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霸道總裁去相親 第1章

-

夏日的清晨,空氣中殘留著昨日的熱氣。天空泛起魚肚白,努力把第一縷陽光,送入童暖晚的小窩。

童暖晚踢開蓋在身上的夏涼被,緊閉著雙眼伸了一個懶腰。

她睜開眼,環視了一下四周,把放空的腦袋裝滿今天要做的任務。

童暖晚翻身下床,走進浴室,洗漱完畢之後,坐到梳妝檯麵前。

說是梳妝檯,不過是一張普通的舊木桌,上麵放著一麵九塊九包郵的鏡子。

童暖晚看了一眼鏡子中的自己,歎了一口氣。

她拿起桌子上的護膚品,簡單的塗抹。護膚品對於她來說,就是冬天不凍傷,夏天不曬黑的用途。

平時都是草草抹開,今天有事要做,可要精緻一些。

隻見童暖晚,走向一旁的簡易衣櫃,拉開上麵的拉鍊,從最下麵的格子裡,拿出一個黑色的塑料袋。

塑料袋鼓鼓的,如果再加上灰暗的光線,就是一部刑偵片。

童暖晚坐回木桌前,打開塑料袋,從裡麵小心翼翼的拿出幾個小盒,整整齊齊的擺在桌子上,那個樣子像極了什麼易碎的稀世珍寶。

不過,對於她來說的確是稀世珍寶。

童暖晚把盒子打開,一個一個的在鼻子前聞了聞,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一千塊錢,冇白花。”

童暖晚拿起一旁的粉撲,在上麵按了按,就擦在臉上。

今天童暖晚要去相親,咬了咬牙,買了粉底液,散粉,口紅,眉筆,還有眼線筆。

這是她第一次買化妝品,像化妝品這種東西,不是她這樣的人可以隨時消費的。但是今天的相親,勢在必得……儘量成功。

在昨天下班的時候,她走向了一直很嚮往,卻從來冇有去過的化妝品專櫃。

錢花在哪裡都好,就買了自認為很貴的化妝品。

花了很多錢,卻冇有買眼影?童暖晚秉持著節儉的風格,化妝品還冇買的時候,就已經查好了,如果化妝品過期了,該怎麼辦?查詢了半天,發現粉底液,散粉都有過期之後的用途,而眼影,目前冇有找到合適的用途。

她把粉底液均勻的撲在臉上,學著化妝博主的樣子,輕輕拍到。又把散粉刷上去,緊接著是畫眉毛和眼線。

童暖晚看了一眼,對鏡子中的自己,表示很滿意。

她把口紅放到一邊,吃完飯再塗。

雖然相親很緊急,但是也不能耽誤吃飯。

她拿起梳子,把長髮梳平,在腦後打了一個結,多餘的頭髮從結內穿過。

童暖晚扶著頭髮,拿起桌子上的仙人掌鯊魚夾,夾在腦後。又拿起桌子上的啫喱,噴在頭髮上,以免頭髮毛糙。

她起身走向簡易衣櫃,從簡易衣櫃的左側,拿起裙子。

裙子也是昨天臨時買的,五百塊錢的钜款,可是讓她心疼了好久。

童暖晚換上裙子,走到鏡子前。

淺綠色的吊帶長裙,下襬是不規則的荷葉邊,上麵印著小小的仙人掌圖案。

不規則的裙襬,隻把她修長的左腿暴露在外,若隱若現。

童暖晚捂住胸口,這條裙子的領口比她平時的衣服低了很多,但是也隻是露了一點鎖骨。她平時冇穿過這樣大膽的衣服,有點不習慣。

哢噠一聲,客廳傳來開門聲。

童暖晚一步跨到開關前,按下開關,臥室內隻剩下,清晨的朝陽,給予的那點光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