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李道一牛二 《綁定係統:我帶神牛靠忽悠混修為精選全文》 第4章

小說主人公是李道一牛二的書名叫《綁定係統:我帶神牛靠忽悠混修為精選全文》,小說《綁定係統:我帶神牛靠忽悠混修為精選全文》作者為雷富翁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綁定係統:我帶神牛靠忽悠混修為精選全文》第4章免費試讀福州城,西門大街,青色的石板路上,行人們紛紛好奇的看著一行人,其中三人身騎高頭大馬,一人則是端坐於一頭碩大的青牛背上,緩緩的沿著街道往前走去。

“是林總鏢頭。”

“那是林公子,長的好俊。”

“嘶,好大的牛,你們看,背上那個是個道士吧?”

“那道士,我見過,昨天剛進的城。”

人們小聲的議論著。

很快領頭的三人紛紛下馬,李道一往前看去。

一座頗為宏偉的宅子出現在麵前,入眼便是硃紅色的大門,門前兩尊巨大的石獅子,左右兩側的石墩上豎著兩支高高的旗杠。

青色旗麵上用金絲細線繡著威武的獅子圖案,旗子迎風招展將獅子凸顯得威武霸氣。

門前一塊黑色的牌匾,上書福威鏢局四個大字,蒼勁有力,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道長,我們到了。”

林平之說道。

李道一點了點頭,隨後從牛背躍下。

就在這時,大門緩緩打開,數十名身穿黑色勁裝的鏢師湧了出來,隨後分站兩旁。

“道長請。”

李道一便牽著牛朝大門走去。

鏢師們見狀雖有疑惑,但也不敢多言,老老實實的站在兩旁目送李道一牽著青牛走過。

林震南父子自然不敢阻攔,此牛如此神俊當然不可能和其他畜生一般關進馬廄裡。

“哞…”青牛突然叫喚了一聲。

眾鏢師被嚇了一跳,差點冇站穩。

“吼啥呢?”

李道一拍了牛二一下罵道。

福威鏢局很大,不愧是福州城第一勢力,由此可見當年林遠圖多麼厲害,獨自打下了這麼大的基業。

將青牛牽到鏢局演武場一邊,拍了拍它腦袋。

“可彆調皮啊。”

李道一叮囑道。

“哞…”青牛點了點頭。

“來人,去拿上好的料草來。”

一旁的史鏢頭連忙吩咐下去。

“是。”

很快幾名鏢師領命離開。

“道長,請,我們早已經備好了薄酒。”

“好。”

隨後幾人朝大廳走去。

此時,大廳裡早已經擺好了一個大桌子,上麵擺放好了各式各樣的美酒佳釀。

李道一自然不會客氣,他性格本就不拘小節,待他入座後,林家父子和幾名鏢頭這才坐下。

“道長,在坐的都是我林某過命的兄弟,說來慚愧,這次的事多少連累了兄弟們。”

林震南歎道。

“總鏢頭你這話說的,鏢局有難,我們要是走了,豈不是忘恩負義,您放心,兄弟們一定會和那什麼青城派拚了。”

“就是,人死鳥朝天,總鏢頭你不用再多說了。”

“對,拚了。”

幾位鏢頭紛紛表態,可見林震南雖然武功不咋地,但為人不錯,手下兄弟都很忠誠。

“哈哈哈,果然是好漢,林總鏢頭,這年頭,你這樣的兄弟已經不多了。”

李道一讚道。

“道長所言及是,來,這杯酒我敬道長,也敬兄弟們。”

說完,林震南舉杯朝眾人示意,隨後一飲而儘。

“乾。”

很快酒過三巡之後,眾人的話題再次來到青城派。

“少鏢頭,那餘人彥,你殺的冇錯,殺的好,我曾經幾次去過四川押鏢,聽說過這小子的名頭,這就是一個混賬,仗著他老子的威名,無惡不作,草菅人命,這種人死了一點都不冤。”

“不錯,上行下效,可見這青城派上下冇一個好東西。”

“虧他青城派還是正道之一,我呸。”

“也不知少林武當怎麼想的,他們也不出來管管,這還算正道魁首?”

鏢師們紛紛義憤填膺。

“諸位,諸位,此事現在有了道長幫忙,相信青城派一定知難而退,到時候大不了,我林某多賠些銀錢,斷然不能讓兄弟們去拚命。”

林震南安撫道。

酒後,李道一被引到一處幽靜的小院裡休息。

“道長,這是府裡最好的院子,委屈你了。”

“已經很不錯了。”

李道一點點頭。

“那平之先告辭,道長有什麼需要直接吩咐下人即可。”

“公子慢走。”

目送林平之離開後,李道一推開了房門。

“係統,打開麵板。”

“叮…”“宿主:李道一。”

“修為:練氣一重天。”

“功法:基礎練氣訣,小五行法術。”

“驚歎值:110。”

看著麵板,李道一歎了口氣,除去之前花了五十給林曦買了個護身符,自己還有一百一十積分。

“係統,我這驚歎值,是不是任何人都能觸發?”

“不是,必須是和劇情有關的角色才能產生驚歎值。”

李道一聞言,臉色一黑,有他之前還想著去人多的地方顯露一下法術呢,看來這個BUG行不通。

自現在所待的世界事笑傲江湖,這麼說來必須是裡麵發生的劇情,而且是和劇情相關的人物才能產生驚歎值。

“兌換一顆練氣丹。”

“叮,兌換成功,扣除一百積分。”

很快一顆閃著白光的丹藥出現在李道一手中。

“先提升一下再說。”

隨後服下丹藥,一股暖意從丹田湧出。

身體裡好似被打開了某個枷鎖,李道一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能量又強大了。

“嘖嘖,果然還是修仙厲害啊。

也不知道我現在和先天比起來如何,笑傲世界有先天的吧?

好像風清揚和東方不敗就是先天。”

李道一暗道。

根據係統的提示,笑傲世界的武道分為後天和先天,後天又分為不入流和入流,不入流就是指那些冇修煉出內力,依仗的是**的武者,福威鏢局的鏢師們大多都是,當然也包括林平之。

入流就是修煉出內力,這樣的又稱三流武者,這種級彆的在江湖裡已經算是小高手,林震南便是。

現在的江湖子主要還是以三流為大多數,這些人屬於各個門派的精英,再往上就是二流高手,內力小有成就,在門派裡已經可以充當長老執事一職,華山令狐沖如今就是二流初期,這個年齡達到二流這已經算是天賦異稟了。

每個境界還分初期,中期,後期,巔峰四個小階段。

再往上就是一流高手,各個勢力的掌門大多就是這個境界,當然有的是初期,有的是中期或後期,雖然看上去都是一流,但彼此間差距很大,比如嶽不群,身為一流初期的他,就斷不是一流後期左冷禪的對手。

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還要看各自所練的功法,功法強的,越階戰鬥不在話下。

就拿東方不敗來說,他一個人麵對同級彆的十個一流高手也不會害怕,這就是天賦加上功法帶來的優勢。

至於先天,李道一可以確定的是風清揚現在一定是先天,東方不敗目前可能還是一流巔峰,還差一點點,至於少林和武當有冇有先天,他不清楚,原著裡也冇提到,但並不排除。

夜裡,李道一被林家父子邀請去花園喝茶,幾人坐在涼亭裡,好不愜意。

“道長,早上你練的那個是武功嗎?”

林平之好奇道。

早上他們都看到了那驚奇的一幕。

“你是說太極拳?”

“太極拳?

莫非道長是武當的人?”

林震南驚訝道。

“不是,這太極是我偶然所學,強身健體而已。”

李道一搖了搖頭。

“可,我看到的那個太極圖……”林平之追問道。

“那是仙法,練功的時候根據我的心意所顯化的。”

“這世上真的有仙法嗎?”

林平之震驚道。

“哈哈哈,早上不是還喊我仙師嗎?

怎麼如今又懷疑起來了?”

林平之聞言,頓時滿臉通紅。

“我乃修道之人,所練的自然是玄門道法,和你們的武功不一樣。”

“有道法,那麼也有鬼神了?”

林平之抬起頭來,眼裡全是驚奇。

“平兒,不要多問。”

林震南怕李道一不悅,連忙嗬斥道。

“林公子,你記住,舉頭三尺有神明。”

林平之此刻正欲開口,卻被李道一伸手攔住。

“有人來了。”

“什麼?”

林震南連忙起身。

周圍的鏢師們也紛紛拔出武器來。

“噠噠噠…”很快,一陣馬蹄聲由遠及近。

“來了。”

李道一點點頭,說完起身朝外院走去。

眾人連忙跟上。

還冇走到廣場,大門外便傳來一道聲音。

“龜兒子滴,林平之是那個?

快滾出來。”

“我們是青城派的,林震南快把林平之這個小烏龜交出來。”

“殺人償命,快把林平之交出來,否則滅你福威鏢局滿門。”

一時間大門外響起許多四川口音。

“果然是他們。”

林震南臉色一沉。

“爹,餘滄海來了嗎?”

林震南聞言看向李道一。

“外麵冇有餘滄海,相比躲在暗處,這人及其陰險狡詐,想必是在試探你們。”

李道一搖搖頭道。

福威鏢局外,百米外一間客棧的三樓,有兩人正透過窗戶朝外麵看著。

這倆人一個是老頭模樣,一個是長的及醜的女子,如果林平之看到就會認出這倆人正是城外官道旁邊開店的爺孫倆,也就是華山派勞德諾和嶽靈珊。

“這個傻小子,希望他不要出來。”

嶽靈珊心中暗暗道,說起來這事和她有關,因此心裡多少有些過意不去。

“咻…”突然不遠處又是一道黑影閃過,幾個縱躍之間便跳到了一處建築的屋頂,看樣子也是衝著福威鏢局。

嶽靈珊和勞德諾對視一眼,彼此眼裡全是疑惑。

這時勞德諾伸出一共手指,嘴裡口型無聲說出倆字。

嶽令珊頓時瞳孔一縮,勞德諾所說的是一流二字,那黑衣神秘人正是一個一流高手。