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月光他一直都在崩人設 1.表白被拒

-

高考結束不久,學校通知去領報考指南。

高三的教學樓鮮少有這麼熱鬨的時候,在一樓都能聽到震天響的玩鬨聲。老師們也一反往常嚴厲的樣子,由著學生們玩鬨。

林溪悄悄爬上五樓,手裡捏著一封信。在一邊外麵站了很久,終於下定決心把裴嘉述叫了出來。

裴嘉述在他們學校是神一般的存在,學習成績常年全年級第一,光榮榜上他的照片從粘上就冇取下來過。

而且人又溫柔長得又帥,不少人都對他暗許芳心。林溪也是其中之一,直到今天才下定決心跟他表白。

一班的人似乎都對這種情況見怪不怪,甚至有人在一邊吹口哨。

林溪緊張地不敢抬頭,把裴嘉述帶到了人比較少的鐘樓。他微微躬下身子,緊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把信遞到裴嘉述麵前。

“裴嘉述,我……我喜歡你很久了,你——”

他的聲音嘎然而止,眼見著他的表白信被裴嘉述拍到地上。剩下的話卡在喉嚨裡麵,一句都說不出來。

信封上還畫著他和裴嘉述的Q版比心小人,中間那個粉色的愛心此時更像是諷刺。他愣神地看著裴嘉述,心裡卻仍然抱有一絲期待。

萬一……萬一裴嘉述隻是不小心呢,他那麼溫柔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隨意糟踐彆人的真心。

他擠出一抹笑容,“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故意的。”

說著,他彎下身子想要把表白信重新撿起來,但是一雙腳卻比他更快一步,踩在那封他斟字酌句好幾天才完成的表白信上。

林溪的心彷彿也被那雙腳狠狠得碾過一樣,可冇想到還有更令他心碎的。

“我就是故意的。你們這些oemga能不能彆總當著我的麵發情?”

裴嘉述的眉頭幾乎擰在一起,臉上冇有一貫的溫和。狹長的眼睛微眯著,看起來極具壓迫力。

他看人的時候總是笑著的,眼尾微彎,中和了麵容的冷硬。林溪也是第一次發現,裴嘉述的五官居然這麼具有攻擊性。

他的話還在繼續,“你瞭解我嗎?知道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僅靠著外貌和我身上的光環就說喜歡我。”

“你不是喜歡我,隻是喜歡幻想中的那個完美的人設而已。”

裴嘉述輕嗤一聲,腳碾過信封,從林溪的身邊大步走過。

林溪呆愣地看著裴嘉述的背影,從地上撿起滿是腳印的表白信。

上麵的兩個Q版小人全是灰,已經看不出原貌了。

偌大的鐘樓像是一個巨大的分界線,一邊是已經高考完無比喧鬨的高三,一邊是正在為了來年高考努力的高二。

而他的人生也像是在這一刻被劃上分界線一樣。

“小溪啊!快醒醒十二點了。”林溪媽媽晃了晃趴在桌子上睡著的林溪,他才恍然從夢裡醒來。

夢裡那種悵然若失和悲憤的感覺仍在,媽媽還在他耳邊嘮叨,“你這孩子也是心大,趕快去查分,我和你爸爸都等著呢。”

“查分?”林溪緩了緩,才從剛纔的夢裡回過神,想了來今天就是高考查分的日子。林爸和林媽都湊上來,等著他查分。

他打開電腦,但是網絡一直繁忙,查不出成績。

林溪的右眼皮猛地抽動兩下,心裡莫名有些不好的預感。

林媽從他手裡拿過鼠標,重新整理了幾次都冇顯示出來。

過了半個多小時,林爸捂著嘴打了個哈欠,“現在時間也不早了,要不然先睡吧,明天早上起來再查。”

“哎呦,這個破網站,說得是半夜十二點出分,這都快一點了,一點動靜都冇有。”林媽抱怨著

又重新整理了一次頁麵。

林爸訕訕地笑了笑,打著哈哈,“人太多了嘛,彆著急,你看孩子也困了。”

林溪出神地看著電腦,腦子裡麵都是剛纔的夢,之前他一直把裴嘉述當標杆,想考上他的大學。但是現在……突然也不是那麼想了。

“出來了出來了。”林媽又重新整理一次,原本一直加載不出來的頁麵,現在總算加載出來了。

“523分,兒子你是不是過線了?”林媽激動地說,林爸扶了扶眼鏡,同樣激動地看著林溪。

但是林溪的臉卻已經沉下來了,這個成績跟他預估的分數差幾分。現在剛剛擦線過文化課要求,可是他報考的那個專業是看綜合分的。

文化課擦線過,很容易就會被刷下去。

林溪蒼白地張了張嘴,突然有種喘不上氣來的感覺,他捂著自己的脖子,有些痛苦地伏在桌上,oemga資訊素從腺體裡麵湧出來。

“小溪,你怎麼了?”林媽看到他臉色漲紅,拍著林爸讓他趕緊叫救護車。

到了醫院之後一番檢查,各種氣味混雜在一起,資訊素和消毒水的味道充斥在林溪的鼻尖,尤其是林爸身上若有若無的alpha資訊素,更是令他崩潰。

醫生擰著眉,讓林爸先去外麵等著。

林媽保養精緻的臉此時幾乎皺在一起,焦急地看著醫生,“醫生,這孩子這是怎麼樣了?怎麼突然就這樣了?”

“這是一種資訊素應激障礙症,omega會排斥其他alpha的資訊素,甚至產生過敏、偽發|情等狀況。”

醫生又詢問了林溪一些問題,最後得出結論,“他這是心理因素,先解決病灶。”

雖然剛纔醫生冇有問具體的原因,但是林溪也猜到了,是因為表白被裴嘉述拒絕,甚至還被他罵了。

“醫生,還有什麼其他的解決辦法嗎?”他暫時不想看到裴嘉述。

醫生點了點頭,“找一個匹配率高的alpha脫敏治療。”

“那就是找個對象就行了吧醫生?”林媽放下心來,拍了拍林溪的肩膀,“高考也考完了,學校有冇有喜歡的,正好找個對象。”

林溪嘴角一抽,他媽真是句句都能踩中他的雷點。

媽媽你猜我為什麼會對alpha過敏!

冇想到他媽是真的把這件事放在心上,開始在她的太太圈裡麵物色alpha,甚至又去騷|擾醫生,找跟他匹配率高的alpha。

而林溪正在為了報誌願的事情發愁,他的藝考美術老師也很關心他的分數,知道他的成績之後想辦法聯絡美院的招生組,得出的結果也是有點懸。

可能會被調劑到其他的專業。

林溪的心都死了。

這段時間林溪一直都在為了高考誌願的事情擔憂,冇關注學校的事情,也不知道一條視頻悄悄在學校裡麵傳來。

有人把視頻發給了他。

【林溪,這個人是不是你啊,我聽這個聲音跟你有點像,而且衣服好像也是同一套……】

林溪煩躁地打開手機,看到這條訊息的時候就有不太好的預感。

果然,視頻裡的人是他,另一個人正是他表白的裴嘉述。

裴嘉述冷冰冰的話從手機裡麵傳出來,“我就是故意的。你們這些oemga能不能彆總當著我的麵發情?”

林溪現在聽到裴嘉述的聲音就犯噁心,難堪地攥著手機。

冇想到裴嘉述拒絕他就算了,竟然找人拍了視頻發出來。他以前真是瞎了眼了,怎麼會覺得裴嘉述這種人溫柔。

林溪找完藝考老師之後,找了一個咖啡店坐著。

老師給他的建議是放棄華美,去衝國美,這兩所大學的校考合格證他都拿到了,國美確實比華美穩妥一點。

華美是他藝考以來奮鬥的目標,無數個難捱的日夜裡,隻要想到能跟裴嘉述去一個學校,他就瞬間燃起希望。

現在這樣的成績,或許是上天讓他放棄。

正當他愣神的時候,對麵突然坐了一個人,戴著黑色的鴨舌帽,穿著普通的襯衫和直筒褲,看起來乾淨又溫柔。

林溪眼睛一亮,抬起頭,卻看到一張令他厭惡的臉。

“你……”

他話還冇說完,對麵的人就壓低聲音說:“表白牆上的東西,刪掉。”

林溪一愣,什麼表白牆?什麼東西?

看著林溪呆愣的表情,裴嘉述眉頭蹙起,把手機放到林溪麵前。

上麵是他們學校的表白牆,內容是他剛纔看到的視頻,配文是【冇想到學院男神是這樣的人,以後再也不會喜歡他了】。

這條帖子下麵蓋了無數層的樓,幾乎都是在說對裴嘉述幻滅了。

要不是時機不對,林溪保準笑出聲來,真是現世報啊。

裴嘉述見林溪半天冇反應,又重申了一遍,“刪掉。”

林溪這才懂了裴嘉述來找他的意思,原來是覺得這條視頻是他傳出來的。他冷哼一聲,“彆說這個不是我發的,就算是我發的,我也不會刪的,這些本來就是事情,讓大家看清接你的真麵目怎麼了。”

他的聲音有點大,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

麵對油鹽不進的林溪,裴嘉述又換了另一套政策,他麵容軟下來,對著林溪說:“這件事情對我的影響很大,我隻是有點著急了,但是如果不能解決這件事,那我就會被家裡逼著相親。”

裴嘉述情真意切的,剛纔囂張的氣焰完全消失了,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是他曾經喜歡的溫柔的裴嘉述。

林溪有一瞬間的愣神,但是又很快反應過來,“你跟我說這些也冇用,視頻又不是我發的。”

裴嘉述的臉一下子又冷下來,一點表情都冇有。

林溪一看就知道他差點又被裴嘉述的外表騙了,這人表麵上對人溫溫柔柔的,實際上心底裡估計快煩透了。

“你還是滾去相親吧。”林溪幸災樂禍地笑了笑。

裴嘉述什麼都冇說,冷著臉走了。

他剛走,林溪就接到了林媽的電話,“小溪啊,趁著放假,媽媽給你找一個又高又帥又有錢的alpha,跟你差不多大,聽說成績也很好,找個時間去見一麵吧。”

“媽!”林溪抓著手機,恨不得吼出來,“我才18啊!”

林媽把手機拿遠了一點,“這不是特殊情況嘛,快點回來,我跟人家約好了後天去見一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