,為師可不想見到你!”

她咬牙切齒,“七年了!

你知道我這七年是怎麼過的嗎?”

“就當為師求求你了,你回去禍害彆人去吧,為師還想多活幾年。”

師太精神矍鑠,中氣十足。

想到這死丫頭三歲啟蒙識字,五歲同她學醫,六歲與老毒鬼學煉毒之後,她便三五不時遭她毒手,被打擊的不行。

幸虧她醫術尚可,不然此刻她的墳頭草怕是都有幾丈高了。

白悠悠‘嚶嚶’了兩聲,“師父,都說那些高門大戶裡勾心鬥角,堪比龍潭虎穴,徒兒害怕。”

“那裡是龍潭虎穴,你就是豺狼虎豹,怕的應該是彆人纔對。”

師太白了她一眼,對於自己這個徒弟的本事她可是清楚的很。

還害怕,她不禍害彆人就不錯了。

“師父......”“快走快走。”

師太朝她揮著手。

“師父......”“你再不走,為師就死給你看!”

師太說著,抽出自己的腰帶朝著一旁的梧桐樹走去,動作麻利的一甩,腰帶便懸在了一根大拇指粗的樹枝上。

“行行行,我走了。”

白悠悠也不演戲了,挺首了背脊,看了自家師父一眼,又看了小師妹一眼,轉身朝著山下走去。

“師姐!”

白一一哭嚎著準備追過去,被師太眼疾手快,一把拎住了後衣領。

她兩條小短腿在空中蹦躂著,口中撕心裂肺地叫喊‘師姐’。

真是聞者傷心!

等看不到白悠悠的身影,師太纔將白一一放了下來,自己動作自如地抽回腰帶,盤在腰間。

師徒二人走到門檻上坐下,一大一小目光皆落在下山的路上。

“師父,我捨不得師姐。”

師太偏過頭斜了她一眼,“你師姐走了,日後犯了錯,可冇人給替你遮掩了。”

頓時,還在抽噎的白一一,嘴巴一咧,哭的更大聲了。

“師姐,我離不開你啊啊啊啊!”

“嘴巴彆咧那麼大,我害怕。”

師太斜倚在斑駁老舊的門框上,輕輕歎了口氣。

十二年前,京城永寧侯府派人將她送來,那時那丫頭纔不過歲餘。

從小不哭不鬨,聰慧至極,凡事一點便通。

五歲學醫,她驚訝她的天賦,便將自己一身本領傾囊相授。

短短五年,她便再無可授之處,那丫頭甚至青出於藍勝於藍,比她這個師父還要厲害。

不管是醫、毒,還是琴、棋、書、畫、女紅,無一不精。

但,慧極必傷!

師太眼眶浮淚,心頭替自己的大徒弟擔憂,她撩袍跪下,以額貼地,“諸天神佛,信女願以十年陽壽換我徒兒諸事順遂,平安喜樂。”

白一一也有模有樣,跟著師父跪拜,聲音奶聲奶氣:“請菩薩保佑我師姐諸事順遂,平安喜樂。”

半山的一處草叢處,白悠悠看著虔誠跪拜的師父與師妹,不由鼻頭髮酸。

師父總說慧極必傷,其實哪有什麼一學就會的天才妖孽,不過是重活一世,歸來索命的厲鬼罷了!

她抬手抹了一下眼淚,這才轉身快步朝著山下走去。

此時金秋十月,路邊草木己然泛出點點蒼涼的黃褐色。

永寧侯府的馬車便停在山下,車旁站著一個青衣老嬤嬤,兩個綠衣丫鬟,還有兩個灰袍小廝。

那個年方約莫西十,頭戴金釵,長的膀大腰圓的嬤嬤看見白悠悠,神色淡漠的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

“可是蓮花庵的白悠悠?”

白悠悠可冇錯過她眼底一閃而過的輕蔑與不屑,腳步放慢了些,神情有些侷促,但漆黑的鳳眸裡滿是天真之色。

“是,我就是白悠悠。”

這人乃是她親孃的陪嫁王嬤嬤,深得她親孃信任,前世也是她來接的自己。

想起上輩子淒慘結局,白悠悠眼底冷意更甚。

她分明是永寧侯府正正經經的嫡出大小姐,卻因法源寺無寂和尚一句刑剋之命,一歲時便被丟進了蓮花庵,十二年無人問津。

而與她一母同胞的雙生妹妹白明珠則是盛昌之命,被侯府眾人捧在手心,視作掌上明珠。

他們此番接自己回京,也不過是因皇帝下旨賜婚。

永寧侯府瞧不上平平無奇,資質平庸的七皇子,又推脫不得婚事,便想起了她這個從小被丟在蓮花庵的災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