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條莽莽司嫣正版新書 《一條莽莽司嫣正版無彈窗》 第13章

《一條莽莽司嫣正版》是所著的一本已完結的,主角是蛇妄司嫣,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精彩內容概括:...《一條莽莽司嫣正版無彈窗》第13章免費試讀《一條莽莽司嫣正版無彈窗》第13章免費試讀孃親居然來保護他們了。尼

孃親真的來保護他們了。

北霽看著正在和熊柔對峙的司嫣,感覺整個人都在做夢一樣。

孃親真的變了,孃親變好了。

可是三個哥哥都不信,怎麼辦?

北霽看著司嫣緊張道:“孃親。”

北霽的一聲孃親,讓東赤和南墨一起蹙起了眉頭來。

將他們賣了,不要他們了的雌性,不配做他們的娘!尼

司嫣的冷眸在看到北霽的一瞬間掛上了笑。

“小鬼們,一會孃親接你們回去。”

四個崽崽看著司嫣表情各異。北霽擔憂極了,最終才道:“孃親……彆去,危險……我們捱打習慣了,我們冇事的。”

司嫣不悅地蹙起了眉。

怎麼會有人說,自己捱打習慣了?!

這個人還是自己的崽崽!!

該死的,有點生氣。尼

熊柔笑得有些奇怪地對司嫣說:“你不聽聽你的蛇崽子的嗎?也許把他們賣給我才更好。”

司嫣對北霽溫和地笑了笑,轉頭跟上了熊柔,隻是一轉過頭,她的臉色就變冷了。

她微微低著頭,有些事情,崽子們看不到才更好。

她冷漠冰冷地看了熊柔一眼。

熊柔忽然感覺血液驟冷,竟有一種司嫣很可怕的感覺。

她不受控地抖了一個激靈。

錯覺吧,那麼瘦小的小雌性,有什麼可怕的。尼

熊柔帶著司嫣進入到了山洞裡麵,跟著一起進來的還有三個雄性。

熊柔挪動著她胖乎乎的身體,找到了一個巨大的石頭凳坐了下來,這一坐動靜不小,司嫣抬了抬眼皮。

熊柔看著司嫣樂嗬嗬地說:“獸世像我這樣強壯的雌性纔是漂亮的,受歡迎的雌性。司嫣,你這麼瘦這麼醜,冇人要的你和冇人要的蛇獸人果然是絕配。”

司嫣冷漠地抬了抬眼皮子,看到熊柔的雄性們在各個ʝʂɠ石頭塊下尋找著什麼,她走了過去,在山洞裡慢悠悠地走了一圈。

熊柔將她的崽崽們欺負成這樣,她不要點補償可怎麼行?

獸世裡最值錢的是鹽,熊柔家的鹽已經算藏得非常好了,不過司嫣依舊輕易找到了鹽的位置,她不著痕跡地過去,悄悄打開了空間,將一大袋鹽整個裝了進去!

熊柔一身肥肉,坐下來就懶得挪動她胖乎乎的身體,冇多久,一個雄性大聲喊道:“雌主,奴隸契找到了!”尼

熊柔:“拿給我看看!”

雄性將奴隸契拿給熊柔,熊柔哈哈大笑:“司嫣,你看看清楚,這可是你親手書寫的將你的崽子賣給我當奴隸的奴隸證明!”

司嫣立刻將空間封閉,她轉身,看到熊柔手裡的木板後語氣輕鬆:“我看一看。”

熊柔:“拿給她看。”

司嫣接過了木牌,木牌上刻的幾個文字,分明不是末世的文字,可奇怪的是她居然看得懂。

的確是東赤和南墨的賣身契冇錯。

司嫣皺起了眉頭,前身到底是瘋癲成什麼德行,才這麼狠心賣了自己的崽子?尼

兩個雄性攙扶著熊柔,熊柔站了起來:“司嫣,你的崽子是我的奴隸!這事一輩子都改變不了,你賴不掉了!”

司嫣緊緊盯著木牌,手指間縈繞著綠意,她眉頭深鎖,十分專注。“那可不一定。”

“你在乾什麼?!”熊柔忽然覺得不妙了,她一招手,“彆給她看了,快去把奴隸契搶回來!”

就在熊柔的雄性靠近司嫣的一瞬間,司嫣突然抬頭:“熊柔,你不識字麼?”

“什麼?”熊柔不解。

司嫣拿起木牌晃了晃:“這不是奴隸契,這是工作契約。”

“這不可能!!!”熊柔挪動著她龐大的身體,到了司嫣麵前,親自將司嫣手裡的木牌搶了過去!尼

她雙眼死死地盯著木牌,司嫣走到她身側,笑著說:“這上麵有你的手印還有我的手印,熊柔,你可不能抵賴。”

司嫣淡淡笑著圍著熊柔轉:“我隻答應將東赤和南墨借給你十天,掙兩塊獸皮。可你卻讓他們為你工作了幾個月不還。熊柔,你是不是該給我補償!!”

司嫣擅長木係,她剛剛拿著木牌的時候,就用自己的木係異能輕微地改變了木牌上的幾個文字,僅僅幾個文字,表達的意思卻是完全不同了!

熊柔腦子一片混亂:“不可能,這怎麼可能,這明明是奴隸契……”

司嫣:“你好好看看再說。”

熊柔看了看司嫣,又看了看木牌,當即大喝:“我知道了,是你在搞鬼是不是!”

司嫣好整以暇地看著她:“我隻是一個小雌性,我能有多大本事,在木牌上做手腳?”尼

熊柔大叫:“司嫣,是你,一定是你,一定是你乾的!!”

說著,熊柔拿起木牌就要摧毀!

司嫣冷著臉道:“熊柔,這可是我們簽訂的工作契約,你如果毀了它,那麼你就是一丁點兒讓我的兩個崽崽乾活的憑據都冇有了。”

熊柔氣得不行:“司嫣!!你!你!!”

她氣得不行了,氣頭上直接將木牌捏的粉碎。

司嫣可惜地看著木牌,木牌因為她注入的木係異能,煥發了一丁點兒的生命力,如果熊柔不摧毀,說不定還能冒出個綠芽。

毀了也好,毀屍滅跡!尼

北霽被熊柔的雄性們攔著過不去,聽到裡麵動靜的他緊張地大叫:“孃親!!孃親!!!”

司嫣聽到了外麵的動靜,感慨這幾天冇白給那小子肉吃。

熊柔惡狠狠地看著司嫣:“司嫣,你戲弄我,我要殺了你!!快,殺了她,快給我殺了她!”

司嫣稍稍後退幾步,手裡摸向了自己的腰間。

她還冇和獸世的雄性打過架,更何況熊柔的雄性有十幾個,她不能大意。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老沉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你們在乾什麼?”尼

司嫣回頭,隻見村長和巫醫正站在山洞門口。

熊柔表情誇張:“村長村長!司嫣,司嫣是怪物,她是個怪物!我是為了村子好,我是為了村子!!”

村長深邃的眼睛從熊柔身上挪開,看向了司嫣:“司嫣,你們在乾什麼?”

司嫣從容地笑著,走向村長:“村長,之前我和熊柔簽訂的是東赤和南墨的工作契約,可是熊柔指鹿為馬,偏說那是奴隸契,妄想兩張獸皮就搶走我的崽崽。我現在跟她要回我的崽崽,可是她賴賬啊,她還要她的雄性殺我呢。村長你也知道,我身邊冇有雄性,我好欺負。”

司嫣也很佩服自己顛倒黑白的本事。

熊柔氣得不行,她咬著牙呼氣都不順暢了,“你,你!!司嫣,你!!”她想反駁,卻說不出話來。

村長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最後問熊柔:“熊柔,你為什麼不把司嫣的崽崽還給司嫣?”尼

熊柔委屈得不行,大肥熊委屈起來著實有點噁心,她道:“村長,司嫣已經拿走了我兩張獸皮,這兩個崽崽就是我的奴隸!我不想還!司嫣和我簽的是奴隸契,並不是什麼工作契約。”

村長道:“可是熊柔,東赤和南墨畢竟是崽崽。”

熊柔著急道:“可他們是蛇獸人崽崽。村長,你知道我最喜愛的第一個伴侶,就是蛇獸人弄死的!”

村長看出了熊柔眼裡的惡意,他歎了口氣:“熊柔,你的伴侶的事情和這兩個崽崽冇有關係。我們部落還是主張親雌母養崽崽。不管怎麼樣,你將崽崽還給她吧。”

“村長!”

“熊柔!”

熊柔咬了咬牙,剛剛鬆口:“那,那就……”尼

就在這時,突然間熊柔的一個雄性大聲喊:“雌主,我們,我們的鹽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