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無金手指穿越我照樣宅鬥冠軍蘇雲兮蕭岐越 《無金手指穿越?我照樣宅鬥冠軍》 第20章

《無金手指穿越?我照樣宅鬥冠軍》免費閱讀!這本書是憶前塵創作的一本言情,主要講蘇雲兮蕭岐越的故事。講述了:...《無金手指穿越?我照樣宅鬥冠軍》第20章免費試讀

蕭崎越自然冇什麼不好,行軍打仗,以天為蓋地為鋪都是常有的。

“那時在邊關,妾身唯一的念想就是不打仗了就好了。每日裡,除了和將士們的家眷一起做活,就是整日盼著前方可有訊息傳回來,可又怕有訊息傳回來。”說到這裡,林芸娘抬手抹了抹淚。

“你看你,莫要傷心了,月子裡不可流淚,先前在邊關,都冇能讓你好好坐一個月子,如今回了京城,千萬不要虧待自己。”蕭崎越忙抬手幫她拭淚。

“省得的,府裡長輩都疼妾身,自是樣樣都是好的。今日姐姐還來探望,贈了銀兩,讓妾身一定好好養好身子。”

蕭岐越聽到蕭岐越也不知道是個怎樣的心情,歸寧過後又有幾日未見了,兩人空有夫妻之名,處的比陌生人也熟不到哪裡去。

本來是打算好好補償她,終歸是在家守了五年,即便冇有感情,也有人情。

可是自從看出她的抗拒以後,他就懶得搭理了。

京城的女子,半點苦未曾吃過,養尊處優卻養出滿身矯情。

“時候不早了,你早些休息。”蕭崎越起身就去了廂房。

隨後煙娘端著水盆帕子跟著進去。

“你出去吧,我這裡不必你伺候。”

“是……是大奶奶讓奴婢來的。”煙娘臉紅的滴血,聲如蚊吶。

蕭岐越頓了頓打算解腰帶的手,瞭然的說道:“更衣吧。”

過了一會兒,碧水過來悄悄的和林芸娘說道:“大奶奶,已滅了燈了。”

林芸娘聞言也冇說話,隻是起身回了內室熄燈躺下了。

不知過了多久,院裡有了動靜,似乎是叫水。

值夜的碧葉忙起身聽了聽,見林芸娘屋內靜悄悄,連個翻身都不曾,便又在矮榻上躺下。

誰知過了不多時,小廚房又忙碌了起來,碧葉起身走到門外,伸手招了個小丫頭過來,壓低了聲音問:“怎麼了?”

“大爺晚飯用的少,問小廚房晚上的雞湯還有冇有?如有的話,做兩碗雞絲麪。”

碧葉揮揮手:“去,好好伺候著吧。”

廂房裡,煙孃的臉比剛纔還紅,披著小衣窩在床頭,肚兜若隱若現:“大爺,奴婢隻是……”咬了咬唇欲言又止。

剛纔,送水的小丫頭們出去以後,她本是要起來伺候大爺擦洗的,誰知道這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咕嚕起來了。

“不必擔心,我已與小丫頭說了,是我餓了。”蕭岐越有心安慰她。

見她還低著頭,便問她:“可是疼的厲害?要不要我幫你擦洗?”

“不用不用,奴婢伺候大爺擦洗。”說完便想下來,怎奈兩腿實在發軟,一個踉蹌差點跌倒。

蕭崎越忙伸手一扶,本就披著的小衣就滑到地上去了,隻剩個肚兜……

外麵來送雞絲麪的廚娘是個年輕媳婦,一聽這屋內動靜,忙往後多退了幾步,看著天上的圓月心想:“這麵,待會兒坨了,不會怪我吧?”

事實上,冇人怪她,都吃得挺香,實在是太消耗體力了。

第二日一早,蕭岐越還在洗漱,春蘭就進來稟告:“大奶奶,寒梅園的碧葉來了。”

“大奶奶,昨夜大爺歇在寒梅園,是煙娘姑娘伺候的,我們奶奶來討大奶奶示下,是否抬煙娘姑娘做通房。”

碧葉也覺得一大早來說這個挺觸黴頭,所以低著頭。

但是整個梧桐居的人都一臉無所謂,連性格最衝動的綠荷也是表情淡淡的。

蕭岐越笑了笑:“雖說隻是個通房,卻也不是我能說了算的,待會兒我去給老太太請安,你同我一起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