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追風路 第 1 章

-

“一直以來我和大家相處的像朋友一樣,雖然公司倒閉了但大家有什麼需要的還可以找我,隨時聯絡................”

領導在會議室裡飽含感情的發表著即興演講,即使是最後一次給大家開會,領導那梳的一絲不苟的油頭在髮膠的作用下依舊驕傲的立著,他講著講著就隻身入了戲,到動情處還不捨得看了底下眾人一圈,不過他隻一眼便從齊刷刷看著他的人頭中看出了不同。

一個身著乾淨白襯衫的女生對著他頻頻點頭,似乎對他的話十分認同,連他說“我能力太低冇把你們帶好”之類表麵謙虛客套的話都冇錯過。

他清了清嗓子,淺眠著的女生被他的聲音點醒,若無其事的挺直身子,繼續聽這如梅雨季不停歇的細雨般冗長無聊的演講。

昨夜的失眠讓女生現在又困又乏,怨氣堆積在火山口,隨時爆發。在女生的忍耐快要到大極限的時候,領導的白開水發言終於擰上了閥門。

在領導的結束聲中,大家都退潮般離開了會議室,那個白襯衫身形瘦高的女生也被捲走了。

她麵色自然,自始至終冇說過什麼話,隻是回到自己工位把離職需要帶的東西都清點了一遍,頭也不回的乘著電梯下了樓。

“慕嘉姐,慕嘉姐!”

公司前台的小妹見慕嘉從電梯中下來,抱著紙箱子踩著小高跟兒三步一小跑的追上來,慕嘉應聲回頭。

前台小妹今天打扮的容光煥發的,連平時上班穿的那掉了色用黑筆倉促補上的高跟鞋都換成了亮麵漆皮的,像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你中彩票了?”

慕嘉看著她反常的樣子問道,前台小妹心態格外好,她說她早就想辭職乾自己喜歡的事情了,父母一直不同意這才一直在公司硬撐著,冇想到公司在這個時候倒閉了,真是天助她也!

“慕嘉姐,你接下來打算乾什麼呀?”

她倆並排走著,慕嘉和她關係雖然算不上多好,但作為同事來講相處的還算融洽,兩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

“冇想好呢。”

慕嘉不由自主的有些鬱悶了,她處於失業狀態,現在大環境不是很好,工作又不是那麼好找的,在焦慮中她不幸丟失了自己的好睡眠。

兩人聊著聊著就走出了公司,路邊停著的一輛白車慢慢搖下了車窗,露出一張被歲月刻下皺紋的臉來,前台小妹活力滿滿的跟著慕嘉道彆。

“我爸爸開車來接我了。”

她說完便快速跑過去,慕嘉用眼神送她上了車,停車處隻剩了一地尾氣,眸子中摻雜了一絲她自己都未察覺的羨慕。

慕嘉坐著公交搖搖晃晃的回了家,她公司,哦,不,現在應該是她的前公司了,離她的家並不遠,隻有兩站地。

說實話,忙碌的工作日變成瞭如此清閒的休息日,慕嘉還真有些不適應,這種感覺就想是全身上下長滿了柳絮,那層毛弄得人癢癢的,無法緩解也無可奈何。

為了避免內耗,慕嘉立刻上網給自己訂了個機票,冇錯,她終於有時間埋首於自然了。

慕嘉看著自己家裡正翻著肚皮睡覺的煤氣罐身材的橘貓,給自己的閨蜜楚夢然打去了電話。

“喂,楚小姐,這邊有個保險你看看要不要買。”

電話那頭的女生夾著聲音嬌滴滴的說了一句“稍微等一下,我去趟衛生間。”,人後立刻轉變的中氣十足的,“乾啥,打擾老孃約會。”。

慕嘉嫌棄的癟癟嘴,開始和楚夢然互懟。

“把你那滿嘴大蔥蘸醬味兒收一收,怎麼對我就不夾了,這麼雙標!”

“你?不值得!”

慕嘉和她說說笑笑了一會兒,便進入了正題。

“我最近要出去旅遊,你可以幫我照顧一下德柱嗎?”

德柱是慕嘉的橘貓的名字,從他三個月時便被慕嘉撿回來,從可憐兮兮的流浪貓一躍變成了集慕嘉一人寵愛於一身的胖貓少爺,當然是已經絕育的胖貓少爺。

德柱是個社牛,他深知在人類的世界裡隻有聽話的貓貓纔會被獎勵罐罐吃,為了實現罐罐自由,每次楚夢然來他都熱情招待,哄的楚夢然暈頭轉向,每次來慕嘉這兒都會帶罐罐。

楚夢然爽快的答應了慕嘉的要求,然後便對著慕嘉的旅行表示好奇。

“你好端端的怎麼想著出去旅遊了?”

“我失業了?”

電話那頭的女生不由自主的拔高了音量,慕嘉剛接到這個訊息時也是這樣的反應。就是這麼突然,就是這麼措手不及。

“為什麼?你們公司開除你了?”

“比開除還嚴重一點兒,我們公司黃了,我接到這個訊息也很突然。”

楚夢然明顯比慕嘉本人還氣憤,被怒火燒上頭的姑娘不管不顧,“實在不行我把你弄我爸公司來!”。

楚夢然是大小姐,能用錢和關係解決的都不算問題。

“楚女士,我隻個程式員,參與不了你家的香水製作的,這兩個職業聯絡在一起比貓喜歡吃大米還扯。”

慕嘉此話一出,楚夢然沉默了,慕嘉寬慰起她來。

“不管怎麼樣我永遠是你的後盾,你怎樣我都支援你。”

被失業之事搞得破碎的心又被楚夢然撿起拚好,楚夢然空有大小姐命冇有大小姐病,連學校選擇的都是公立的,還憑本事考上了重點公立高中。她們初中便是同班同學,這種方式情況一直維持到高考結束,但兩人的大學仍然是同校不同院。她們早就從普通朋友升級成革命戰友了,慕嘉被楚夢然感動了一下,把該囑咐的都囑咐完了,便掛了電話。

她把貓砂貓糧從家裡的簡易小倉庫拿出來,又收拾了一下行李,第二天,便準時出現在機場候機。

慕嘉這次冇有跟著旅遊團,而是選擇了自由行,她乘著飛機飛行在蔚藍高空之上,機體破雲而出,可她的心卻好像是被雲朵包裹,柔軟又舒服,慕嘉的心情好了許多。

經過幾個小時的奔襲,慕嘉終於從死豬般的睡眠裡緩過來,她下了飛機便直奔民宿。

煩惱永遠甩不掉,那就讓它在大草原上自由自在的跑一會兒吧,慕嘉的旅行足跡停留在一個小眾草原。

這個季節草原很受歡迎的,對人山和人海過敏的慕嘉去小眾草原尋找寧靜。

為了方便,慕嘉直接在景區外頭訂了間民宿,民宿的主人是個老實敦厚的中年男人,他胖墩墩的,見人便露出和藹的笑來,慕嘉入住當晚他還詢問她需不需要幫她介紹一個合適的嚮導。

慕嘉拒絕了,她還冇上班之前是個不折不扣的驢友,去了很多地方,走了許多路,草原當然也去過幾次,她這次隻想沉浸式旅遊。

隔日,慕嘉很早便起了,草原早晚溫差大,她把一切都準備妥當,包了輛車,朝著目的地開去,汽車飛馳在公路上,四周的景色不停的被車窗框住又放走,不知過了多久,終於到了草原。

這個季節是草原最美麗的時候,草木茂盛,像是湛藍的天空下嵌著的翡翠寶石,風在草浪間輪轉,從未停止與這片綠意盎然共舞的腳步。

這裡的空氣很好,大概是因剛下過雨的緣故,慕嘉深吸一口,像是被雨後濡濕的氣息治癒了。

慕嘉拿著相機,對著大草原左拍右拍,像是怎麼也拍不夠。

遊客漸漸多了起來,一個皮膚粗糙,黝黑的臉上全是風吹和日曬痕跡的男人走近慕嘉。

“美女,你一個人玩呀?”

“怎麼了?”

那人挪了挪身體,把身後棗紅馬的全貌露給慕嘉看,“要不要騎馬?”。

慕嘉深諳景區的生財之道,人家都挖好了坑等著她跳呢,被坑一次少則幾十大洋,重則幾百大洋。

“不好意思。”

男人聽了慕嘉的話神色有些遺憾,似乎是怕引起慕嘉的不悅,他淺淺的挽留了一下,“四十一個小時,不管是自己騎走還是我牽著繩子帶您溜達一圈兒都行,真的不試試嗎?”。

男人這話吸引了慕嘉的注意,景區的商業化導致騎馬的體驗感不好,價格上亦是如此,他這個性價比倒是不錯的。

“景區的都那麼貴規矩還多,你這個怎麼這麼實惠?”

慕嘉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男人,男人悄悄湊到她耳邊說,“我又不在景區內,我在景區外呀,願意怎麼弄怎麼弄,景區那些人管不到我的。”。

他說完便示意慕嘉跟他走,來到景區最邊緣處的圍欄邊,他輕輕撥開雜草,露出一個不大不小的洞來,原來他在景區圍欄處還留了個不易讓人發現的小門。

“我帶你抄個近道。”

說完,便帶著慕嘉從小洞兒鑽出了景區。

“外麵是野馬場,經常有野騎領隊在這附近活動。”

男人介紹著,他話音還未落,坡下便出現三個騎著大馬的挺拔身影。

陽光在草原上籠了一層金紗,陰麵和陽麵被調成深綠,淺綠,兩種不同的顏色,那幾個騎著馬的身影在不同層次的綠裡穿梭。

“要不要來試試?”

男人的話瞬間拉回了慕嘉的注意力,運動細胞稀缺的她從冇嘗試過騎馬,大概是被野騎隊的人撩撥的,她也妄想著自己能在馬背上身姿瀟灑。

慕嘉掃碼支付後,便在男人的幫助下準備上馬。

這匹馬很高大,從體態上就能看出這是能跑千裡不費力的良駒,對於慕嘉這種身高的人來說是格外的不友好。

慕嘉第一次上馬,還冇什麼經驗,她顫顫巍巍的抓住韁繩,左腳蹬上馬蹬子,用右手扶住馬鞍,蓄力一跳冇有跳上去。

小山似的馬立在她麵前,引她來的男人終於看不下去了,用力的托著她把她送上了馬背,可下一秒就因為用力過猛,讓慕嘉從馬身子的另一次翻了下去。

慕嘉摔在地上,身上的黑色衣服沾上了草鮮嫩的汁液,她連自己都覺得現在的樣子有些狼狽。

男人拚命的壓著嘴角,想把笑容掩飾下去,他立刻走上前,扶了慕嘉起來。

“冇事吧?”

“冇事。”

慕嘉揉了揉腰部,被這麼一摔,她還真有點兒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