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日妄想 第一章

薑幼被池妄高身軀抵在牆上,散發著渾厚男性氣息的膛堵著她。

她慌張的伸出小手,指尖抵著他實的肌上,咬牙用力,發現完全推不動。

“池妄,你到底想嘛,能不能……彆靠我這麼近。”

池妄的鼻梁距離她的眉眼隻有半寸,捏著她的下巴,黑眸滾燙,已經盯她的唇很久了。

薑幼心慌得要命。

生怕池妄的吻猝不及防落下來。

她嚥著口水講道理,“池妄,接吻……是在一起的男女才能做的事。”

池妄喉結滾了滾,目光從她的唇移開,終於開口說話,“我需要你來教?”

他的嗓音透著沙啞剋製,薑幼被他危險盯著,害怕地低下頭,咬著唇說,“可我們不是。”

她羞得不敢看他,耳朵尖都透出粉粉的顏色,“冇有任何關係,就隨意親親抱抱,是耍流氓。”

嗬,他耍流氓?

都過了,親她兩下,還不樂意?

“想有關係還不簡單?”

池妄鬆開她的下巴,掐住她的腰肢狠狠貼向自己。

薑幼猝不及防撞在他身上,有些狼狽。

池妄撩起她耳邊的軟發,露出鮮有的溫柔,沙啞輕聲道,“回到我身邊來,小小,你想要的一切我都滿足你。”

池妄已經好久冇這樣溫柔叫過她“小小”。

薑幼被他身上溫香馥鬱的氣息迷亂了意識,身體發軟得靠在她懷裡。

她搖了搖頭,稍微清醒了一些,屏住呼吸小聲開口,“你中午說,讓我以身抵債,是叫我肉償……可我不想,我可以答應你任何要求,但我不想做你的。”

她拒絕的很脆,仰起頭認真地看著他,“池妄,欠你的錢,我會慢慢還的。”

池妄眼中的柔情漸漸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絲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