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還請師尊戀愛 入山門

-

人界,福祿山上無情宗內,今兒個熱鬨極了。

林靜靜方纔在山下落腳的小鎮上,已經撞見了仙界曆劫司一半的同僚了。而此時站在山腰上,又發現主峰之上的雲層裡,藏著好幾位熟悉的仙人。

掌管山河的玄齡仙君攜一眾弟子,正往主峰上一勺勺撒打碎的靈石,生怕山頂上的靈氣淡了些。冥界的黑白無常,忙著往聚靈袋裡收山門外的妖魔鬼怪,就怕那些不乾淨的東西擾了宗門清淨。

仙界各方如此重視此次曆劫,那曆劫之人定是神界了不得的大人物。身為姻緣閣的仙使,林靜靜日常的工作便是助仙和神曆情劫。此番收到的揭帖上未說明曆劫神君的身份,說明神界對於這事兒是想要低調保密的。

也不知是哪個環節泄露了訊息,仙界想要給這位天神行方便的仙人紮堆在了福祿山一帶。

這位神君在凡間的身份,是無情宗的開宗祖師爺,名宣墨。對於他在神界的身份,林靜靜壓根不好奇,她辦差隻管收錢。

畢竟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後,她唯一的人生目標就是賺夠靈石買一塊靈氣充裕的寶地開辟一塊舒適的仙府,做一名與世無爭的散仙,過上與天地同壽的美妙日子。

當年她的原體狐妖因懼怕曆雷劫的痛苦,竟施了秘術同自己互換了身體。害她被八道雷劫劈得一身焦黑,剩著一口氣,抬進姻緣閣當了個小仙使。原本她也不喜歡這份差事,可奈何閣主給的價實在公道。

福祿山一帶本就是林靜靜的管轄地,本是塊寶地,人傑地靈,姻緣也旺。可自從這無情宗開宗立派後,此處鳥不成對,魚不成雙,姻緣業績直線下滑,這位祖師爺若是再不曆劫成功飛昇回神界,恐怕自己都要吃土。

如今這位神君擋了林靜靜的財路,林靜靜自然樂得讓這位神君多吃些愛情的苦。

這趟下凡,林靜靜是計劃以人界修仙者身份進的無情宗,這幾日宗門選拔徒弟,正是混進去的好時候。

“無情宗選拔,正式開始!——”

好戲要開場,林靜靜收了收思緒,加快了腳步。仙人下屆辦公雖然洗去了一身仙法,但優秀的體質還在,打敗一眾凡人進宗門還是不成問題的。

在穿越來這個世界之前,林靜靜冇少看修仙類型小說,這次能開掛體驗一把修行之路,也算是不錯的出差辦公經曆。林靜靜,信心滿滿。

但接下來的情景,讓林靜靜很快笑不出來。

林靜靜是最後一個踏進宗門的候選人,前麵上山的唯一通道是懸崖鎖鏈,進宗門前需過一片寒潭浮萍,就這兩關已經攔下了大部分的修士。如今大殿上的弟子,也就四十人。

可這四十人中,仙界武殿內戰力排前二十的仙君都在場,還外加一個格格不入看起來柔弱些的仙君,應該是本次比試充當炮灰的。什麼意思?宗門就招二十名弟子,武殿想全占了?安心輔助祖師爺搞事業?擺明瞭不給姻緣閣活路。

林靜靜咬牙切齒,卻聽著那二十位武將用仙界密語溝通起來。現在又是什麼意思?當她聾了?

“那女子渾身透著股粉色濁氣,是姻緣閣的小仙使吧,來了人界不就是個媒婆?”

“就姻緣閣的戰力,也想分一杯羹?真是不自量力”

“她難道是想親自來勾引神君?”

“神君哪裡是她可沾染的。我可聽說了扶搖公主此次也下凡曆劫來了,目標就是神君。”

聽到扶搖公主的名字,林靜靜才記起來,下來之前老閣主確實交代過,此次一同下來辦差的,還有清軒神君,而他的客戶正是扶搖。

原本林靜靜還想著若是神君的情劫安排得太過曲折,開罪了那位他,可能回仙界要被為難。但此次若是同清軒聯手,讓扶搖公主同神君譜寫一段曲折的愛情佳話,那神界也便怪罪不到自己頭上了。

清軒同自己一起下的凡界,怎麼冇在這次上山的隊伍裡?難不成是其他身份?環視大殿一圈,殿內幾位監考的長老和師兄師姐都是普通凡人,即不見清軒,也不見扶搖公主。考官洪亮的聲音打斷了林靜靜的思緒。

“本場選拔,唯一項目便是擂台賽,采用積分製,贏一局得一分,輸一局扣一分。排名靠前的二十名視為通過考覈。”大殿內考官大聲介紹著,說完規則,順手往右側房間一指:“房內有百餘件仙器,大家各選一件作為本場比試的武器。哪怕落選後也可將武器帶走。”

一聽有免費仙器贈送,人界的修士都急哄哄地往屋內跑。唯獨武殿的二十一名仙人同林靜靜不緊不慢。為首的幾位長老頻頻點頭:“今年的弟子格局真大。”

林靜靜是最後一個踏進兵器庫的,兵器庫分四排陳放了百餘件仙氣,從靈氣濃鬱程度,林靜靜便能大概知曉仙器的品階。

這項技能也是,隨著在姻緣閣的工齡增加,慢慢煉化出的。除了分辨仙氣的品階,分辨凡人姻緣走勢,感情糾葛,也是林靜靜的獨門秘技。

這樣的神通在姻緣閣林靜靜也不是第一個,閣主說早些年甚至有老前輩可以看清神和仙的姻緣感情。

打量了一圈,林靜靜的目光鎖定在了角落的一把破劍上。劍身鏽跡斑斑,但散發出的靈氣純白又濃鬱,這樣的靈氣隻有仙界的中階仙器具備。

也不多言,林靜靜單手一揮,長劍握於手中。劍氣竟然能同自己的靈力融會貫通,這仙器除了品階高,還同自己氣場合。

好劍難求啊,林靜靜拂了拂鏽跡斑斑的劍身,很是滿意。

“就這眼力?也難怪隻能在姻緣閣當差。”一旁最近的武殿武將嘲諷起來。

林靜靜打量了下那二十名壯士,指著他們邊上體格最弱小,靈力氣場最低的那個問道:“叫什麼?”

“異懸。”那名仙君邊答話邊低頭臉紅。不單弱小,還社恐。

林靜靜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快步走出兵器庫。

身後又傳來一陣嘲諷:“異懸,看來她是想挑戰你這個最弱的,你可要小心點,哈哈哈。”

“先站上擂台者,可選擇對手挑戰。”眾人都選完兵器回到比武大殿,考官又開始機械得播報進度。

林靜靜不等話音落下,已經第一個翻上了擂台。

底下鴉雀無聲,誰都冇料到,一個看著最柔軟的女修士,第一個站到了台上。這位修士還長得極好看,天生媚骨,尤其那雙眼睛,眼波盈盈,秋水含情。

雖然入凡塵辦差皮相隻有六七分像本相美貌被打了折扣,但林靜靜是狐狸精成的仙,原貌在仙界也算得上絕色。不過總有些假正經的仙人諷刺她長得豔俗甚至下流。林靜靜從不在意,反而喜愛在仙界打扮得花枝招展。下流的從不是長相,而是人心。

林靜靜瞥了眼底下眾人,執起手中的劍挨個劃過,劍間停留在了二十位武將中最強那位腦門前。

那位大哥驚訝,一時間張大了嘴,指了指自己:“選我?”

林靜靜挑了挑劍間,微笑著點頭道:“對,這位大哥,就是您。”

姻緣閣的仙使戰力本就是眾仙家裡最弱的,現在竟然敢挑戰最強的武殿?簡直可笑。

大哥確認後開懷一笑,執著把仙扇,一下翻上了擂台:“那就得罪了。”

“在下……”大哥禮貌鞠躬,還在介紹身份。

“炮灰,無需多言。”林靜靜手中長劍一出,劍幻化成數十道虛影,齊刷刷朝著那大哥飛去。

大哥反應很快,手中仙扇一揮,一道屏障幻化成型,手中的仙扇也化為十幾道寒光迎上。

“我使出最強殺招?你卻還在防禦收力?簡直找死。”林靜靜冷哼道。

那寒光還未接觸到劍身,在虛空中已經開始消融……

眾人隻見到一陣光亮和巨響,那大哥已經倒地,嘴裡還吐著血,血漿跟不要錢一般咕咕往外冒。

林靜靜收劍,回頭看了眼考官:“把人抬下去吧。”

此時,武殿剩餘十幾名武將才意識到,這位姻緣閣的小仙使,戰力強的可怕。

“怎麼回事?不是都說姻緣閣最弱嗎?”

“我聽聞,早些年姻緣閣收了隻妖狐。那妖狐這些年修為突飛猛進。”

“那隻差點被雷劫劈死的狐狸?”

“看著是像……”

林靜靜聽著幾人又在用仙界密語光明正大討論自己,有些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後麵挨個點了剩餘的十九名武將,除了那位弱小的名叫異懸的武將:“你們幾個,拍好隊,一個個來。”

看著林靜靜這架勢,剩餘的二十名人界修士紛紛嚇得後退。

後麵是十九次碾壓式的勝利,原本還有過幾招的可能,可最強的武將因之前輕敵被林靜靜輕鬆打敗之後,後麵的十九人直接心態崩塌。二十人已經被打成重傷,且冇有再比試積累積分的可能,直接淘汰。

原本林靜靜是有些自信,但也冇有現在這般狂妄。可方纔得手的劍,實在是太趁手,武力值一下被拉滿。

異懸身邊已無一人,看著林靜靜淩冽的目光最後停留在她身上,異懸嚇得閉上了眼睛。

可那魔咒般的聲音還是響起:“異懸,輪到你了。”

異懸睜開眼,琢磨著死也可以死的體麵一些,拿起手中的劍,翻身上了擂台。

“請。”異懸哆嗦著說道,長劍勉強穩住指向林靜靜。

林靜靜卻突然捂著胸口,嘴角還滲出一絲血跡:“啊,好強的劍氣,我輸了。”

說完林靜靜倒地,片刻後,見無人來攙扶,自己利索地爬起來,朝著眾人道:“我輸了,且無法再繼續比試,後麵的積分賽我不再參加。我積分十八,異懸積分一,未比試的弟子積分為零,方纔被我擊敗的弟子積分都為負一。我勸各位未比試是弟子棄賽,零分已經足夠通過選拔。”

考官愣住,這個奇葩的年輕女修士一下打掉了本屆資質最靠前的二十名修士……一想到這裡,考官的眼角都開始抽搐。心裡隻能感歎,明年的選拔,絕對不能出現這樣的漏洞。

眾人恍然大悟,紛紛棄賽,這場荒謬的選拔就此結束。

異懸這才意識到,方纔林靜靜問他名字之時就已經打定了主意隻留下他。

林靜靜抹了抹嘴角的血漬,收劍經過異懸身旁之時,小聲道:“告訴武殿,留你一人,姻緣閣該給武殿的麵子都給了。”

異懸楞在原地,等林靜靜都走遠了才用最恭敬的姿態應道:“遵命。”

老閣主常說,做事留情麵,日後好相見。林靜靜謹遵老闆教誨。

選拔結束,下麵就倒了宗門八位長老選弟子的時候,這麼盛大的時刻,開宗祖師爺應當會參加吧?揣著疑問,林靜靜同眾弟子往主峰方向趕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