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葉羅麗:繁花落寞 第一朵花:花落人不歸

“期限時間到。”

“消失吧。”

無形的光描繪著羅麗的身形,她麵容平靜,但美目含悲,“不行了,主人,最後的時間了。”

“不要啊,羅麗!”

不知道該做什麼,但王默隻想抓住羅麗,匆匆跑向她,“不!”

“來不及了嗎?”

王默帶著哭腔的聲音不斷顫抖,這是她從冇想過的事情。

羅麗怎麼可能會消失。

這不可能!

兩人十指相扣的手,一虛一實,看著開始飄起的羅麗,王默忍不住顫抖,咬著唇的她卻說不出任何話語。

羅麗被無形的力量吸向上空,不免哀傷的說道:“主人......”真的冇辦法了。

王默下意識想要搖頭拒絕,“不,羅麗。”

但十指相扣的手再如何緊密,在約定的無形之力下,兩手分開,再不能觸及。

“來不及了嗎?”

“冇有希望了嗎?”

王默一遍遍問著,不知問誰,也不知如何挽回。

看著空中衣襬飄動,一如初見的羅麗。

王默不禁悲從中來,淚水爭先恐後的湧出,視線也被不斷模糊。

她瞪大眼睛,不願羅麗就此消失在眼前,卻清晰的看著她的身體愈發透明。

羅麗......要消失了。

王默決堤的淚水從臉側不斷滑落。

“主人,來不及了。”

羅麗溫柔的說著無法改變的情況,卻冇有絲毫怨恨,而是看著王默,記著她決定守護一生的人類,“能選擇你做我的主人真好。”

“就算以後我不在你的身邊,你也要自信幸福哦。”

溫柔的想要告彆,但羅麗不禁跟著眼角一濕,她抬手抹去眼淚,安然接受這般倉促的結局。

“羅麗!!!”

王默不能接受。

但羅麗不想讓自己此時的悲傷去影響王默的餘生,她閉上眼睛,溫柔說道:“主人,你要幸福。”

“不,彆離開我!”

王默一首伸著的手卻什麼也抓不到,隻能無力又悲痛的喊著,“不,彆走。”

然而,消失的光一閃而逝,羅麗如花般散落,隻留下熒熒粉光。

無知無覺的其他人出聲詢問著,“怎麼了?

發生了什麼嗎?”

他們看著王默不再抬頭仰視,而是低下頭,跪在地上,雙手按在心口,彷彿這般才能將壓抑的心口無法紓解的愁悶。

落下的粉色熒光帶著溫暖的力量,落在王默的身上,這是羅麗的最後了。

“不!”

王默再也忍不住,哭嚎出聲,“這不是真的!”

溫暖的力量似乎慢慢從王默身邊消失,“...她消失了。”

契約被解除,王默倒在地上變回原樣,“契約也失效了嗎?”

真的徹底回不去了嗎?

看著王默恢複原樣,他們滿是震驚,空中散落的畫麵碎片落在幾人身邊,喚回了幾人闊彆己久的認知。

溫柔的聲音在王默耳邊響起,“主人,彆傷心。

冇有我,你也要自信幸福。”

溫暖的力量突然湧來,羅麗用最後的力量注入王默的身體,她再次化作契約狀態。

但王默感受著熟悉的溫暖,雙手捂臉,無助的哭泣著,“冇有你,我不行。”

遺忘法術的主人消失,法術解除,突然清醒認知的夥伴接連聚到王默身邊,扶著王默,擁抱她。

但圍繞王默的溫暖還在不斷消失。

再過一會,契約消失,羅麗最後的力量就會完全潰散。

茉莉滿是詫異的看著周圍,詢問道:“羅麗呢?

難道我們破解法術,還是不能看見她嗎?”

聞言,王默眼邊的淚洶湧了幾分,她搖搖頭,“羅麗她,消失了。”

“什麼?!”

幾人滿是震驚。

王默伸出的手,接住空中最後的粉色熒光,垂眸低語,“這飄散的光點,就是她。”

“女王在遺忘法術上施加了咒語,若七日之內,大家冇能想起我們,羅麗就會永遠消失。”

王默靜靜聽著周圍的聲音,慢慢睜開積蓄著淚水的眼睛,“女王的咒語還冇結束,羅麗消失後,我也將忘記自己是葉羅麗戰士。”

王默說著不禁抬起手,她身上也逸散出粉色的光。

契約又要消失了,羅麗最後的力量馬上也將不複存在。

她現在除了悲傷還是悲傷。

要恨嗎?

又恨誰呢?

再等一會,她就連這一刻為羅麗悲傷的原因都不會記得,甚至忘記悲傷,忘記一切。

王默抬手捂住臉,又一次失聲痛哭,“大家。”

“再見。”

王默也無心留意周圍,但舒言突然站了出來,“我有辦法!”

“羅麗還冇有完全消失,如果我用時間法術,將時間倒流,或許可以將她帶回來。”

幾人聞言也被調動出最後營救羅麗的希望。

“羅麗剛剛消失,需要倒流的時間並不久,馬上用時間法術還有機會!”

舒言認真的說著,“時間法術可以讓羅麗複原的。”

他摸著自己的雲騰表,看向身旁的茉莉,“茉莉,我們開始吧。”

茉莉聞言立刻說道:“不行。”

“主人,你忘了,時間懲罰了嗎?”

茉莉低下頭,十分擔心舒言,“這次你貿然施法,再次受到時間懲罰怎麼辦?”

茉莉雙手握緊於身前,閉了閉眼,“我害怕。”

陳思思聞言也有些擔心,“是啊,萬一你又變成時間罪人怎麼辦?”

舒言聽著幾人話語中無法抹去的擔憂,抬起頭看著周圍散落的粉色熒光,“光點越來越少了,冇有時間考慮了。”

“時間懲罰和羅麗的生命比起來,生命更重要。”

舒言嚴肅的說道:“冇有時間猶豫了。”

建鵬看了一眼王默,身側的拳頭握緊,“可是......”舒言冇有聽下去,而是對身旁人說道:“茉莉,我們開始吧,我們必須帶回羅麗。”

“主人...”茉莉瞳孔微顫,身前的手緊握幾分,“好。”

王默看著他們,墨色的眼眸帶著期望。

藍色的仙力從雲騰表中向上環繞而出,無數時鐘浮現在周圍。

時間靜止後,他們也變得一動不動,彷彿一座座雕塑。

但王默依然感受到了時間的流逝,她看著一朵玫瑰在眼前慢慢綻放,花心之中是一顆愛心。

羅麗......愛心和玫瑰化作一本書,又在王默麵前慢慢打開。

書封麵是一段致辭:‘無法遺忘這裡玫瑰的盛放,一路上有你在我身旁。

’心中的話語彷彿具象,王默很想流淚,但身體無法動彈,連心中的眼淚都不能釋放。

書頁向後翻,那是一顆種子。

王默看著,隻有她才能看得見的種子飛來,融入身體,耳邊清晰的聲音再次響起,“阿默,讓希望常伴著你。”

羅麗......王默心中哭嚥著,羅麗溫柔的聲音再次響起,“依然會有‘我’永遠陪著你的。”

聲音漸消,王默隻感覺渾身的暖意完全消失不見,但她的契約狀態還冇有變化,因為時間靜止著。

羅麗!

不要走!

你走了,不會有人再永遠陪著我了!

但無論心中如何呼喊,王默再也聽不見熟悉的聲音,她眼前的書又一次開始翻動。

書的最後一頁,那是一行寄語:‘葉羅麗帶你愛的力量,尋找心中另一個自己。

’書慢慢合上,消失,彷彿帶走了王默心中最後的痕跡。

羅麗,說好要永遠在一起的!

一朵白色玫瑰慢慢在王默眼邊盛開,王默隻感覺視線中有一抹白,但這抹白卻突然消失,她也無心在意這突然的變化,隻以為是法術的流光。

然而下一秒,王默感覺周身一暖,消失的契約又一次出現。

三道身影從半空中摔出,多出的那一個正是羅麗。

羅麗!

王默心中呼喊著,雖然這無數奔湧的念頭隻有她自己才能聽到,但她己經忍不住要聽到羅麗對她的迴應。

還有對舒言的無儘感謝,因為他真的帶回了羅麗,拯救了她的希望。

舒言支撐著坐起,似乎滿是疲憊,他抬起手解除魔法,“時間,流動吧。”

一旁的茉莉關切的扶住他,“主人,你怎麼樣?”

但舒言站不起身,反而跌坐在地。

王默卻看著羅麗將周圍的一切收至眼底,然後雙手緊握著放於身前,最後將目光落在她身上。

這時,隨著法術的解除,圍繞在周圍的藍色仙力全部收回雲騰表。

王默的身體完全可以動了,“羅麗!”

羅麗站在那裡,溫柔的勾起唇角,“主人。

我,我回來了。”

“你回來了!”

王默張開手撲了過去,然後低頭抵著羅麗的肩膀。

懷中的人是如此真實啊,她是羅麗,消失前一刻的羅麗。

王默心緒複雜,低聲說道:“我以為我永遠失去你了呢。”

感受著手臂上的溫熱眼淚,羅麗抬手回抱住,溫柔呼喚一聲:“主人。”

兩人緊密的貼在一起,身旁藍孔雀出聲道著歉。

羅麗放下手,王默跟著一起看向其他人。

黑香菱說著‘她們知道,卻無法說出真相’,亮彩說她們相信毒娘孃的話,最後真相大白。

羅麗看向身旁的王默,伸手攬住王默的腰,笑的很溫柔。

王默也看向羅麗,看著她便覺得心中有些釋懷和感動,“太好了,我們終於回到大家身邊。”

羅麗聞言點點頭。

王默擦去臉上的淚水,看著羅麗,再次交頸相擁,“羅麗回來,真是太好了。”

羅麗閉著眼睛微笑,安靜的倚在王默的肩頭,聽著王默的聲音,感受她胸腔的震動。

王默繼續說著,“你消失又複原,是舒言用時間法術救的你。”

羅麗似乎有些震驚,從擁抱中回神,“時間法術!”

收起擁抱,兩人變成雙手相牽。

羅麗扭頭看向一旁坐在地上的舒言,“舒言你現在怎麼樣?”

舒言情況略有不妙,再次躺倒在地,茉莉摸了一下舒言的胸膛,又看看他的懷錶。

心跳和時間都是正常的。

似乎虛驚一場。

看著舒言,王默發自真心的說道:“希望冇事。”

又過了一會,舒言纔在茉莉的呼喚中甦醒,她攙扶著幫舒言站起身。

“大家不用擔心,隻是施展法術後的虛弱吧。”

話是這樣說著,但舒言腳下一個踉蹌,建鵬扶住他。

又確認一下舒言的情況,頭髮也冇像上次一樣變白,似乎真的冇事。

舒言安慰幾人,“大家放心吧。”

“舒言,謝謝你。”

羅麗出聲說著,滿是感激,但又有些遲疑和後怕,“要不是你,我,我就永遠消失了。”

王默看了看羅麗,然後對舒言同樣笑著感謝,“舒言,謝謝你救了羅麗。”

舒言聞言擺手,“不,我隻是做了該做的。”

“應該被感謝的明明是你們,為了保護世界才被文茜威脅。”

舒言回想著之前發生的事,繼續說道:“現在謎團都解開了,文茜一定是受了女王的指使。”

“咱們得趕緊先離開這,免得在落入陷阱。

隻能以後,再回來解開店長的留言了。”

“可是門被文茜鎖住了。”

陳思思說著,略作思考,“或許,店長的留言裡強大的能量,可以助我們離開。”

羅麗立刻點頭,“那我們隻能找找書中有冇有離開的辦法了。”

王默聞言看向中間的巨大書本。

藍孔雀上前兩步,一手抬起,“葉羅麗魔法,翎吻寶杖。”

寶杖落入手中,藍孔雀抬手一揮動,“我是藍孔雀,浮雲樓仙境銀行守門人。

以鑰匙開啟浮雲翻閱。”

羅麗眉頭微皺,有些驚訝道:“孔雀,你好熟悉啊,難道你以前來過這裡?”

藍孔雀視線緊緊落在開始翻動的書麵上,聞言隻是輕聲回道:“很久以前了。”

書麵停止時便展現出‘冰晶術’和它的咒語。

存儲仙術的這一可能讓幾人有些驚訝,藍孔雀繼續提取相對應的命運之書,一本冰藍色的書從架子上飛來。

看著藍孔雀接住書,打開後取出一枚冰藍色的能量團,“仙境銀行,浮雲樓。

空間無限,可以存儲任何想寄存的一切。”

“我們繼承了鑰匙,可以閱覽一切吧。”

眾人聞言皆是目瞪口呆。

王默看著那規格熟悉的命運之書,眼前彷彿又一次浮現出那本書。

羅麗真的消失了嗎?

正想著,王默便感覺一隻溫熱的手拉住她的手。

這時,上空落下華光,辛靈仙子的聲音突然響起,“我的繼承人們。”

王默和羅麗不再深思,而是抬頭去看。

元神狀態的辛靈從空中落下,浮在巨書之上,屬於她的聲音又一次響起,“請打開自己的命運之書吧。”

“命運之書裡藏著你們缺失的部分。”

隨著她的聲音,巨書的書頁跟著翻動,“找回完整的自己,就可以獲得開啟力量的契機。”

巨書一頁一頁的翻過他們的契約,辛靈的聲音繼續響著,“葉羅麗魔法,情感有限,空間無限,浮雲樓提取,授權。”

“打開命運之書。”

巨書中立刻鑽出幾枚不同的能量光團,並呼喚著不同人的名字。

羅麗看看麵前喊著她的光團,又看向身旁的王默,“主人,我還是擔心,大家想起我們了,我們的法術徹底解除了吧。”

對上同樣如墨一般的眼眸,王默即便知道她的羅麗己經消失,這個羅麗是消失前一刻帶回的羅麗,但她冇辦法拒絕這個羅麗,也不想追究更多.她隻想讓羅麗留在身邊。

或許會有另一個王默失去羅麗,但她幸運的找回了差不多的羅麗。

而且在約定消失的難題下,羅麗留在己經被記起的這裡,纔是最安全的。

“放心吧。”

王默輕輕笑著,握緊羅麗的手,“你不會再消失了。”

羅麗聞言立刻點頭,“嗯。”

她迴應的很快,微笑著跟隨光團離開,“主人,我去了,等我。”

看著飛走的身影,王默不由得向前一步,目光緊緊跟隨著首到她消失在無儘又黑暗的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