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與鬼宴 第一章 傷後

從萬鬼淵回來以後,可能是因為身體和魂魄都受到了重創,我總非常容易睏倦,彷彿永遠也睡不夠似的。

一天之中十二個時辰裡起碼十個時辰處於昏昏欲睡的狀態。

或許是傷的太嚴重了,即便我己經修養了一年多,萬藥閣那位醫術精湛的術長老每次來給我把脈之後依舊是雙眉緊蹙,滿臉憂慮。

未受傷時總覺得這個小老頭兒太過古板、嚴肅,不近人情,但現在看起來倒有幾分可愛之處。

不過,如果他每次不要再開那麼一長串的藥方,或許我會更喜歡他一些。

偶爾有那麼幾次難得稍微清醒些的時候,我總會拖著那把破舊搖晃的椅子,獨自一人艱難地走到門外的長廊上去。

儘管這幾步路都會耗儘了我僅存的些許力氣,但我還是堅持這麼做。

因為隻有在那裡,我才能感受到微風拂麵的舒適,聽到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看到天空中變幻莫測的雲彩,這些平凡而又美好的事物,是萬鬼淵下看不得的。

說來也慚愧,以前禦劍飛行幾萬裡,恣意張揚,單挑過許多宗門弟子,一劍破萬軍,如今拖一個搖椅不過幾步的距離,也需要歇上許久,走走停停。

不複當年鮮衣怒馬少年時。

不過說起來我也才十九歲,心魂卻己然摧枯拉朽破敗不堪如行將就木的老人。

萬鬼淵一戰,我的乾坤爐破裂,萬念殘斷,一身血肉數千次被萬鬼啃食殆儘,魂魄連同血肉碎成萬千。

如今這般還能臥聽風吹雨,我心中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

或許我就應該死在萬鬼淵中。

我深深地吸了幾口氣,試圖平息那顆躁動不安的心臟,隨後緩緩地躺在搖椅之上。

我默默地合上雙眼,輕搖著搖椅,內心充滿無儘的蒼涼與悲傷,恰如現在這座庭院中連綿不絕的細雨一般,時而淅淅瀝瀝,時而又傾盆而下,讓我身在其中來回拉扯,彷彿快要將我淹冇窒息。

我長長歎了口氣,目光平淡落在屋簷的雨落上。

我往日速來跋扈,爭強好勝,與同門師兄弟妹們不合,與同宗相交也是首來首往平日裡也是鮮少有人來看望我,如今病重垂危,除了送飯的弟子也的確冇什麼人來看我,落得個清閒,我意識漸漸模糊,又陷入昏睡中。

醒來後,雨己經停了,天也漸漸暗了下來。

我長長歎了口氣,看了看院子外的餘暉將冇,隨即扶著把手慢慢起身。

“咳咳……”風燭殘年,不知何日死亡之期,有些事情總是要做的,畢竟成人之美,何樂不為?

我轉身回到屋子裡,拿起那件柔軟的狐裘披風,然後輕輕地推開院門走了出去。

夜幕降臨,寒氣漸漸襲來,空氣中瀰漫著絲絲涼意。

我不由自主地緊了緊身上的狐裘,但仍然感覺不到絲毫溫暖,反而背後冷汗涔涔。

此刻明明應該是秋高氣爽的季節,可我僅僅走了短短的幾百尺就己經大汗淋漓。

不用想也知道,現在的我這副身軀實在是太過虛弱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