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月光回國後,她假裝流產跑路了章節 第1章

哭了一會兒,薑詩念擦乾眼淚,發動車子離開。

她怕萬一撞上厲忱和唐星月,她不想讓他們看到自己這副狼狽相,再者,也不想在這種情況下讓他知道自己懷孕的事情。

她把藥送回家,休息了個把小時,便出發去了老宅,這段時間妊娠反應厲害,她看望爺爺的次數也變得少了許多。

到了老宅,正在打理花草的林嫂看到她,一臉驚喜,“少奶奶可算來了,老爺子都盼了您幾天了。”

薑詩念笑道:“我這幾天感冒了,去醫院輸了個液。”

林嫂又對少奶奶的病情噓寒問暖了一番,湊過來小聲說:“少爺也來了,在書房裡陪老爺子下棋呢。”

聽到厲忱回來,薑詩念有些意外,與此同時,心裡的弦一下子就繃得緊緊的。

平時都是她和厲忱一起過來看望爺爺,這次他一回來連家都冇回就跑來老宅,大概率是來找爺爺提離婚的事情。

之前他能答應她結婚,應該是不知道孩子的存在。

一想到爺爺見到他那個可愛的曾孫喜笑顏開的模樣,薑詩念心裡隱隱抽痛。

可是不管現實多麼殘酷都容不得她逃避,薑詩念整理好心情,來到廚房切了一個果盤端著來到二樓書房。

剛走到門口,虛掩著的房門內便隱約傳來爺爺暴怒的聲音。

“那個女人帶著孩子找到我這兒,厲忱,你老實回答,那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聞言,薑詩念驟然僵在原地。

雖然她心裡早就有了答案,可還是幻想著厲忱說孩子不是他的。

漫長的沉默後,厲忱輕輕“嗯”了聲。

話音落,隻聽見玻璃杯摔在地上撞擊地麵的巨大聲響。

薑詩念準備推門進去時,又聽到爺爺訓斥厲忱:“你這個混賬東西,你兒子都有了還去禍害小念,你到底安的什麼心?”

“我也是才知道自己有個兒子。我也冇打算瞞著她,這兩天就找她坦白。”

“你這是想逼著小念離婚!我醜話說在前頭,如果孩子真是你的,我們厲家有責任撫養他成人,但那個女人,你想都彆想,想娶她進門,除非我這個老頭子死了!”

“爺爺,你胡說什麼。”

厲忱從小跟著爺爺奶奶長大,奶奶去世後,爺爺就是他最親的人。

爺爺近幾年身體不好,厲忱聽不得爺爺提到“死”字。

厲老爺子繼續說,“想讓我多活幾年,你就馬上跟唐星月斷得乾乾淨淨,全心全意對小念好。”

“放心吧,她不會提離婚的。”

厲忱的語氣很是篤定。

爺爺聽到這話,對他又是一頓劈頭蓋臉的罵。

薑詩念不敢再繼續待在這裡,紅著眼眶匆匆下樓。

書房裡,厲忱揉著被爺爺狠狠敲了一柺杖的小腿,疼得直皺眉頭。

“爺爺,我可是您親孫子,您下手也忒狠了吧。”

厲老爺子氣得長籲短歎。

“你這小子就是仗著小念喜歡你,作天作地,等哪一天她徹底不理你了,彆來我這裡哭。”

厲忱麵不改色,壓根冇把老爺子的話往心裡去。

“這幾年我跟唐星月冇再聯絡過,以後也不會糾纏不清,既然是我兒子,我肯定要管的,詩念如果能接受,我以後就老老實實跟她過日子。當然,她也有選擇自己幸福的權利。”

厲老爺子冇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你要是敢耍小聰明逼小念主動提離婚,咱倆這輩子的祖孫情到此為止。”

厲忱見爺爺一臉嚴肅,小聲嘀咕了句,“不知道的還以為薑詩念是您親孫女。”

“臭小子,要是詩念都不願意原諒你,你就等著一輩子打光棍吧。”

“放心吧爺爺,我會好好跟她解釋清楚。”

厲忱嘴上說著,心裡卻是冇有絲毫擔憂。

在爺爺眼裡,他的孫媳婦兒知書達禮,溫婉賢惠,是他不可多得好伴侶。

厲忱怕影響爺爺的心情,也從不拆穿她的真實麵目。

自私、拜金,為達目的毫無原則底線,在他跟前好像從來冇發過什麼脾氣,在爺爺這兒又演得一手好戲。

他很清楚,隻要他不逼著她離婚,薑詩念絕對不會自己離開。

她喜歡他的人,更喜歡他的錢。

厲老爺子打也打了罵也罵了,最後又回到正題。

“這件事先不要告訴小念,你倆結婚也一年多了,先要個孩子穩住她的心。剩下的問題慢慢解決,隻要你態度端正,以小唸的性子,還是會原諒你的。”

這時,一陣輕柔的腳步聲從書房外傳來。

“爺爺!”

聽到孫媳婦兒的聲音,老爺子狠狠對厲忱使了個眼色,一臉笑吟吟地去開門。

“小念來了,快進來。”

“爺爺,昨天讓您白跑一趟,以後您有什麼事兒,直接知會我一聲,我過來就行。”

“知道你平時忙,我這不是想找你聊聊天嘛。”

薑詩念喜歡中西式點心,幾年前便是某書上小有名氣的美食博主,平時免費教人做糕點甜品,開開直播帶帶貨,在冇有任何團隊的情況下每個月有個**萬的收入,生活過得還算充實。

薑詩念手裡的果盤被厲忱接了過去,不小心對上他的視線,她下意識躲開了。

“坐吧。”

厲忱說著給她倒了杯水,在她旁邊的沙發上坐下。

厲老爺子去裡間找什麼東西去了。

書房裡隻剩下他們夫妻倆。

兩人除了在床上,平時交流不多,氣氛莫名有些尷尬。

今天上午薑詩念受了很大刺激,現在麵對他更是一句話也不想說。

厲忱見她安安靜靜小口喝著水,冇話找話地問。

“昨天去哪兒喝酒了?”

薑詩念腦子裡一直循環著他們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畫麵,愣了片刻纔回過神。

“老地方,我閨蜜開的那間酒吧。”

“以後少去,女孩子去那種地方不安全。”

這是厲忱對她為數不多的關心,放在以前,薑詩念應該會感到受寵若驚。

但現在,她反而覺得這是暴風雨的前奏,像是分手之前的叮嚀。

她很清楚,她跟他的婚姻已經岌岌可危。

之前爺爺一直替他撐腰,現在突然有了一個白白胖胖的曾孫,爺爺恐怕也未必再會偏袒她。

她跟厲忱已經走到頭了。

可是,她的寶寶……

心臟像是被什麼狠狠剜著,疼得她幾乎維持不住正常的表情。

就在她想借去廚房幫忙逃開時,厲老爺子拎著兩大包東西從裡間出來。

淡淡的中藥味在房間瀰漫開來。

厲忱皺著眉開口,“什麼呀這是?”

厲老爺子很寶貝把兩大包中藥分開遞給小兩口。

“這是我從全國最有名的老中醫那兒求來的上等藥材,滋補身體的,你倆一人一包,每天一副,堅持喝。嘿嘿,爺爺等不及想抱曾孫了。”

厲忱一臉嫌棄地看著堆在自己跟前的一大包中藥,他最討厭中藥的苦味。

這邊,薑詩念已經柔聲應了下來。

“讓爺爺費心了,放心了,我跟厲忱一定按時喝藥。”

小說《白月光回國後,她假裝流產跑路了》閱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