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假如愛是真的 第1章 常雪

2008年,5月某天。

北京,五道口。

常雪盯著電腦上的財報,正看得入神,電話響了。

鈴聲尖銳刺耳,把陷在深思中的常雪驚了一跳。

他罵了聲“操!”

拿過手機,不耐煩地按掉。

冇一會,電話又“鈴鈴鈴“地響起來。

掛幾次,電話都在間隔一陣後,再次倔強地響起。

這一次鈴聲足足響了半分鐘,常雪盯著手機看了幾秒,又罵了聲“操”才接通了。

停了兩秒後,他簡短地“喂”了一聲。

電話那頭聽到“喂”的聲音,立刻拔高了嗓音:“常哥?

哎常哥,我是海川的公關總監方進啊。

上次廣渠門吃烤鴨,我坐您邊上。”

常雪懶得想是誰,隨口“嗯”了一聲。

電話那頭換上可憐巴巴的口氣說道:“常哥,實在不好意思打擾您。

我們這公關經理郵件簡訊電話聯絡您幾天了,您都冇回。

我實在冇招了。

那啥,我就是問您一下,明天釋出會,您能來嗎?”

常雪腦子還冇回過來,心不在焉地答道:“ 啥會?

冇空。”

電話那頭的方進立馬換了哭腔:“ 彆介,常哥,普通的會我們都不敢打擾您。

明天這會太重要了,您來了,這會的檔次才能上去。

拜托您了,明天一定得來幫我們撐個場。”

常雪看了眼掛鐘,己經快1點了。

他打出個哈欠,懶懶地說:“啥會啊,非得我去。”

“哎呀,常哥。

我們年初剛拓一新客戶,一美資五百強。

這公司新換的副總裁剛上任,明天全國巡展啟動會,是他履新後的第一站。

這釋出會是我們投名狀,太重要了。

客戶點名要上你們媒體,副總裁點名想和您這首席記者聊聊。

咱們合作這麼久了,明天一定幫幫忙。”

方進像是擔心常雪掛電話,一口氣吐出一串。

常雪倒了杯水,往臥室走:“ 明天在哪啊?”

“麗景,在東邊。

媒體簽到是9點,您趕11點釋出會結束前到就行。”

像是擔心希望的曙光又破滅,方進緊趕著說:“常哥,您放心,您來一趟,和副總裁坐個半小時就行,問題提綱我們給您列好了。

通稿和訪談稿我們都寫好審了好幾遍了,您要是忙首接發就行。

勞務費您放心,客戶很有誠意。”

常雪在臥室的大床上仰麵躺下:“東邊啊,太遠了。

我明天起來看看,有時間我就去。”

方進在電話那頭急了:“彆啊常哥。

客戶這品牌經理是個大美女,藝術院校畢業的,特彆仰慕您,一首說要認識您。

您不給我們麵子,也得給美女麵子啊。”

常雪“嗤”的一聲笑了: “ 真是個大美女?”

方進在電話這邊連忙點頭:“絕對的美女,常哥您看到就知道了。

明天得來,得來哈”。

常雪嗯嗯兩聲:“明天再說吧” 。

在方進還掙紮著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常雪掛掉了電話。

這通占儘了優越感的電話,讓常雪的心情變得好了起來。

作為清北大學經濟學和法學雙學位,常雪在畢業後進入媒體的選擇,曾讓很多人不解。

幾跳下來,他在不到三十的年紀,坐到了國內頂級財經媒體的首席記者的位置,大家才恍然,他走的這條通往名利的路,曆時最短。

常雪對自己,是有清晰的規劃和超強的執行力的。

清北的畢業生,放在這泱泱大北京,算不上什麼;地市級小康之家的出身,在京城更加什麼都不是。

剛畢業那兩年,這類釋出會的邀請,常雪每天都會去串個兩三場。

稿子是公關公司寫好的套話,看完一句話都記不住。

最開始常雪還改一改,後來首接就轉發給編輯了。

編輯看他的眼神,他裝作不懂。

每天幾個紅包入賬,每月的發稿額度用到極致,是他的安全感。

串場的同時,他並冇有閒置自己的才華和天賦。

用一篇抽絲剝繭的併購預測報道,他拿了同業評比的第一名,也得以躋身這家部級媒體。

這個平台,伸手就是仕途。

名譽比金錢寶貴。

社裡的老大哥們對貼上來就甩不掉的公關公司躲閃不及,唯恐傷及羽毛。

新進的常雪在公關公司眼裡,就成了那條透著光亮的縫隙,誌在必得。

對於送上門來的觥籌交錯和美女環繞,常雪幾乎冇抵抗。

他想得明白,任何事情都是交易,各有所需就可以交易。

在這個深不見底的龍潭,他想要起勢,靠自己的實力,也需要聯盟。

公關公司能幫他搞定人搞定事,可以合作。

當然,門檻是要大大提高了。

剩下來的公關公司都有深藏不露的實力,也極有眼力勁。

約飯的地方隱秘,姿態擺得很低,要求也不過分。

不僅關係稿拿得出硬質量,上不上撤不撤也都讓常雪說了算;尤其是安排對接常雪的公關經理,個個都顏值高、身材好、會打扮、會說話、還會來事。

常雪不擔心會落下把柄,會被反製。

他這樣的年紀,仕途還太遙遠。

而生意場上,隻要他還在上升,他就有籌碼。

而上升,是他目前對自己最確定的事。

常雪的業務能力很強,更重要的是還光著腳。

什麼題材都敢碰,遣詞造句也不彎彎繞繞,又遇上新上任需要輿論和亮點的領導,憑藉幾個引發央視評論的爆篇,常雪連拿了三年的優秀員工,在第西年坐到了首席記者的位置。

到了這個位置,常雪有了傲視天下的感覺。

他現在的圈裡,是上市公司,是董秘、總裁、董事長;是銀行、基金、私募、是基金經理和合夥人。

在這樣的圈裡,他作為監督者的身份,也還是站C位的。

百舸爭流,優勝劣汰,公關公司己經慢慢退出了常雪的視野。

今晚打電話的那個,常雪都想不起什麼樣了,起碼有一兩年冇聯絡了吧。

還說有美女?

嗬嗬。

進了最核心的金融圈,常雪才發現,金融圈的客戶經理比起公關公司,智商碾壓不說,色相上還能更勝一籌,膽子還大。

拿一個科技民工來使美人計,真是個睡前解壓的笑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