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聽我心聲後,皇宮滿地瘋批 第 1 章 胎神現世

天道要崩。

趙珠珠以一己之力,撥亂反正,重鑄天道秩序,然後……自己嘎屁。

呃……其實趙珠珠也冇那麼偉大。

但上界的神,生來便有自己的使命。

或許趙珠珠的使命,便是重塑天道秩序。

趙珠珠的神魂,正一點一點消逝於天際。

底下大小神明,哭得肝腸寸斷,紛紛悲切大喊:“師父不要走!”

“師祖不要走!”

“元君老祖莫要丟下我們!”

彌留之際,趙珠珠垂眸俯視眾神,甚至還對眾神虛弱一笑,嘴裡喃喃道:“放心!

吾不會認命……吾終會歸位!”

—————————大齊王朝。

大齊皇宮。

一臉喜氣的裕嬪,雙手捧碗,正準備灌自己安胎藥。

“今日的安胎藥,似乎特彆的……”裕嬪湊近一聞,眉頭猛地皺起。

“特彆什麼?”

林嬤嬤麵色一緊,脫口詢問。

裕嬪抿了唇,苦臉道:“特彆的不好聞。”

“藥哪有好聞的!”

嬤嬤突然拔高音調,隨即強顏歡笑,“裕嬪娘娘莫要嬌氣,捏著鼻子,一口吞下,對肚子裡的小公主好呢。”

“對小公主好呢。”

屋裡人紛紛笑臉相勸。

裕嬪被說動,端著藥碗,繼續往自己唇畔湊近。

嬤嬤眼中,飛快劃過一絲喜意。

哦豁~正在此時,裕嬪耳朵裡,突然傳進一道莫名其妙的小奶音。

這小奶音,竟還操著這方的方言。

誰在說話?!

裕嬪渾身一僵,跟見鬼似的,雷達一樣的目光,滿屋掃視。

……什麼都冇發現。

隻聽小奶音繼續。

哦豁,哦豁,要嘎了,又要嘎了!

第九十九次投胎,也冇能成功,又是胎死腹中的慘命!

那什麼裕嬪吾娘,吾投胎之前,己經一字不漏,檢視過相關所有人的命簿!

今日這藥有毒,喝下去,你肚中孩兒,也就是元君老祖我,將來不死也要變傻子!

快扔,快扔,莫要遲疑!

肚中孩兒?

裕嬪手舉藥碗,低頭摸孕肚,己經快嚇成傻子。

她這肚子裡懷的,是神仙,還是妖精?

亦或是……傳聞中的胎神!!!

“裕嬪娘娘?

該喝藥了!”

林嬤嬤推裕嬪一把,緊張提醒。

諸天萬物,聽我號令!

肚子裡的小奶娃,忽地圈起兩根小手指掐訣,心裡還唸唸有詞:便宜孃親,棄藥,保你我小命!

小奶娃不安提醒。

糟糕的是,小奶娃心知肚明,她現在己經不具備神力!

於是,小奶娃還得在孃親肚子裡,來回翻個身,鬨出大動靜,躁動示警。

裕嬪終於回神,不大靈光的腦瓜子瘋狂運轉。

突然,裕嬪福至心靈,捂住肚子,痛苦“哎呦”一聲,手裡藥碗順勢傾倒。

藥湯撒了一地。

林嬤嬤麵色一沉,立即高聲質問:“怎麼回事?”

裕嬪捧著大肚子,苦哈哈作答:“剛纔……剛纔肚子裡的小公主,突然猛踢我一腳!

想來小公主也覺得藥苦,不想再吃。”

“娘娘莫要胡言亂語,誆騙老奴。”

林嬤嬤垮著老臉,斜眼審視。

“哈哈,怎麼會。”

裕嬪擠出笑臉,手熟練往袖袍裡一掏,掏出一個黃澄澄的金元寶,趕緊強塞過去。

嬤嬤掂了掂沉甸甸的金元寶,十分滿意,嘴角冇忍住高高翹起。

自然是金元寶越沉,嘴角翹得越高。

裕嬪笑盈盈。

林嬤嬤老練揣起金元寶,揮揮手,扭著肥臀揚長而去。

“呼~”呼!

小奶娃與裕嬪,幾乎同時鬆口氣。

宮女趕忙收拾藥汁。

外人在場,裕嬪冇出聲,隻動用心念,激動跟肚子裡的奶娃娃通氣。

“請問……”裕嬪雙手合十,帶著十二分的虔誠與恭敬,“難道傳聞中的胎神……就是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