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胖丫頭PK俏王爺 第1章 未命名草稿

第一節,我穿越了?

喝再喝一杯。

肖玲在這重要的時刻,不能少了氣氛。

來來來,乾了。

同學們的盛情難卻。

肖玲的酒量冇問題之下,還是乾了這一杯。

肖玲說我出去透透氣回來再喝。

快點,還有好多酒呢。

教授和師孃能成都是你的功勞。

肖玲說。

是啊,師孃的一半還是我的呢。

天師傅帶師孃不好了。

我帶師孃私奔,把那糟老頭子踢出去。

糟老頭子徐教授說去上你的茅房吧,出去一趟冇個把門的。

小的渣跪聽,接紙去去就回。

“我一下低我一下高,我一下低我一下高。

搖搖晃晃不肯倒。

九裡乾坤我最知道。

江湖中有名號。

從來不用刀。

我不用刀”。

啊的一聲,肖靈掉進了遊泳池裡。

因為喝醉的原因。

連掙紮幾下都冇有,肖玲就不省人事了。

過了好一會兒,蕭凜耳邊不停傳來呼喊聲。

睜開眼看到一張俊美無比的臉,近在咫尺嚇了一跳。

肖嶺想:我上廁所進錯了,包房。

酒店的服務生也太帥了,當服務生真是屈才了。

帥哥能留個聯絡方式加個微吧。

小姐姐,我與你好好聊聊。

不對呀。

我在老師和師孃的結婚宴上。

在彆墅啊。

Oh my god.在看周圍穿著宮廷服飾的小姐姐小哥哥們的眼神。

我不是做夢我夢想成真。

穿越古代變成白富美,從此走向人生巔峰。

錯,這也太不地道了。

冇這麼坑人的,低頭看看我自己。

不,我還是暈過去吧。

這樣冇準我又回去了,想想就開心。

感覺自己在做夢,人生啊,在現實中冇能實現,夢裡都會實現的。

暈了吧,就這樣,我高燒了三天,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夢裡有無邊花海。

這種花海是彼岸花。

我在花海裡走著走著看到了一株非常特彆的彼岸花。

那是一朵長著葉子的彼岸花。

君生我未生。

我生君己老。

世界上最淒美嬌豔的花。

花開不見葉,葉在不見花。

花葉同根,卻永不相見,生生相錯。

當我要去碰那朵曼珠沙華時。

耳邊傳來了溫柔又焦急的聲音。

趙太一小女的病情怎麼樣了?

三天了,一首冇有醒來。

肖夫人令愛的燒己經退了。

從脈上看,己無大礙。

很快就會醒來的,不用擔心。

老夫告退了。

有勞趙太醫了。

管家送趙太醫出府。

“肖夫人說。

趙太醫走出房門,肖夫人坐在床邊。

握著蕭凜的手說:”林丫頭孃的心頭肉,你一定要快快的好起來。

“肖玲我是個孤兒。

自小在孤兒院長大。

是孤兒院裡的大姐頭。

帶領我孤兒院兄弟們在院長的嗬護下長大。

是有母親的關心和愛護。

溫暖寵溺的話語流淌在心間。

這時。

蕭淩慢慢地睜開眼。

穿越了。

對,他穿越了。

真穿越了,不是在做夢。

他的博士夢。

院裡的兄弟們再見了。

好想回去。

做夢都想。

可是他是魂穿啊。

要他穿回去他的屍體在哪?

可能跟他最好的兩個兄弟一樣被火化了。

那可真是大寫的一個慘字。

想想得了。

看看眼前忙前忙後問東問西的母親。

她那黑黑的眼圈再加上充滿血絲的雙眼。

肖玲好想哭。

她終於也有母親了。

這個母親跟他師孃長得一樣。

這也太有點戲劇化了。

‘孃親,我要喝水,’肖玲說。

‘來,喝水靈兒,你可算醒了。

哪裡不舒服還要點什麼?

跟娘說。

娘,我餓了,想吃飯。

好。

娘這就去做。

我娘會下廚一品告命夫人去做飯。

肖玲張大了嘴巴,不可置信。

難以形容。

難道古代有身份地位的女人冇有下人伺候?

還是我家太窮了,不太可能。

根據原主這丫頭的記憶。

父親是當朝相國。

母親是一品誥命。

都有俸祿,不可能太窮。

肖玲用力的搖了搖頭。

不行,他得馬上好起來。

不是他的作風。

在家裡做米蟲。

等到嫁人時嫁個官宦人家或是清白人家,還有可能嫁給王孫貴胄。

想想都恐怖。

人生不能在自己的意願下走。

那和一條等死的鹹魚有什麼區彆?

封建王朝也不行。

小胖威力大於天。

想著想著門外飄來的清香。

香甜可口的八寶粥來到了麵前。

看著原身孃親對自己的關愛,肖玲接過粥自己喝了起來。

三天了冇進食的她。

她的身體還是吃得消的。

就這一身肉,再加上原主個頭很高,活脫脫一個東北大地瓜。

蕭淩感覺自己的首要任務就是減肥。

肖玲著自己可愛的孃親,歡喜的笑出了聲。

太喜歡他自己這個孃親了。

一看就是人美心善的主。

一雙大大的丹鳳眼像會說話的精靈。

看得讓人移不開眼睛。

這孩子怎麼不說話了?

看著孃親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