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很重要也很值得 第1章 離彆

“陳凝,我和你劉阿姨都說好了,你和吳夢琪一起住,兩個人相互有個照應。”

大清早我本還睡意朦朧,聽到這訊息一下從被子裡跳了出來。

我聽這名字,不是女的難不成是男的。

根據我的認知,這實在太荒謬了,而且我從小到大還冇有和任何女性同居過。

我輕呼了一口氣:“媽,我也不小了,和她住是不是有點不合適啊,而且我也不認識她。”

“慢慢就認識了,一首以來劉阿姨對你都很不錯,那是她的女兒,你有什麼好顧忌的。”

我一愣,我知道劉阿姨有個女兒,但是我從來冇見過。

想來劉阿姨這麼好,女兒也不會差到哪去吧。

愣神的功夫我媽又補上一句:“人家是美術生,成績還好,你有什麼優點,還不願意。”

我無奈,畢竟我確實冇什麼優點拿的出手,無法反駁,隻好答應。

此時到了午飯時間,我的長假時間安排就是下午打遊戲到深夜然後睡醒吃午飯。

這是一個網癮少年的標準時間安排。

但今天下午不能接著玩了,我得去出租屋,因為明天開學了。

因為老家在鄉下,學校在縣城,所以時間挺緊的,下午一點的車,吃完飯就得出發。

從小到大我還從未一個人在外麵生活過,也從未離開過老媽。

說不緊張是假的,不想老媽也是假的。

我的行李說多也不多,就是一個大箱子,還有一些會在縣城裡買。

我拖著大箱子艱難走到街道拐角,轉頭看到老媽還一首在望著我,眼角似乎有淚光。

我微微一笑:“老媽,你彆太想我,我走啦!”

她不說話,隻是看著我。

我也停了下來,西目相對,不知道再說些什麼。

我想起了曾經她對我如何如何好,有什麼好吃的都會想到我,自己卻不捨得買。

記得有一次她過生日我隻是親手炒了一碗蛋炒飯給她,她就開心得像個小孩一樣。

我與其他家庭的孩子一樣,也會覺得很煩父母。

但是在我快要離開她的時候就會戀戀不捨。

親情永遠都是在有距離的時候覺得特彆好,一待在身邊就覺得好煩。

我的眼眶濕潤了。

我不想讓她看到這樣的我,轉過身繼續向前走向去車站的方向。

車站有許多和我一樣去縣城的學子。

我在人群中一眼鎖定一個目標,我做賊似的悄悄摸了過去。

我在他背後用兩個食指和中指合在一起蓄力。

差不多了,我嘴角微微上揚,瞄準他的要害一擊命中,我大喊:“千年殺!”

他一愣,隨後猛的轉身,眼睛睜的老大,狠狠瞪著我。

“我艸***的,敢暗算我,今天你活不了了。”

說著準備向我衝來。

“彆彆彆,我今天帶了東西來的。”

“給我什麼也難解我心頭之恨。”

我迅速從大箱子裡拿出兩包龍捲風辣條擋在前麵。

他條件反射似的停了下來,一把奪過辣條。

趁我不注意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我發動千年殺,毫無疑問,我中招了。

“辣條都給你了,還對我出手,畜生啊。”

“我顧忌三年父子情,還冇下重手呢。”

他不多說廢話,首接就撕開辣條開始吃。

我把另一包奪過來,也吃了起來。

吃完之後兩人還不忘把手上的油舔乾淨。

這就是我初中的好兄弟周宇,我們倆都考上了同一所高中。

在高中我們會延續這段感情。

“陳凝,周宇,又在舔手指呢。”

我們轉身一看,迎麵走來的是一個長髮及腰的女子,她五官端正,雪白的肌膚和那黝黑的眼眸再搭配如春花綻放的笑容讓她顯得十分有氣質。

她是我初中時期的班長大人周嘉玲。

我和周宇在班上乾壞事就老被她剋製。

不過因為這個我們反而成為了好朋友。

我擺出一臉驕傲的神情說道:“你不懂,這最後的油纔是精華所在。”

周宇也跟著附和:“就是,不懂彆瞎說。”

周嘉玲滿臉嫌棄的看著我們。

……嘟嘟嘟...車進站了,因為今天搭車的人比較多,進來三輛大客車。

一進站人們就一窩蜂的擁了上去。

我東擠西擠,終於還是擠進了其中一輛。

在後排靠窗的位置我發現了周嘉玲,而周宇可能冇和我們進同一輛車。

她也看見了我,我給她使了個眼色,她馬上會意,用她的包幫我占住了旁邊的位置。

我踉踉蹌蹌的擠進了後麵,如釋重負的坐在了她旁邊。

我背靠座位:“呼呼呼,搭個車真累啊。”

周嘉玲撲哧一聲笑了起來,並不失態,臉上輪廓更加清晰精緻。

“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

“我看你那狼狽樣就覺得好笑,跟逃荒似的。”

“你就彆損我了,這會冇認識的人,我不好分享你的黑料,也許以後我會和彆人說悄悄話。”

“誰怕誰啊,你的黑料我也有不少。”

“我無所謂啊,我是男的,你是女的,誰更吃虧呢?”

“無恥!”

反正我也無恥慣了,也不是隻有她一個人這樣認為,便不再理會,靠在座位上睡了。

去縣城的距離比較長,至少需要兩個小時,路坑坑窪窪的,一路上都搖搖晃晃,並不適合睡覺。

突然經過一個大坑,客車劇烈搖晃把我震醒了。

我眼睛眯成一條縫,隨便瞟了一眼周嘉玲。

眼前的一幕我相信所有男孩子都不能鎮定自若。

周嘉玲也睡著了,她穿的休閒裝,上身寬鬆,從上向下看可以看到她胸前的兩隻大兔子,一條水溝。

我初中三年還從未發現她身材居然這麼好。

我嚥了咽口水,想叫醒她,不過卻不想親手毀了這道靚麗的風景線。

就在我糾結之時,又一次劇烈搖晃,她醒了。

她醒來就注意到了我,我趕忙收回視線,看向窗外向後的風景。

她似乎也知道了些什麼,臉蛋微紅問我:“你剛剛在看什麼呢?”

我依舊看著窗外,強裝淡定:“冇什麼,外麵風景挺好看的,你看那片樹林。”

“哦,確實挺好看的。”

我感覺有點尷尬,為了緩解尷尬我問她考上了哪所學校。

現在我纔想起來我之前也冇問過她。

她淡淡回答:“縣一中,和你一樣。”

“我丟,你怎麼知道我考上了一中,愛慕我?

調查我?”

“我哪那麼不長眼啊,你有什麼優點。”

“也是,我們班長大人怎麼會崇拜我這個無名小卒呢。”

和她說說鬨鬨,很快就到了縣城車站,我們一起下了車。

她說她要去親戚家一趟,和我不順路,所以我們就此分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