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夏安笙秦九州夏安笙 《替嫁醜妻:殘疾大佬心尖寵正版無彈窗》 第11章

主人公叫夏安笙秦九州的是《替嫁醜妻:殘疾大佬心尖寵正版》,這本的作者是夏安笙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替嫁醜妻:殘疾大佬心尖寵正版無彈窗》第11章免費試讀《替嫁醜妻:殘疾大佬心尖寵正版無彈窗》第11章免費試讀一言一出,秦妄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恨不能當場發作。

身邊的狗腿子見風使舵,察言觀色,順勢轉移了話題,拽了拽秦妄:“老大,我們還是進屋聊一聊吧,外麵風大,小心著涼了。”

秦妄的麵色更是冷了幾分,這才手踹口袋,心不甘情不願地朝裡麵走去。

夏安笙推著秦九州往前走著,麵無表情,實際上卻是在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帝都會所不愧是遠近聞名的娛樂場所。放眼望去,四處可見以當季鮮花為飾的花籃花龕,且均以柔和大氣的香檳色為主,整個大廳看起來典雅不失高貴。

大理石噴泉池子邊上三三兩兩聚集了不少明星,在頷首交談,時不時還發出爽朗的笑聲,似是聊到了什麼開心的話題。她們珠光寶氣的穿著著實給著富麗堂皇的環境,又增添了幾分色彩。

秦妄帶著一幫人進了其中一間最大的包間。

包間裡格局獨特,有的人在搓麻,有的在打桌球,還有的人懶散地倚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一見到秦妄來了,都一個咕嚕地爬了起來,畢恭畢敬:“老大好!”

“老大,你怎麼這個點過來了啊?”

秦妄睨了秦九州一眼,啪啪帶頭鼓著掌:“我這不是要給我親愛的弟弟接風洗塵嗎,慶祝他劫後餘生,留下了一條命!”

旁邊的人嘻嘻哈哈地附和著:“是啊,能留住一條命也是萬幸了。”

就在此時,人群中突然衝出來一個服務生,猝不及防地朝秦九州的身上撲了過去,盤子裡的咖啡熱飲全部都傾斜而下,倒在了秦九州的腿上。

這些咖啡都是滾燙的,夏安笙一眼看穿,這不過是秦妄在試探秦九州,看看他的腿是不是真的殘疾了。所幸提前已經做好了深度防護,彆說是滾燙的水潑在上麵了,哪怕是滾油倒在上麵也不會有任何反應。

秦九州見慣了大場麵,臉上毫無表情,隻是不耐煩地遣散了服務生,矛頭直指秦妄:“你們這裡的服務生,還真是笨手笨腳的。”

秦妄假意彎身,試圖檢視秦九州的傷勢:“弟弟啊,我真是對不住你,我待會就把那傢夥開除了,真是的,送個茶水都不會!”

“你這傷不要緊吧,我安排個人給你換身新的,不然這實在是不好看啊!”

夏安笙上前一步,自告奮勇道:“就不勞煩你了,我可以代勞。”

換衣結束以後,兩人重回包廂。

身後的狗腿子給秦妄拉開了凳子,他一臉悠然坐下,凝神看向秦九州,不懷好意地笑著:“我記得在你出事之前,我們就約好了要來打檯球的,可是還冇有一決勝負呢,你居然癱了。”

他手指漫不經心地敲打在桌麵上,嘴角扯出一抹嘲笑:“可惜了,這輩子大家都冇有機會一起打球了。”

大家都能很明顯地看出他嘲諷之意。

“老大,我們還是換一個遊戲吧,你看看九州少爺已經是個瘸子了,你讓他站起來,這不是難為人嗎?”

“就是啊,讓他起來打檯球,無異於讓一個瘸子起來跳舞……哦……不對,我說錯話了,九州少爺纔不是瘸子!哦不對……掌嘴掌嘴!”

明麵上是在維護秦九州,實際上則是換著花樣地貶低他。

夏安笙義不容辭地衝了出來,擋在了秦九州麵前道:“我們秦少爺冇有脾氣,但是不代表我冇有,不就是打檯球嗎,秦先生的技藝在我之上,你們要是能打得過我,那就算你贏唄。”

秦妄嗤笑,挑著眉眼不馴地望著夏安笙,佯裝詫異一驚:“哎呀,我差點兒忘記了,這不是我親愛的弟妹嗎?”

“你真的能打贏我嗎?”

狗腿子在邊上附和道:“我們九州少爺一表人才,怎麼找了這麼鄉野村婦,粗鄙不堪,著實嚇了我一跳。”

“這醜八怪真的懂球嗎?”

秦妄咂咂嘴:“那可不見得啊,都說人不可貌相,指不定她就能打贏我呢。”

他爽朗的笑聲之後,伴隨著稀稀拉拉的狂笑聲。

夏安笙輕咳了聲,臉上自信的笑容又深了幾分:“現在說什麼都為時過早,等我們比試一下就知道了,看看誰到底是醜八怪。”

她瞥了秦九州一眼,滿臉淡然,還在品著茶,似乎並冇有被剛剛的嘲諷影響到。她不禁感慨,這傢夥還真是沉得住氣。

不過他對於她要單挑秦妄還是持默認態度的。

夏安笙隨手撈起一根球杆,像模像樣,又丟了一根給秦妄,自通道:“比不比由你,不過你要是連一個女人都打不過,那可就敵丟人丟大發了。”

秦妄唇角上揚,弧度有點壞壞的感覺:“好啊,你要是打不過我,可得乖乖地在地上學狗爬!我是不會因為你是一個女人就對你手下留情的!”

他語氣決然,帶著勢在必得的決心,搖頭晃腦又嘚瑟的,彷彿已經勝利了一般。

夏安笙實在是想給這話傢夥一個教訓,這傢夥大言不慚就算了,還人身攻擊,真是冇素質。

秦妄先來,他像是玩票似的打了一杆子,便壞笑著說:“這一球算我讓你的!”

“這可是你說的!”夏安笙將頭髮甩甩,又利索地盤了起來,目光盯著球桌。

她先把檯球排成三角形攏在一起,張開手指,球杆貼近左手的大拇指在拇指和食指間,右手握住球杆,用力一戳,白球便像箭一般射了出去,四處亂撞,在球桌上進行激烈的舞蹈。

一輪接一輪,那些球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似的,全部都很聽話,一局還冇有結束,夏安笙便搶先得了十幾分。

秦妄這下再也坐不住了,檯球可是他的拿手項目,萬一輸給了一個秦九州身邊的醜八怪,那他在這圈子裡也不要混了。

他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站了起來,惱羞成怒道:“你一定是作弊了,我就不相信你能打出這種神球!”

夏安笙微眯著眼睛,慵懶起身,挑了挑眉毛,一語擊中了秦妄:“怎麼,敢比不敢認了?”

秦妄麵色鐵青,緊握雙拳,強忍著怒氣:“你等著吧,看我待會怎麼收拾你!”

夏安笙壓根兒不給他撒潑的機會,她將球隨意地放置在球麵上,球杆一挑,重重地擊中了秦妄的顴骨。這動作一氣嗬成,幾乎就冇有耗費多少氣力。

隻聽砰地一聲,秦妄便捂著臉跳腳哀嚎著:“你這個瘋婆子,居然敢打我的臉!”

疼痛的聲音一直持續了許久冇有停下來,秦妄哀嚎著,一屋子的氣壓極低,隻能聽見他哽咽的聲音。

狗腿子一臉心疼,湊上前驚呼道:“老大,您的臉腫起來了,都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