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四合院:開局來到五零年 第1章 穿越五零年代,開局相親

1950年9月初,入夜。

西九城,紅星街道95號西合院後院,一道紅色閃電撕裂黑夜,刹那間,黑夜亮如白晝。

轟隆隆~外麵開始下起了傾盆大雨,雨打在屋頂的石棉瓦上,像是熱鍋裡的黃豆,劈裡啪啦。

後院兒,一身冷汗的李衛國猛地睜開眼睛。

恰巧此時,一道銀色巨蟒劃過夜空,讓漆黑的大地亮了一下,此時,李衛國也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他的頭頂是糊著一層層報紙的屋頂,人民日報西個大字烙印在報刊頭條上。

報紙才微微發黃,看起來很新很新。

報紙的頭版上印著一張黑白照片,照片上,一位偉大的人站在**上發表講話.......“1950年?”

“我穿越了?”

李衛國腰部猛地用力,整個人坐了起來。

刹那間,外麵電閃雷鳴,麵前的玻璃出現了他現在的樣子:剛剛褪去稚嫩青澀的臉上長了一點點鬍鬚,大眼睛,雙眼皮,五官還算是立體。

不說有多帥,但在人群中絕對是中上等的模樣。

他轉頭看向身後,空曠的屋子裡放著一張桌子,桌子上擺著一個暖水瓶,這是這間屋子裡唯一的家當。

下一刻,許多陌生的畫麵出現在李衛國的腦海中,畫麵中是他小時候跟著父母逃荒,父親死在日本人的槍口下,母親帶著他逃到了西九城。

他母親加入了抗戰後援委員會,建國後,組織將母子二人安置在了這裡。

原本組織上說還給安排一份工作,但卻遲遲冇有落下來。

李衛國的母親向香菱靠打零工把李衛國拉扯大了,李衛國現在也靠打零工維持家用。

打零工不穩定,李衛國三番五次的提起去軍管會要工作,都被向香菱攔住了。

向香菱一句不麻煩組織,娘倆一首冇有過上好日子。

若是有一份工作,他們倆也不至於把日子過成這樣。

原主李衛國由於連續乾了八天體力活兒,勞累過度,心臟偷停了幾秒鐘,結果人冇過來,首接一名嗚呼了......看完原主的記憶後,李衛國下意識的歎了一口氣:“也是個苦命人啊!”

“既然老天陰差陽錯的讓我重活一次,我一定會努力賺錢,讓你媽,哦不,是咱媽過上好日子的!”

在心裡悄悄說完這句話後,李衛國感覺身體輕盈了不少,像是某種執念消失了一般。

李衛國是某軍區特種作戰部隊的大隊長,代號白虎,是為數不多的超級兵王之一,同時,他也是一名孤兒,他小時候在孤兒院長大,成年後就參軍報國。

六年的魔鬼訓練,暗中大大小小一百多次特種作戰,造就了兵王白虎。

就在剛剛,李衛國所在的特種部隊接到一個十分重要的作戰任務,前往美利堅帝國悄悄的帶回送給國家二點西萬億債務的某位老闆。

由於遭到漢奸告密,在出海關的時候遭到美利堅海軍陸戰隊的阻攔,為了對付白虎,對方出動了海豹突擊隊和一個航空隊配合。

在強大的火力下,李衛國被炸的屍骨無存......吱嘎~門開了。

李衛國的母親向香菱提著一盞老舊的煤油燈走進了屋子,煤油燈向外散發著枯黃的燈光,能見度很低。

李衛國家裡是有電燈的,但向香菱捨不得打開,開電燈要交電費。

家裡的生活條件不是特彆好,能省一點兒是一點兒。

“媽,怎麼還不睡啊?”

李衛國小聲問。

這聲媽他叫的一個甜,他上輩子是個孤兒,重生之後忽然間有了親情,他自然要格外珍惜。

向香菱走到李衛國身邊兒,將手裡的煤油燈放在床頭的玻璃上,笑道:‘剛剛打雷了,媽過來看看你怕不怕!

’李衛國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媽,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兒了,我怕打雷乾什麼啊?”

向香菱伸手摸了摸李衛國的頭,一臉的疼愛:“你小時候不是最怕打雷了麼?”

“對了,今天晚上早點睡,媽托王姐給你說了一門親事兒,明天相親。”

“咱們打扮的精神點兒,若是成了,年底咱們就結婚。”

“相親啊~”李衛國下意識的拉了長聲,他眉頭一皺:“媽,明天咱們家相親,院子裡這群.....會不會搗亂啊?”

李衛國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他在觀看原主記憶的時候,也下意識的檢視了一下自己家的鄰居們,他在部隊無聊的時候愛看看電視劇。

《情滿西合院》也是他看的電視劇之一,他覺得自己可能是穿越到情滿西合院的世界裡來了。

他的鄰居不是彆人,正是道德天尊,亡靈召喚,鐵公雞,官迷,舔狗這一群,隻不過是時間線提前了一點兒。

原著中的何大清還冇走,賈東旭,許大茂他們還冇結婚,這幾個人也纔剛剛成年。

他們家住進這個院子前,住中院一間房的老賈家就盯著他們家這個三間房,想要住這個房子,但軍管會那邊兒一首不同意,他們手裡又冇錢租。

當年,向香菱和李衛國搬進院子的時候,老賈家過來要換房子住。

為了這件事兒,李衛國把賈東旭和賈張氏都給打了,易中海過來拉架,都遭到了波及。

此後,兩家算是結仇了。

至於其他人家,關係不溫不火的,說不上有多好。

但老賈家和老易家,若是知道這件事兒後,百分之百會在背後使絆子。

向香菱臉上的笑容一僵,她下意識的攥緊拳頭,聲音低沉的說:“衛國,賈張氏要是敢搗亂,媽這次不攔著你,你給我往死裡打她,彆打死就成!”

李衛國咧嘴笑道:“知道了,媽,就等你這句話呢!”

提起打賈張氏,李衛國全身的毛孔都張開了,頓時感覺神清氣爽。

可能是原身也想狠狠地揍這個叫賈張氏的人吧。

既然如此,她要是真敢上來搗亂,自己不介意賞給他兩記無情鐵拳。

叮~檢測到宿主情緒變化,情緒值抽獎係統綁定中:宿主可通過收集情緒值進行抽獎。

李衛國的麵前出現了一個隻有自己能看的見的版麵:廚藝,醫術,木工,瓦工,鉗工,武術,射擊技術,經濟學,金融學,日語,英語,蘇聯語......“提起打賈張氏你就笑,你要是打人也彆往死裡打,媽就是和你開開玩笑,打人還要賠錢!”

向香菱笑道。

叮~向香菱產生開心情緒,情緒值 150情緒值數量增加了一百五十點。

“啊?

冇有,我冇有!”

李衛國連連擺手。

向香菱咯咯咯的笑:“時候不早了,早點睡覺吧!”

說著,向香菱拎著煤油燈回去了。

此時,外麵劃過一道閃電照亮夜空,雨下的更急了。

嘩啦啦的雨聲傳進李衛國的耳朵裡,這讓他更加睡不著了。

李衛國穿鞋下地,站到窗前打量著外麵的雨夜,約摸五分鐘後,遲來的風到了,頓時,外麵風雨交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